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自我升級系統
z等人一進去,就已經是隱身狀態,所有人都將頭部面罩拉下,身上特殊的緊身衣的隱身裝置立馬啟動.

所有人的緊身衣,都是特殊材質高科技制成的防彈隱身衣.

繞過商場,快速找到了通往下面內部地下基地的入口.

這里來回巡邏的人更多,還有穿著白大褂的研究人員進進出出,所有人的警戒度都是上升到了最高.

傅城被雇傭兵們保護在最中間,他是他們能順利進出的保障.

真正地下基地的入口密碼破解,比外圍的入口更難,五分鍾過去,傅城的面容越加嚴肅,修長的手指快速敲動鍵盤,而入口處不僅是需要指紋密碼,還需要聲音和視網膜識別,如果貿然跟著進出的人進入,一下,這里所有警報都會拉響.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根本不敢亂動.

傅城敲下最後一個代碼,才是神色凝重地抬頭,聲音冷酷威嚴,"必須在半小時內救出葆貝,否則警報就會響,我的代碼能支撐半小時,走."

剛好此時,ben從通道里面走出,他穿上了白大褂,卻依舊遮掩不住臉上的戾氣,身後還跟了兩個人.

所有的雇傭兵都是貼牆屏息站著的.

傅城一見到ben,第一時間就認出那男人是那天來劫持顧葆貝和顧溫溫的那人,瞬間,視線冰冷,冷寒的氣息,在他周身發酵.

ben的感官非常敏銳,在這一瞬間,停下了腳步,臉一下就朝著傅城的方向掃了過去.

只可惜,他面對的只是一面牆.

"ben,怎麼了?"

"沒怎麼,最近基地安全怎麼樣?沒有什麼人進入吧?"ben什麼也沒看到,便也沒怎麼將剛才的感覺放在心上,只是平常地和身後兩人交談,並朝前走.

"沒什麼問題,一切正常."

"那就好,別在這時候出什麼差池,在那臭小子妥協前,不能出事."

"那小孩也真夠厲害,站了十三小時了,還沒昏倒……"

ben的身影很快消失,z帶頭進入通道門,傅城隨後跟上,薄如刀裁的唇有些發白,可除了他之外,沒有人會知道剛才他聽到那ben說起葆貝時的那瞬間的心情.

好像如同被刀割了一樣.

那種突如其來的感覺,連他自己都感覺防不猝防.

一個五歲的孩子,足歲還不夠五歲,連續站十三個小時,他不敢想象那是什麼樣的場景,就算成年人,連續站十三小時,也是受不了.

傅城垂在旁邊的雙手悄然握緊,臉色冷得嚇人.

半個小時,只剩下半個小時,而葆貝到底被關在哪里?

傅城進入基地內部,便用電腦接上了bxo的整體系統,所有移動的**,便在電腦里以紅點方式存在,包括他們十一個人,也是一個個移動的紅點.

"東南方向的密室,葆貝被關在這里."

基地里一處比較暗的通道里,傅城將電腦展示給z等人看,確定了顧葆貝的方位,他是用極其肯定的語氣說的.

"你確定麼?"

z卻有些懷疑,俊逸溫雅的臉上那雙眼睛里對于傅城,總是帶了些防備和不信任,畢竟,此時,他的一個決定,或許會賠上他們所有人的姓名.

"確定."

傅城點頭,帶著皮手套的手指放在電腦蓋上,將電腦收好,放到身後背包里.

這里的人都是經過專門訓練的,方向感極好,剛才看到的地點,在腦海里不會忘記,所以,一旦確定了准確方位,幾人的速度就更快起來.

傅城已經解除了在抵達葆貝關押的密室前所有的通道密碼,所以,只要他們在一定時間內趕到,不引起任何人注意,那麼,一路上都是安全的.

"顧爹地,我一定不會讓你被破壞的,也不會讓你變成他們的壞人的!"

葆貝已經有些受不住了,臉色發白,腦袋發暈,額頭上沁出了冷汗來,小嘴都是煞白的,眼睛半斂著,看起來身體非常虛弱,小腿瑟瑟發抖,好像隨時都會倒下.

金發男人就在玻璃防護層外面抱胸看著,看這個小屁孩能忍多久.

不知道是不是葆貝的小手一直抓著顧結者的原因,一直沒有動彈的顧結者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原本只是眼皮子睜開的那雙沒了隱形眼鏡的紅色眼珠子轉動了一下,生澀艱難.

葆貝腦袋已經有些昏昏沉沉了,他只是心里面有一根筋在吊著,告訴自己不能倒下,不能輕易在這些壞人面前倒下,他要堅持到媽咪來的.

所以,葆貝沒有感受到顧結者手指間微微收攏的力度.

而金發男人的注意力都被葆貝吸引,危險地邪笑著等待葆貝妥協,等待葆貝昏倒,所以,也沒有察覺到顧結者的變化.

當初,葆貝給顧結者設計的一項程序設計里面,有一項是關于更人性化的情緒的,當初設定的初衷,是為了顧結者更能人性化地起到男朋友的作用來保護他家媽咪.

所以,他還留有一手地設計的是自我升級系統.

可是葆貝設計的時候,並沒有對自我升級系統抱有太大的希望,這個東西,就像是看運氣的一樣,設計的並不完美,所以,他沒料到……

顧結者的手逐漸反手抓住葆貝的手,在十三個小時的一聲聲哭聲里,葆貝的聲音對他來說是一種系統上的刺激,就像是來自創造者的命令一樣.

"嘩啦!蹦!蹦!蹦!"

顧結者忽然就從床上起身,紅色的眼珠子散發著詭異的光芒,半邊人造臉皮是被切除下來的,耷拉著,身上的鋼條被崩斷,他伸手,一臉冷酷地將臉皮往上一撫,眼神冰冷無情地看向玻璃房外的金發男人.

金發男人的臉色直接僵硬了,像是被人忽然揍了一圈,整個人都懵了一下,那危險的笑,就這麼停在一半.

"葆貝."

顧結者從床上下來,手沒放手過,一把降快倒下的葆貝抱起來,抱在懷里.

葆貝昏昏沉沉的,腦袋疼,聽到熟悉的冷冰冰的機械般的音調,費力地睜大眼睛,看到顧結者冷酷俊美的臉低著頭看著自己,卻是皺了眉頭,嘶啞的聲音里還有哭腔,"顧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