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為什麼總是這麼任性!
"你走."

傅城的眉頭皺成了一座小山,眉心隆起.

顧溫溫卻沒說話,只是抿著唇,看了一眼傅城肩膀處滲出來的血,用力幫忙撐住了密碼門.

"小顧,快出來!"

透過密碼門現在剩下的間隙,顧溫溫眯著眼睛,看到里面已經火光肆意地朝門口而來了,而顧結者還被怪物圍困在中間,她心急如焚,卻毫無辦法,爆炸的火焰迎面而來的熱浪,讓她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傅城忽然從顧溫溫身後過來,攬住了她的身體,避免她的肌膚與里面熱烈的火光相沖,他沉穩又冷酷的氣息從頭頂上方傳來,帶著熟悉的感覺.

"你為什麼總是這麼任性!"

傅城冷冰冰的聲音里,夾雜了一些無奈,強勢地護住了顧溫溫後,忍不住出聲,帶著指責的語氣.

"我一直都這麼任性,你不是早就知道麼?"

顧溫溫的視線被熱浪火光弄得睜不開眼,仿佛是有些賭氣的回應,反正從前她就這麼任性,那現在再任性一次又怎麼樣?

傅城沉默,一秒之後,他有些冰涼的手捂上了顧溫溫的眼睛,沒再多話.

兩個人默契地等著里面的顧結者掙脫了出來,顧溫溫始終相信,小顧會出來的,她要等,不能放棄.

江止墨抱著葆貝從里面出來,他的臉色比他扮演的最冷酷的特工還要冷豔和犀利.

"溫溫呢?"

慕念深幫著幾個兄弟坐上外面的車子,讓人即刻送他們去聯系好的診所就醫,雇傭兵z在一旁幫著一起,看著江止墨抱著顧葆貝出來,卻沒看到顧溫溫,他一下就著急了.

"葆貝,你乖乖和他在一起,我進去看看你媽咪."

江止墨將葆貝放在地上,說著,就要往後重新進去,卻被葆貝一下抱住了褲腿.

"媽咪說了,要我拉住江叔叔,不讓你進去的!"葆貝卻死死拽住了江止墨的褲腿,不撒手,小肉球一樣掛在他身上.

慕念深沉默,拍了拍江止墨肩膀,讓他在這里幫忙看著,他進去拉著他們兩個出來,再不出來就來不及了,可沒想到,此時,前面的基地里一下發出轟鳴般的爆炸,火光炸開,劇烈的聲響,大地都在震動,周邊附近的民居已經開始慌亂了.

"媽咪!"

"溫溫!"

"阿城!"

三人的心髒好像被猛地敲擊了一樣,一下就好像梗住了一樣,那一瞬間,是停止跳動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基地那邊,耀眼可怕的火光,在他們的眼底里倒映成了最可怖的樣子.

葆貝都被嚇傻了,那瞬間連哭都忘記了,睜大了眼睛和嘴巴,看著那邊都是火,沒有他的媽咪.

江止墨反應過來,閉上了眼睛,臉色很難看,用手捂住了葆貝的眼睛,"葆貝,別看."

"哇~~!媽咪,顧爹地!還有,還有……嗚嗚嗚!"葆貝一下子反應過來後,就是一陣猛烈的嚎啕大哭.

慕念深的心情很沉重,盯著前面的火光,那一瞬間,眼睛里一下盈滿了眼淚,低頭輕輕抹了一下.

他真的沒想到,這一次來救葆貝,會賠上阿城和溫溫的性命.

然,此時,從火光里忽然出現了幾個人影,遠遠看去,只是黑點.

慕念深立馬擦去了眼淚,眯了眯眼仔細朝那看去,他拍了拍江止墨的肩膀,"你看,那是不是溫溫他們?"

江止墨一聽,一下抬起頭朝前看,這一看,果然看到了火光里有幾個黑影朝著他們這邊走來.

z照看好了每一個活著出來的雇傭兵兄弟,檢查過沒有人被咬後,站起身來走到慕念深和江止墨旁邊,拿出望遠鏡朝那幾個人影看去,然後,溫潤如風的臉上,露出終于松了口氣的表情.

如果他喪失了四個兄弟,都沒把人救出來反而還搭了人命進去,那他的雇傭兵團隊以後也沒有任何生意可言了.

"總算沒白來."

江止墨拿過z的望遠鏡,遠遠地看到了傅城攬著顧溫溫的肩膀,從火光里一步一步地走來,而溫溫的另一邊,則是渾身人造皮膚已經被燃燒殆盡,只剩下鋼鐵表皮的那個葆貝口中的顧爹地.

見到顧溫溫好好的,沒受什麼傷,江止墨松了口氣.

她沒事就好,其他的事,安全了再說!

"葆貝,別哭了,你看,你媽咪和你顧爹地不就在那兒麼?"

江止墨又恢複成了懶洋洋帶著笑意的樣子,把葆貝抱起來,將望遠鏡放在他眼睛前邊讓他看.

葆貝的小鼻子抽了抽,擦了擦眼淚,眨巴兩下眼睛,小嘴還傷心地癟著,好像眼淚水馬上就要落下來一樣,當看到望遠鏡里不遠處的人影時,他高興極了.

"媽咪還活著,太好了,媽咪還活著!顧爹地也活著!"

葆貝高興的不得了,連忙拍手,又拿過望遠鏡仔細看了看,當看到那個壞男人也好好的時,心里又別扭又有些高興.

真好呀,他也好好的!

"媽咪!"

當顧溫溫微笑著走近時,就見顧葆貝撒開腳丫子,朝著自己跑了過來,她趕緊蹲下身接住葆貝的小身板,抱在懷里,都感覺瘦了些.

"媽咪沒事,媽咪接你回家,這次以後,不會再有人來抓你了."

顧溫溫吧唧兩口親在葆貝軟軟的臉蛋上,滿臉溫情.

傅城的臉色看起來又蒼白了些,冷厲威儀的姿態,卻依舊強勢雍容,"念深,把他們都安置好,還有這里,上報給多倫多總警司處,永絕後患!"

"嗯,你沒事吧?"

慕念深點頭,然後目光看向在顧溫溫旁邊如磐石般屹立不動的那個人,或者說,是機器人.

顧溫溫親了兩口葆貝後,笑著站起來,轉身看向顧結者.

顧結者身上的人造皮膚已經被燒得七七八八,半張臉是人造皮,半張臉卻已經露出里邊的鋼鐵內核,他依舊是冷冰冰的,酷的不得了.

顧溫溫伸出雙手,想抱一下顧結者,那知,顧結者卻側身躲了過去.

"燙,傷身."

顧溫溫笑了,眼睛彎彎的,如一彎月牙,嬌憨又甜甜的,"小顧,謝謝你,始終保護我和葆貝."

顧結者的目光,卻朝傅城看了去.

兩人的視線一下撞上,顧結者冷冰冰的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