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絕對不可能看著他被砸爛
雖然顧結者是他創造的,可是短短的時間相處里,他很喜歡他,把他真的當成了爹地一樣的.

"壞人,你還我顧爹地!"他親生爹地不要他,可是顧爹地是疼他的,是會保護他的!"你把我顧爹地怎麼樣了!"

葆貝的哭聲一響,原本放在機床上靜止的顧結者的眼皮子忽然一下睜開,眸子散發出紅光來.

好像是葆貝的聲音,刺激了顧結者的神經系統,又或者說,葆貝的聲音,對他來說,是另一種開機方式.

一種潛意識里的保護機制.

顧結者睜開眼睛的一瞬,直接要從床上起身,無奈,渾身都被綁上了特質的鏈條,只要一掙紮,就是觸電的瘋狂感受.

"葆……貝."

顧結者散發著紅色激光的眼珠子里有片刻的凝滯,反應似乎有些遲鈍和艱難,他的唇齒有些不清楚地用那冷冰冰的聲音拼了命,竭了力氣地叫出這兩個字.

顧葆貝的眼睛更酸了,哭得聲嘶力竭,"顧爹地!"他哇地一聲徹底哭了出來.

當初創造顧結者的時候,只是想有個人代替自己的爹地保護自己和媽咪,可卻沒想到,自己親手創造出來的機器人,卻好像是有了感情一樣,他不想要顧結者重新變成一堆廢銅爛鐵,他想要顧結者一直陪伴著自己長大!

"你這個壞人,都是你,都是你!"

葆貝哭的鼻涕眼淚在臉上到處都是,小手握成了小拳頭,一拳一拳地打在那金發boss身上,可那小拳頭,對于成年人來說,簡直不痛不癢的.

"葆貝,我的葆貝,你看到旁邊的這些人了麼?只要他們下手將你的機器人拆了,那,你的顧爹地從此就沒有了呢!心痛吧,不想失去你顧爹地吧?那就自己親手把加密的密碼破解了,把你設定的機器人系統給我,嗯?"

男人笑得越發的陰暗詭秘,豔色的唇,像是方才啃噬過鮮血一樣,帶著可怕的黑暗.

他碧色的眸子,不是清澈的,卻是渾濁地像是世界上最惡心的綠色濃痰,像是魔鬼一樣盯著葆貝,可怕,危險,惡心.

那一瞬間看向葆貝的眼神,是直達葆貝心底里的令他感到恐懼.

葆貝抽泣著,鼻子一下一下抽動著,睫毛上沾著的都是亮晶晶的淚水,努力想要忍住哭,可鼻子酸的不行,怎麼都控制不住掉眼淚,心里害怕的要命.

他不想顧爹地死的,他不想要給他們這些人自己設計的系統,他知道,只要自己把系統編碼告訴他們,他們肯定獲取之後,肯定就會把顧爹地給砸爛了,肯定不會說話算數的.

金發男人摸了摸下巴,看著沉默了卻在不斷掉淚和抽泣的顧葆貝,呵呵一笑,那笑容極度陰暗,"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和這個機器人單獨呆24小時,24小時後,你告訴我答案,否則,等待他的,就只有兩個字--毀滅."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我媽咪一定會來救我和我顧爹地的!"

"哈哈哈,瞧瞧,我在聽多大的笑話?你以為,這一次我還會重蹈覆轍麼?你媽咪只是一個普通女人罷了,她現在沒有錢,她沒有能力來救你,葆貝,死心吧,老老實實跟著我,我保你衣食無憂地長大."

男人將顧葆貝放到了地上,原本想與他對視,結果,葆貝一下落到地上後,一溜煙就跑到了顧結者身邊,可他的小身板太矮了,手都勾不到床板,抬頭只能看到顧結者無力地垂落下來的手臂.

"呵呵,我們走."

"boss,我們就這樣走麼?這小子太聰明了,說不定……"

"他要是敢動,這機器人必死無疑,葆貝,我勸你不要亂動他哦!"

金發男人笑得癲狂,像個瘋子一樣,走出了這間密封的玻璃房.

"顧爹地,顧爹地!"顧葆貝吸吸鼻子,踮起腳尖,小胖手努力地勾到了顧結者的手,拉了拉他的手,用力扯著,鼻子又是一酸,"顧結者?顧結者!我以你創造者的身份命令你快點醒來!"

可床板上什麼動靜都沒有.

"顧爹地,你不要不理葆貝,嗚嗚~~要是你都不理我了,我該怎麼辦?"

"顧爹地,你不要葆貝了麼?嗚嗚嗚~~"

"顧爹地,你醒一醒,你醒一醒~~"

葆貝小小的身板,第二次感受到了絕望,他感覺自己好像在一個天寒地凍的地方,冷極了,沒有一絲絲的溫暖,沒有人會給他溫暖,這里沒有媽咪的懷抱,沒有顧爹地冷冰冰的守護,他被關在這里,沒人來疼他.

越是想著,顧葆貝的哭聲就越大,可小手卻一直是死死攥著顧結者垂下來的那只手,試圖用自己小手心里的溫度來焐熱顧結者冷冰冰的溫度.

"boss,最終這小東西會妥協麼?"

另一間監控室里,金發男人正坐在監控器前,看著那間密室里顧葆貝和顧結者的一舉一動,他唇角還帶著自信又危險的笑.

"會,只要是人,都有感情,這小東西把這機器人當做了父親一樣,絕對不可能看著他被砸爛."

男人慢條斯理地說完這句話,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然後才是又一笑,極其豔麗的唇勾勒出如荼蘼花一樣危險又黑暗的氣息.

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感情,至少感情這東西,他沒有.

飛往多倫多的飛機,所有人都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所有人的心都是提起的,以至于沒有一個人曾開口說過話,哪怕是江止墨.

漫長的十三個小時,飛機終于安全地在多倫多機場落定,一群人下了飛機,就直接被專車來接走.

此時,是多倫多時間晚上八點鍾,一行人在傅城位于多倫多的一棟別墅里等著.

"溫溫,別太緊張."

江止墨伸手彈了下顧溫溫的額頭,看著這家伙一臉緊張的樣子,臉色發白,嘴唇顫抖,他就忍不住想逗弄她,他不喜歡顧溫溫的臉上有任何悲傷的情緒.

顧溫溫卻連勉強的笑都笑不出來,臉上都是凝重的神情,她把目光放到了傅城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