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不能隨便給人看的!
"謝謝."

他冷冰冰的又機械般的聲音,就這麼響起,毫無預兆,更毫無預兆的是他對著傅城伸出來的手.

那只剩下了鋼鐵骨架的手指,帶著澄澄亮的光澤.

傅城與顧結者的視線對上,眉毛一挑,總覺得這一瞬間,這冰冷的機器人好像是有心的一樣,只不過……

他低頭看了一眼顧結者伸出來的手,卻沒多做猶豫,"不客氣."同樣是酷冷高傲的聲音,伸手握住.

隨即的一瞬間,果然是灼熱地他恨不得甩掉的溫度,但他卻是握得緊緊地,臉上也不動聲色.

一旁的顧溫溫顯然沒意識到這一點點小小的差距,可聰明如葆貝,看了看顧結者,再看了看傅城,眼珠子一轉,心里就明白了.

這次系統升級,好像顧爹地的情緒性格里,又多了一項腹黑呀,剛才還和媽咪說自己燙,不可以抱抱,現在卻是伸出手握住自己親生爹地的手了.

葆貝哈哈一笑,眼睛笑得彎彎的,一不小心,笑出了聲來.

"告訴媽咪,你笑什麼笑得這麼開心?"顧溫溫心情很好,抱著葆貝轉過身往車子走,身後的火光肆意,就成了他們最炫目的背景了.

"這是我心里的小秘密,才不告訴媽咪!"

"哦,你現在對媽咪還有小秘密了啊?"

顧溫溫笑得眉眼彎彎,用臉蹭了蹭葆貝軟綿綿的小臉,心里一片柔軟.

"葆貝,那你告訴干爹,剛才離開前,你在你媽咪耳邊說了什麼悄悄話?"如今萬事大吉,葆貝也救出來了,顧溫溫也沒受傷,江止墨當然是懶洋洋的仿若渾身無辜地黏在了顧溫溫身上,沖著她懷里的葆貝詢問.

剛才,他抱著葆貝離開前,葆貝可是湊在溫溫耳邊說了什麼悄悄話的.

"那我更不可能告訴江叔叔拉!這是我和媽咪之間的小秘密!"葆貝被江止墨一提起剛才的事,他好像想到了什麼不好意思的事情,小臉悄悄的紅了,都紅到耳後根了,小嘴一崛,視線仿若不經意地往傅城站的地方掃了一眼,然後更加不好意思地收了回來.

"是干爹!"

"是叔叔!"

兩人鬧著,顧溫溫笑著,顧結者見顧溫溫轉頭往車子走,隨即松開了傅城的手,緊跟了上去,一言不發地守候在他們身後.

"阿城,你怎麼樣?"

看著顧溫溫離開,慕念深心里感慨萬分,如今葆貝救出來了,很多事情,也快要浮出水面般的清晰,他幾步走到傅城的身邊,先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見他的肩膀處傷口破裂了,有些擔心.

"我沒事."

傅城深邃的目光,緊緊鎖著離開的顧溫溫的背影,浮光暗影里,有萬種情緒流過心緒,他原以為最終能夠平靜下來,但到最後,嘴唇緊抿著,心仿佛被螞蟻啃咬著,有一點點加重的疼.

他們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他拼命想切斷,讓她離開自己,但到頭來,他發現,自己是在做無用功.

閉了閉眼,深呼吸一口氣,鼻息里仿佛都是她剛才在懷里的味道,傅城的神色怔了怔,一時沒有動彈.

"阿城?"

"回去後再說,先離開這里."

傅城睜眼後,眼底里依舊是幽深一片,根本平靜不了.

慕念深點了點頭,最後看了一眼身後的火海,留下了兩個人查看這里一會兒的情況,然後帶著大家一起離開.

z帶領的雇傭兵團隊另行離開,費用,傅城早已付清.

回到之前的那棟別墅,顧溫溫抱著葆貝去了衛生間洗澡,顧結者就守候在他們的浴室外邊,沒了人造皮膚的他看起來更冷酷危險.

江止墨在客廳里坐著,等著葆貝出來,而慕念深則在另一邊沙發上等著,傅城在樓上的房間里,專屬醫生正在里邊給他消毒換藥,處理破裂的傷口.

"媽咪,你這樣穿好酷哦!"

葆貝泡在暖洋洋的水里邊,這浴缸大的不得了,他都可以在里邊游泳,他趴在浴缸邊緣,看著在旁邊坐著幫著他洗澡澡的顧溫溫,漂亮的眼睛閃閃發亮.

"有什麼酷不酷的,只是為了行動方便和防彈而已,來,給媽咪檢查一下."顧溫溫低著頭,笑了一下,但是她很擔心那幫變態會傷害葆貝的身體,所以,仔仔細細地檢查葆貝的身體.

葆貝噘著嘴,小胖手擋住了自己的襠部,"這里不給媽咪看."

他的小臉還紅紅的,他都自己洗澡澡好久了,這一次要不是被抓走了,媽咪硬要給他檢查,他才不會要媽咪給他洗澡的.

顧溫溫見了這場景就笑,哼哼兩下,"你個小屁孩子的,有什麼好看的,你渾身上下,媽咪哪里沒看過呀!"

葆貝卻是振振有詞,小臉一本正經的,"媽咪,這里是給我以後的老婆看的,不好給別的女人看的!"

顧溫溫又好氣又好笑,葆貝這個小東西這才多大了,就知道這些了,"這都是誰教的?還有啊,你想給媽咪看,媽咪還不想看呢!"

葆貝看顧溫溫的表情哼哼哼的,以為她生氣了,撅著小嘴,有些不情不願地把手拿開了,"好啦,媽咪別生氣啦,我給媽咪看就是啦,是江叔叔告訴我的,江叔叔還說,不能隨便露出小鳥給人看的!"

"……"她就知道,一定是江止墨那家伙,否則誰還會這麼流氓無下限地告訴葆貝這些事!

顧溫溫笑著,拿起毛巾給葆貝擦頭發,結果,剛一觸到他的腦袋,葆貝的反應就非常激烈,一下撲騰到水里,還嗆了幾口.

"咳咳~咳咳!"

"怎麼了?媽咪弄疼你了麼?"顧葆貝的笑容一下就僵住了,趕緊用手一撈,將在水里面撲騰的葆貝撈起來,看著他嗆得通紅的小臉有些心疼和擔心,"哪里疼?"

難道是頭部受了傷?

顧溫溫心里一慌,趕緊小心翼翼地想翻開葆貝濃密的頭發,看看里面有沒有什麼傷口.

這一看,就看到了在葆貝的後腦勺處有一道淺淺的才兩厘米左右的口子,像是被人劃傷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