都97章 快謝謝傅叔叔
絕對不是不小心磕到的那種傷口,一看就是被人弄傷的.

"葆貝,你頭上的這道傷口怎麼來的?"

顧溫溫的聲音都緊張起來,腦子里已經有了無數種想象的可能,她很清楚,那幫人有多麼無下限.

顧葆貝咬了咬唇,眼睛淚光閃閃的,其實他並不疼的,只是想起來那個金發男人按下開關時,頭皮快要炸裂的感覺.

看著顧溫溫擔心的樣子,葆貝忍不住拉了拉她的衣袖,安慰著她,"媽咪,你不要擔心,沒有什麼大礙的."

葆貝這個樣子,卻是讓顧溫溫更加擔心了.

"你和媽咪說實話,是不是他們對你做了什麼?"顧溫溫的臉色一下嚴厲起來,可心里邊卻是心疼的.

葆貝心里一虛,本來不想媽咪擔心,這件事不想說的,反正那人已經死了,他在自己腦袋上邊裝的東西應該也不管用了的,

"他們在我的腦袋里邊裝了個東西,就像是孫悟空的金箍一樣,那個壞蛋一按什麼按鈕,我的頭就會疼,但是媽咪你放心,現在那些人已經死了,肯定沒事啦!"

顧溫溫聽著,光是想著那個場景,想著葆貝這麼小,腦袋里就被裝上那種東西,不知道是在頭皮里還是……

她簡直不敢想象,抿著唇一言不發,給葆貝快速洗完了澡,穿好了衣服,小心翼翼地擦好了頭發,就牽著他的手往外走.

"媽咪,你不要太擔心啦,我們找醫生把東西再拿出來不就行了麼,小瑾干媽就是醫生啊!"葆貝晃了晃顧溫溫的手,安慰著她,"還有啊,媽咪可不可以幫我給顧爹地買一些人造皮膚來,我想給顧爹地重新打印皮膚和臉……"

顧溫溫太心疼葆貝了,懂事乖巧,可為什麼上天對她的孩子這麼不公?

"好,媽咪答應你."

外邊站著顧結者,葆貝一出來,他那張僅剩下的人造皮上似乎能看到嘴角淡淡的微笑.

"顧爹地!"葆貝伸出手要顧結者抱抱,顧結者很配合地輕輕抱起了他,一言不發.

出來後,站在樓梯口,還沒走下去,就對著樓下的慕念深說道,"念深,葆貝的腦袋上被人安裝了什麼東西,你能不能請醫生幫葆貝檢查一下?"

樓梯口正對著的房間,就是傅城的房間,門是虛掩著的,外邊顧溫溫心疼擔心的聲音一下傳了進來.

那種心痛的語氣,令他的心也是猛地一陣緊縮.

而那一聲奶聲奶氣的對著顧結者喊顧爹地的稚嫩的聲音,也讓他心里面一陣窒息.

"傅先生?您的傷口還沒包紮好……"

醫生正專心弄傷口呢,傅城一下從床上起身,直接剪了段腳步粘住了傷口處的紗布,衣服都沒來得及套,赤著上半身出來.

"念深,准備一下私人飛機,一小時後我們回南城."傅城走到外邊,就站在顧溫溫的身邊,精壯高大的身體,一如他的強勢冷酷,說完後,才是扭頭看向顧溫溫,"喬寒生是最優秀的外科醫生,他一定能幫葆貝把東西取出來."

對于喬寒生的醫術,傅城從來不懷疑,否則,他也不會被bxo的老東家抓去那麼久的時間.

慕念深一聽傅城臨時這一出要他准備好私人飛機,也是愣住了,私人飛機倒是在多倫多有一架,但是,這大晚上的,到哪里找飛行員?

"阿城,飛機是有啊,但是沒飛行員啊!"

"我開."

沉穩篤定的聲音,從顧溫溫的身旁傳來,是熟悉的傅城的聲音.

慕念深愣了一下,想說什麼,最終什麼也沒說,點了點頭,著手去安排.

兩年前,阿城開私人飛機出過事故,受傷嚴重,後來便有飛機恐懼症,沒再開過私人飛機,連普通航班都少坐的.

"謝謝."

顧溫溫咬了咬唇,轉身面對著傅城,漂亮的帶著水光的眼睛定定的注視著他,幾秒之後,才是重重地道了一聲謝.

她想了下,回頭看向葆貝.

如今,顧結者是機器人的事情,就這樣毫無征兆又自然地揭開了,有些事,在他們的心腹之間,沒有說出來,卻並不代表心里不明白.

顧溫溫定了定心,柔和地笑了下,"葆貝,快謝謝傅叔叔."

傅叔叔?

傅城聽到這個稱呼,自從基地爆炸後心里的那一種千般複雜的心緒一下子又發生潮湧海嘯般的波動.

傅叔叔?

傅叔叔?!

傅城看向顧溫溫的眼神幽深了幾分,他薄如刀裁的唇緊抿著,沒有一絲顏色,只是周圍的溫度都跟著這一聲傅叔叔而降低了幾度.

葆貝眨巴兩下眼睛,看著傅城臉上那明顯的冰冷,還以為他還是不喜歡自己,小嘴一崛.

母子兩像是心有靈犀一般地帶著賭氣的意味.

"謝謝傅叔叔."

奶聲奶氣的聲音,客客氣氣的,非常禮貌.

那種樣子,那種語氣,明顯了就是對待陌生人的客套.

空氣好像一下子就凝結了一樣,帶著一種難言的感覺.

顧溫溫心里緊張極了,她以為傅城一定會說些什麼,哪怕是羞辱她的,或者是高傲地冷視她的,或者是其他的.

但是,他什麼都沒說,視線從她和葆貝身上收了回來,然後回了房間,一分鍾後,換好衣服再出來,直接掠過了顧溫溫和葆貝,沒有多說話,直接往樓下走.

說不出來心里是什麼樣的感覺,或許有點失落吧.

顧溫溫眼神黯了一下,隨即很快恢複平靜,看向葆貝,卻見葆貝的眼神直直的看著傅城的背影,眼底里濃濃的失落,還有一些些的難過,甚至,她還能看見一些期待的影子.

"媽咪,剛才在基地里面的時候,不是那樣的……"

葆貝輕輕嘀咕了一聲,他還記得剛才他問自己'哪里有不舒服麼’的時候,眼底里的溫柔,柔柔的,那明明,明明不是和現在一樣的……

"嗯?"顧溫溫沒聽清楚葆貝剛才呢喃著什麼,嘴角掛著笑,輕輕問道.

葆貝搖了搖頭,沒再說話.

"葆貝,你想想啊,等回去後,媽咪給你弄到材料,你打算給小顧什麼樣的臉?"顧溫溫看葆貝神色還有些小小的失落,捏了捏他粉嫩的小臉蛋,扯開了一個她覺得他會興奮開心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