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看過《西游記》麼?
顧葆貝手里拿著一支筆,那雙和傅城極其相似的眼睛瞪大了看著步步逼近的那幾個穿著白大褂的研究人員,他的眼圈紅紅的,看起來不久前好像就哭過,可現在,卻是使勁忍著不掉淚.

媽咪一定會來救他的,在這段時間里,他一定要堅強一些,一定要堅持到媽咪來救他!

"葆貝,看過《西游記》麼?"

金發碧眼的boss不知什麼時候從後面走上來,他身上穿著的也是白大褂,那張唇依舊是不正常的豔紅,嘴角是邪惡的弧度,金色的胡茬讓他看起來依舊很狂熱.

葆貝到底是孩子,再聰明,可心思是單純的,是不經人事的險惡的,乍一聽這金發外國佬問這個,當然是昂著頭,非常驕傲地點頭,"你這不廢話嘛,那可是四大名著,小時候媽咪就給我講了《西游記》故事,電視劇我都看過!你們外國人不懂的!"

那人笑得越加邪惡和危險了,是真正的邪惡,他看著葆貝的時候,就像是一個狂熱分子一樣.

"那你知不知道孫悟空的頭上有一個什麼?"

葆貝腦子一轉,一下就想到了,奶聲奶氣的聲音里還有著小小的驕傲,"哼!不就是金箍嘛!"

那人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了,他手里拿著一個東西,小小的,類似手機一樣的東西.

"那你知不知道,唐僧念緊箍咒會怎麼樣?"

顧葆貝眼睛一轉,小臉一皺,這個問題一下就能知道答案,可他看著面前這個討厭的男人,忽然就想到了什麼,小臉瞬間煞白煞白,眼睛里剛才憋回去的眼淚,一下子就快傾瀉而出.

"你,你這個壞人!"

顧葆貝小嘴一癟,昂著臉,就是倔強的不把脆弱的一面輕易展露給這個壞人,媽咪說了,他是小小男子漢,不能隨便哭的.

說不可以哭,他就絕對不可以哭!

這個壞人一定是要用那個遙控器控制他頭皮里被植入的那個芯片!

葆貝一步步後退,害怕地身體瑟瑟發抖,原先顧溫溫好不容易養的圓圓的小臉蛋此時都瘦了不少.

"葆貝,你這麼可愛,這麼萌,我怎麼舍得傷害你,過來,去把那個機器人的密碼解密了,否則的話,你該知道孫悟空不聽唐僧的話的下場哦,畢竟葆貝你這麼聰明呢."

幾天的解碼破譯,整個基地里的研究人員,竟然沒有一個能破解這小子的加密密碼,要知道,能被bxo基地給選中在這里工作的,都是各方面的天才,電腦天才也是不缺,卻沒有一個比這個五歲的孩子更極品.

只要有了這孩子,將來破解各國防禦系統,不是問題,盜竊機密文件,更不是問題.

男人唇邊的笑意,更濃了.

"你休想,我是不會傷害顧爹地的……啊,疼疼疼!"

葆貝咬緊了牙關,死死抵抗著,話還沒說完,腦子卻是一陣劇烈的疼痛,那猛地襲來的痛意,讓他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了,豆大的眼珠子掛了線一樣往下掉,手里拿著的筆甩到了地上,葆貝蹲了下來,捂住了自己的腦袋.

"不要了,好疼,媽咪救我,好疼~~"

已經抵達南城南機場的顧溫溫好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心猛地一震收縮,疼了一下,她的手無意識地捂住了胸口,感覺那里一陣一陣的抽痛.

她一下想到了葆貝,都說母子連心,葆貝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想到這,顧溫溫的神情立馬白了一下.

"怎麼了?"江止墨就站在她身邊,已經在准備登機了,側頭剛想調侃一下溫溫,緩解一下氣氛,就見她的神情一下緊張沉痛起來,懶洋洋的聲音都止不住有些擔心.

"不知道,感覺葆貝好像出事了,止墨,葆貝會沒事的吧?"

顧溫溫抓住了江止墨的手,咬著下唇,看著她,眼睛睜大了,里面含著一些水潤的光澤,好像是黑暗中抓緊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一樣看著江止墨.

"我干兒子怎麼會那麼容易出事,我相信他,溫溫,別擔心."

那雙幽藍色的眼睛里,此時都是柔情,沒了對待其他女人時隨意又慵懶的姿態,對待溫溫時,他即便神情不正經時,心里頭卻也是正經的.

顧溫溫點了點頭,江止墨的手放在他的腦後,忽然一低頭,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你干嘛?"顧溫溫一下回過神來,臉紅了一下,要推開江止墨.

江止墨就笑,又恢複成懶洋洋漫不經心的那個他,"國外禮節性的親吻,溫溫,你也是在國外生活了幾年的,又不是沒習慣!"

他這話,說的特別響亮,而此時,周圍不遠處就只有傅城一個人站著.

剛才顧溫溫和江止墨的場景,他都盡收眼底,那句'又不是沒習慣’就像是一根尖銳的刺,狠狠地紮入了他的心里,刺激著他所有的神經,抵制著他最深處最脆弱的心脈.

"什麼習慣沒習慣,我反正不是外國人,我不習慣!"

顧溫溫拉了拉他,示意他小聲些,那不經意間露出的嬌憨神態,讓有的人心情愉悅,有的人卻是心情沉郁微疼.

"溫溫,手續都辦好了,准備出發."

慕念深忙前忙後,辦理好了所有手續,之前原本都辦好了,臨時顧溫溫的護照出了點小問題,才耽擱了一些時間,他過來時看到顧溫溫和江止墨親密的樣子,又看了一眼不遠處形影單只地背對著他們站著的傅城.

心里不知怎麼的,也有些歎息.

"嗯."

幾人都面目凝重地上了飛機.

傅城是直接包機的,所以整架飛機上除了空乘人員,就只有他們,顧溫溫的心情一直很緊張,江止墨就坐在她旁邊,而傅城坐在隔了一個位置的他們的後邊,慕念深在左邊一個位置.

氣氛緊張而肅然,連江止墨的臉色,都是嚴肅的.

"放開我,放開我!"

葆貝被那金發碧眼的boss抱著,緩緩踱步到了放著顧結者的地方,葆貝不停得掙紮,可一掙紮,那人就按下了開關,幾次折騰,葆貝疼的沒了力氣,小聲抽泣著.

當他看到被脫光了衣服,胸口處被切了口子,放置芯片和重要配置的地方大開著的時候,鼻子一酸,哇地一下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