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哪里有不舒服麼?
"我沒事,已經解決了一半."

傅城和z背靠背,聲音低沉冷冽,顧結者保護著葆貝,三人形成一個黃金三角,而雇傭兵的其他人則是在四處砍殺對付怪物和安保人員.

地上,已經死傷一片,暫時沒有他們的人.

"溫溫,要是被那種不明生物咬了會怎麼樣?"傅城視線一掃,看到其中一個雇傭兵的臉上被那怪物的牙齒磕破了皮,正在發紅發腫,他冷冰冰的聲音有些喘息的疲勞,卻酷冷沉穩依舊.

顧溫溫的手抓著對講機,傅城的話一出,她的整顆心都吊了起來,不自覺得抓緊了對講機,"你,你被咬了麼?"

話語里的小心翼翼與擔心,根本是掩飾不住的,只要有心的人都能聽得出來,何況,傅城從來就不是一個傻子.

可他的動作還是一滯,心底里仿佛有一股暖流正緩緩流過.

"小心!"

z一把推開了傅城,拔出腿邊的長刀,一把劈在那怪物的腦袋上,有腦漿爆裂炸開,血色腥味的鮮血灑在眾人臉上,惡心極了.

傅城回過神來,面孔恢複雍容冷酷,"我沒被咬."

顧溫溫聽到他沒被咬,心里松了口氣,他沒被咬就好了.

"但是有雇傭兵被咬了,情況看起來不太好."傅城和z還有抱著葆貝的顧結者不斷後退,朝著出入口的門旁靠近.

"他會變成和那些怪物一樣,基因突變,那些怪物曾經都是人,被注射了動物基因,發生急速突變,是被bxo圈養在地下的研究用的,一定,一定不要被咬到."

顧溫溫慎重認真地說道,小臉肅然一片,"被咬了,無藥可醫."

她的話,對于那個被咬的雇傭兵來說,就像是一道審判一樣.

對講機里的話,每個雇傭兵都能夠聽到,包括江止墨和慕念深配備的對講機,都是互通的.

"你們要趕緊找到出口出去,阿城,你們地下正在聚集更多的怪物,應該是那個ben啟動了什麼機關,吸引了那些圈養的怪物過來."

慕念深擺弄著電腦,看著監控畫面里,在傅城等人下面的地板下面,此時從各個方向正彙聚紅點,那些紅點的速度很快,明顯不是人類.

顧溫溫看到這場面,咬了咬唇,"葆貝呢,葆貝怎麼樣?"

"姓顧的抱著他,很安全."

傅城掃了一眼被顧結者冷冰冰地又是緊張地抱在懷里的顧葆貝,他的聲音跟著也冷然下來.

顧溫溫松了口氣,有顧結者在就好,小顧被咬了不會有大礙,他一定能保護好葆貝的.

"怎麼樣?能破解沖出去麼?"

z舉著槍,溫潤俊逸的臉上,此時神情難看,他掃視著前面試圖殺過來的怪物,再前面的一圈,則是由他的兄弟們抵抗著,他的額頭上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心里很是緊張,那玩意兒越來越多了,他們這幾個人無法抵抗.

上一次他們來過,很清楚那玩意兒是個什麼東西,只不過,上次沒那麼多,他們的人沒咬到,但卻是見過基地里手無縛雞之力的研究員被咬過後成了什麼樣的.

"正在試."

傅城蹲坐在地上,電腦放在膝蓋上,已經接上門口的密碼鎖,正在進行解碼,他的額頭上也全是汗水,蒼白的唇緊抿著,刻著他的緊張.

"老大,我不行了,你殺了我吧,老大!"

前邊,剛才那個被咬的雇傭兵的動作,開始變得緩慢,他想跟著大家一起殺過來,卻發現根本動不了,低頭,眼睜睜地看著那些怪物圍過來,開始啃咬他.

"阿肯!"

z朝著那個方向痛心地喊了一聲,下意識就要朝前沖,才走了一步,就被拉住.

"老大!不行!危險!"

"你們難道要我看著和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就這樣被咬死麼?!"z那張溫潤的臉,好像一下子扭曲了,面紅耳赤地朝著旁邊怒吼了一句,就要沖過去.

"吼~~!"

前面的防禦本來就弱,靠著幾個雇傭兵不斷的用槍擊殺出來的血路,現在怪物越來越多了,馬上就要抵擋不住,此時,一聲猛獸的吼叫從前面被怪物包圍著的圈子里發出.

z的神色一滯,隨即便是痛惜.

剛才那名雇傭兵的衣服被撐爆,表皮像是被人灌了水銀一樣自動剝開了,從里面跳出來膨脹開來的分明是與這些怪物一樣的東西.

眼神嗜血殘忍,有的只有獸性,再沒有什麼昔日兄弟情.

"老大,阿肯已經不是原來的阿肯了!"

z旁邊的雇傭兵痛惜地說道,拉住了他.

傅城額頭上的冷汗在不斷的往下流,手指如飛.

顧結者靠著門,抱著葆貝,紅色的激光一樣的眼珠子看起來總是冷冰冰地帶著一種寒冽.

好像是周圍的聲音吵醒了昏迷中的葆貝,又或許是葆貝的意志力讓他在休息了一會兒後,清醒了一些,他的睫毛顫動兩下,蒼白的小臉兩道秀氣的長眉皺在一起,緩緩睜開眼睛.

顧結者冷冰冰地低頭,開口的卻是關心的話,仿佛在這樣的環境下,他最關心的,只關心的就只有顧葆貝,"醒了?"

顧葆貝咕噥一聲,揉了揉眼睛,然後從他肩膀上抬起頭來,朝前邊看去.

當看到那些怪物時,葆貝的小臉上並沒有出現害怕來,他驚了一下,隨即小臉一板,非常冷靜,"顧爹地,我給你設定的系統里有自我解碼設置,你能開這個門的,因為你已經升級了."

葆貝催促著顧結者開密碼門.

與此同時,傅城敲下最後一個代碼,"搞定."

在顧結者碰觸到密碼門之前,那扇門啪嗒一下就開了.

傅城站起身來,固然還是冰冷的神色,可眼底里卻有一種男人的驕傲,他看向顧結者懷里正抬頭看自己的顧葆貝,仿佛是非常自然地開口,"哪里有不舒服麼?"

那里頭是真誠的關心,連語氣似乎都是溫柔了很多.

莫可名狀的,葆貝傻眼了,心里一下子就暖暖的,剛才臉色還蒼白的很,此時悄悄地爬上了一片紅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