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還有11個小時
傅城剛好抬眸,仿佛是感應到了顧溫溫的視線一樣,只是,那眸光里面仿佛都是寒光,帶著凜冽的溫度.

"傅城,你,你真的准備好了麼?"

顧溫溫說出這話的時候,不自覺地咬了咬唇,她這才是發現自己的手心里都在這一瞬間,冒出了冷汗來.

或許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擔心傅城,擔心他救出了葆貝,自己卻喪了命.

她能騙得了所有人她不愛傅城了,甚至是騙他,可她知道,這件事,她是騙不了自己的,這件事,總是在某一時刻忽然深深地提醒著自己.

顧溫溫,你還愛他,你還擔心他,你舍不得他死.

但,她也舍不得葆貝出任何事!

傅城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薄如刀裁的唇抿著一個沉默又的無表情的弧度,他就站在那里,姿態雍容沉穩,篤定自信.

顧溫溫點了點頭,然後低了頭,轉過身,沒再看傅城,她擔心自己再多看下去,眼底里的神情,會不自覺地泄露她的情緒.

可在她轉身的時候,傅城的眼底里,卻是流露出了某些情緒來.

顧葆貝,他是一定要救出來的,那小奶包,到底是怎麼出來的,又為什麼第一次來辦公室見他時那樣氣哼哼又高傲的樣子,他不會忘記.

更不會忘記那個姓顧的槍打不死,電槍卻能將他擊潰的場面.

但不出意外,他會和林頃澄結婚,這是他欠她的,所以,有些事,不必揭開.

"溫溫,你快哭."

江止墨看見她一轉身就是滿臉擔心,流露出來濃濃的眷戀的神態,讓他幽藍色的眸子一眯,心中是絕對不爽的情緒,他捏了一把顧溫溫的臉.

顧溫溫沒心情和江止墨開玩笑,不搭理他.

"你哭了,就能鑽進我的懷里了."江止墨輕歎了一口氣,輕輕拍了拍顧溫溫的肩膀,"bxo里有我的內應,這一次的營救計劃一定能成功."

直到這一刻,他才是長歎了口氣,忍不住將這個原本不打算說出來的秘密說出來,漂亮的櫻色的唇壞壞的勾起,懶洋洋的,但他說的話,沒人會不當真.

"真的?你怎麼不早說?"

"我現在不是說了麼?否則,你以為我跟你來只是想粘著你的?"江止墨的手指忽然伸出,在顧溫溫下巴處的淺疤上劃過,深邃絕色的臉上,露出一抹淺淺的心疼.

傅城看到了這一幕,臉色越發的冷酷沉郁,那種寒冷,是居高臨下漠視一切的漠然,這是他自己選擇的.

"那就好,有內應就好,那一定可以安全救出葆貝,那還用得著傅城去麼?"顧溫溫呼出一口氣來,總算臉上露出一抹淺笑來.

那真的是松了一口氣的淺笑.

江止墨朝傅城掃了一眼,慵懶的神態里,沒什麼溫度,他將視線收回放到顧溫溫身上,"我的內應,只是bxo的外部美女保安,沒有內部權限,只能在外部接應,你說需不需要他?"

顧溫溫默然,又忍不住看了眼傅城,可這一次,他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而是皺著眉頭和慕念深談論著.

幾人在客廳里,明明有沙發,卻都是沒坐下.

五分鍾後,別墅外面的草坪上方,傳來直升機的聲音.

"來了."

慕念深第一個反應,立馬凝重地側頭,與此同時,外面直升機已經火速地落地,"雇傭兵准時抵達."

他拿了遙控器,開了別墅門.

而門外,一個個裝備齊全的穿著黑色防彈緊身衣的雇傭兵依次進來,他們身材高大,面容冷峻嚴肅,眼神里是常年在生死邊緣徘徊搏命的冷靜.

他們還帶來了傅城該裝備的衣服和武器.

"是你們!"

顧溫溫看到那幾個雇傭兵,眼神一亮,嘴角露出愉悅的笑容,是今天第二次松了口氣的笑容,湊巧的是,這一次傅城請來的雇傭兵,就是上一次她花費大價錢請來的那一批優秀的雇傭兵.

帶頭的男人是個亞洲人,不知道他叫什麼,代號是z.

"顧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代號是z的男人見到顧溫溫並沒有意外,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那雙眼睛,笑起來彎彎的,沖淡了他身為雇傭兵的嚴肅冷峻,畢竟,他早就接到了任務,知道任務里要救出來的其中一人就是顧葆貝.

那個孩子,不久前給他的印象,可是很深刻.

"還是你們的話,我就放心了,請你們一定要救出葆貝和小顧!"

"你們放心,既然拿了錢,我們就會做到."z點頭,那說話間溫和卻又不失威儀和老大氣勢的模樣,無來由的讓人心底里生出信服來,"我們都計劃好了,傅先生,請你換好衣服,跟我們走吧."

傅城點頭,進去換衣服.

"到了基地外圍,會有一個眼角有紅痣的美麗女人協助你們進入基地外部范圍,至于內部,那就看傅城破解各個密碼了."

江止墨不說廢話,慵懶磁性的聲音帶著魅惑,哪怕對面是個男人,都不阻攔他釋放荷爾蒙氣息.

z看了他一眼,點頭.

傅城的速度很快,從里面出來時,換上了和雇傭兵一樣的黑色防彈緊身衣,看起來身形修長而矯健,大腿兩次配備了刀和槍,手上戴著特質的皮手套,整個人冷酷又俊美,蒼白的臉色更增添一種病態美.

"你們一切小心."

臨出門,顧溫溫看著傅城和雇傭兵們上飛機的身形,咬了咬唇,鄭重地開口,雙手交握在前,拳頭緊握著.

葆貝,你爹地來救你了,你一定要撐住,上一次是媽咪來,這一次是你親生爹地,你一定要撐住!

顧溫溫眼中閃著淚花,看著直升機緩緩升起.

按照計劃,他們將會落定在bxo附近的高樓頂部天台,然後行動,bxo基地是在多倫多較為偏僻的地方,行動還算方便.

"溫溫,走吧,回去看實時監控."

慕念深在後面說道,看著前面江止墨一直攬著顧溫溫肩膀不放的手,真恨不得一斧頭給切了!

此時,金發男人給的24小時已經過去了13小時,對于葆貝來說,還剩下十一個小時等他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