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跑!
他眨巴兩下可愛的大眼睛,看著傅城搖了搖頭,那樣子可愛極了,似乎有些害羞.

傅城唇角似有若無地勾起一抹淡笑,點了點頭.

"快走吧,抵擋不住了!"

z總算認清了事實,鎮定了下來,不再堅持著要沖過去救已經變形了的兄弟,帶著沒被咬過的眾人往門口退.

顧結者抱著葆貝先行往門外沖,傅城緊隨其後,雇傭兵在後殿後出去.

"你們先走,我關門!"

z是最後一個出門的,他反手將門抵住,重重地關上,外面有二重旋轉門把,能夠將門從外關死,加上密碼就是雙重保障.

他很快關好門,緊隨著大家往外沖.

"這個ben,可真是有意思."江止墨摸了摸唇,看著監控畫面里ben帶著人闖入了基地最機密的地方,正在掃蕩那里的東西,輕笑了一聲,極其不屑.

"止墨,你的人能不能搞定外部防禦?我看現在ben只想掠奪,應該管不了外部."

"我的溫溫讓我做的事情,我怎麼可能辦不到呢?"

江止墨毫不在意慕念深也在這,魅惑磁性的聲音偏又用那種溫柔的語氣說的,說完還不算,趁著顧溫溫不注意,吧唧一口,親在她軟軟的臉蛋上,看著她小臉一怒急著擦拭的樣子,笑得紅唇彎彎.

"那就快點!"顧溫溫擰眉,瞪了他一眼.

江止墨笑著,看起來依舊隨性慵懶,他也沒有打電話,拿出手機不知道發了什麼短信,不知道怎麼聯系的,直升機在外部上空飛了一會兒,就看到下面的紅外線全部消失了.

慕念深低頭看著下面的場景,語氣就不太好了,"江止墨,你既然有這能力,為什麼之前不把那些人都撤走?"

"你以為這麼大動靜的話,他們能輕易進去?"

江止墨也不惱,手撐著臉,幽藍色的眼眸流轉著,魅惑地輕笑著,盯著慕念深那張同樣俊逸的臉,反倒是讓慕念深有些不好意思.

的確,開始就這麼大動靜,里面的人一定有所察覺.

直升機降落,顧溫溫抬腿跟上江止墨和慕念深,他們各自請來的兩撥人已經早就抵達.

"江哥."

江止墨請來的人不知是什麼身份,看起來一個個身形矯健,對他非常恭敬.

"溫溫,我問過阿城了,他們現在在基地的東南方向,我們需要從那個入口殺進去,與他們彙合,再一起殺出來."慕念深放下對講機,與顧溫溫說道.

顧溫溫點頭,一行人,皮衣黑褲,全身裝備齊全,朝著基地走去,氣勢十足,就連平時看著嬌弱的顧溫溫,此時都是帥氣逼人.

江止墨低頭看著顧溫溫臉上那嚴肅的樣子,加上她穿著的緊身皮衣,忽然心底就生出笑意來,聲音暖意融融的,又懶洋洋的,"溫溫,想不到你穿緊身衣身材那麼好,********,我喜歡."

"……"

都這種時候了,這家伙還不忘記調笑!

這一處不管是上面的商場還是下面的基地,都是bxo的人,金發boss被擊殺之後,有人從里面逃出來,亂了陣腳,此時商場里已經是一片混亂,眾人紛紛往外逃,看到顧溫溫等人進來,一時被嚇住,紛紛後退.

"傅城,你們現在在哪里?"

"媽咪!"

顧結者和傅城幾乎是並排走的,顧結者一下就聽到了從對講機里傳出來的自家媽咪的聲音,頓時高興地不成樣,小臉紅撲撲的,之前十三個小時的疲憊好像都一掃而光了一樣.

"葆貝!"時隔幾天,再次聽到葆貝的聲音,顧溫溫高興地眼睛里都泛出了淚花來,"媽咪來救你了,你要和顧爹地他們好好的,知道麼?"

"我知道媽咪一定會來救我的,我會乖乖聽話的!"

葆貝貼著傅城的臉,沖著對講機里的顧溫溫高興地說道,說話之間,大眼睛還偷偷地朝傅城看了幾眼,心里有些不好意思,有有些局促不安,想要討厭這個壞男人,可偏偏,他剛才對自己的樣子好溫柔,他又不想那麼討厭他了.

"溫溫,小心."

江止墨拉著顧溫溫到身邊來,ben帶著基地的機密文件和成果,正從基地里面出來,剛好是撞上了顧溫溫等人,他嘴角是陰暗的笑,直接拿槍對著他們掃射.

"一群不怕死的,都上吧!"

顧溫溫見了ben,眼睛里都迸出極其憤怒和憎恨的神情來,就是這個人,搶走了她的葆貝兩次,就是這個人,讓她的葆貝受了

江止墨和慕念深帶來的人已經和ben的人打了起來.

顧溫溫在江止墨的保護下,朝著入口通道方向而去,同時,手里的槍已經拔出來了,目光緊盯著ben,伺機等待著.

傅城等人朝著基地的入口處快速挪動,身後,那一群怪物不知道從哪個地方出來,緊追其後,槍彈的聲音不間斷.

ben走得急,根本沒有去處理基地里那些還沒通知到的研究員,怪物一出來,不明所以的研究員紛紛逃竄,場面一片混亂,被咬的人越來越多,怪物也越來越多.

槍林彈雨的聲音,這里,一片混亂.

"顧爹地,小心!"

顧葆貝趴在顧結者肩膀上,靠在他懷里,看著旁邊有怪物的尾巴朝著他們甩過來,一下叫出聲來.

顧結者冷冰冰地扭頭看去,紅外線一樣的眸子里滿是冷酷的光澤,薄唇毫無表情,他的手迅速一拽,拉著那怪物的尾巴,將它往後猛地一甩,甩了出去.

哪知道,下面還有怪物的尾巴卷了過來,顧結者的雙腳一下被牽制住.

傅城扭回頭去看,神色一凜,"把葆貝先給我."

幾乎是下意識地,傅城沖著顧結者伸出手.

在這0.1秒的時間里,誰也沒有多想,顧結者看了一眼葆貝,冷冰冰的臉,和傅城一樣的臉,"跑."

永遠這麼冷淡寡言.

顧葆貝還沒反應過來時,顧結者已經伸出了手,將葆貝遞給了傅城.

傅城一把抱住了葆貝,跟著就往後退了一步,此時他們已經抵達了來時的入口處,連外面打斗的聲音都能聽得到.

"顧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