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他竟然記得她?!
江止墨一說完,明顯空氣里就冷了幾分,顧溫溫的腳在下面悄悄踩了一下他的腳背.

這家伙搞什麼,明明認識林頃澄,還非要假裝不認識!

傅城卻當真了,他對江止墨,一向是心里不喜的,所以,回答的時候,聲音冷漠傲然,"這是我我未婚妻,林頃澄."

"你好,我知道您是好萊塢鼎鼎大名的巨星江止墨江先生."林頃澄微笑著點頭,臉色還有些不好意思,但落落大方地說道,雖是恭維話,可聽不出一丁點恭維的意思,好像話語里真的就是欽佩.

"呵呵,林小姐可是被譽為東方芭蕾皇後的,和在高雅藝術界的你比起來,我不過是你未婚夫口中的戲子罷了."

江止墨摸了摸下巴,骨節分明的手指漂亮又修長,顧溫溫還在想著,這家伙會怎麼捧高林頃澄來踩低自己?結果,就聽他下一句接著,"不過,芭蕾高雅歸高雅,也算表演吧,最多是高級的戲子吧,你說是麼,傅先生?"

他微微揚起的下巴,帶著驚豔又高傲的弧度,那種傲氣,不亞于傅城,男人間的較量,一直存在.

眦睚必報,果真就是江止墨的性格啊!

顧溫溫看著林頃澄微微變了的臉色,心里簡直覺得爽爆了,解氣!

這一聲戲子,還被江止墨說的好像在說她妓子似的!

"溫溫,阿城都介紹頃澄了,你不給我們介紹一下你和江先生怎麼認識的?"見氣氛馬上就要僵硬住了,慕念深趕緊開口打破這僵直的氣氛.

心里慶幸,好在剛才已經把葆貝的營救計劃給說的差不多了,否則,還要解釋,真是平添不少麻煩!

顧溫溫被這麼一問,心塞了一下,看了一眼江止墨,見他笑眯眯的,頓時就更心塞了,"我和江……"

"我對你們怎麼認識的並不感興趣."

結果,她還沒說出口,傅城忽然就打斷了顧溫溫的話,聲音冷冰冰的,沒有溫度.

顧溫溫一怔,微微皺眉,索性也緊抿著唇不說了.

"那正好,這是我和溫溫的小秘密,我也不想和無關人士分享."江止墨的手一攬,又攬在顧溫溫的肩膀上,那親昵的姿態,早就是將之前傅城說的她有個姓顧的未婚夫這事給拋之腦後了.

"既然事情已經定下來了的話,那我就等明天了."顧溫溫不想在這里多呆下去了,拍了拍江止墨的手,從沙發上站起來,"沒有什麼其他事情的話,我先走了,有事聯系我."

傅城點頭,這個男人,總是冷峻威嚴,眼神沉郁而凌然,即便他受著傷,即便他臉色蒼白,那種由內而外的氣質,卻是不曾減少半分.

完美而無可挑剔的容顏,眼神輕輕一轉,這客廳里就像是驟然下起了雪,突然寒冷下來的安靜.

沒人說話,連慕念深都沒有說,顧溫溫拿起自己的包,抬腿朝外走.

江止墨隨後站起,跟著顧溫溫走了兩步,然後像是想起什麼,惡作劇般地扭回頭掃了眼林頃澄,

"林小姐不僅芭蕾跳的好,戲也演得好,我還真有點後悔兩年前沒去呢!"

他說完這句話,好像想起什麼有趣的事情,笑了一下,瀟灑地追這顧溫溫出去了.

而坐在沙發上的林頃澄,卻是忽然臉色煞白如紙,放在膝蓋上的手指忍不住收攏,裙子都被她抓皺了.

江止墨竟然記得她?!

他竟然記得她?!

林頃澄的臉色煞白著,臉上閃過一片驚慌,但隨即,被她很快地壓制了下去.

"頃澄,你難道早就認識這個江止墨?"等顧溫溫和江止墨出了別墅了,慕念深轉頭看向林頃澄,感覺有點奇怪.

雖說芭蕾也算是表演藝術界,可是和江止墨的世界,應該是兩條平行線吧.

"嗯,以前工作的時候有過一面之緣,我也沒想到江先生還記得我."林頃澄點了點頭,表情自然恬靜,嘴角微微一笑,臉上剛才緊張的神情早就被沖刷乾淨了,看不出一絲的破綻.

傅城皺了皺眉,習慣性的沒有多問.

"那他說的兩年前沒去,是什麼意思?"

慕念深卻順著問了下去,皺著眉頭,心里怪不喜歡剛才那江止墨的,竟然和溫溫這麼親昵,那姿態,比起那個姓顧的,可是更親親密.

"哦,兩年前巴黎有一場時裝秀,我去參加了,江先生好像有事沒來,大概江先生說的是這事吧."

林頃澄整理撫平了一下裙擺,然後扭頭朝傅城看去,顯然,剛才關于江止墨的話題她不想再多提,她的臉上帶著微微抱歉的笑意,"阿城,我今天是不是太貿然過來了?不過,我真沒想到,你在談事情,是在談溫溫的孩子麼?"

"嗯."傅城回答的悠閑漫不經心,冷峻的嗓音里透著一股疲憊.

"阿城,你別累壞了自己,一會兒要回醫院麼?還是在家休息?"林頃澄關心地說道,神態里都是心疼.

"我沒事,我先回書房了."

傅城捏了捏鼻梁,站起來拿了電腦准備去書房的,林頃澄跟著站了起來,他才是又提起一句,聲音凌然冷峻,卻又帶著耐心,"三樓沒怎麼裝修,都是雜物,一會兒讓鍾點工過來打掃二樓的房間,你想住哪間都可以."

說完,他拖著有些疲勞的身體,朝書房走去.

林頃澄點頭,沒說話,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眼神卻是微閃,垂在腿邊的雙手也握成了拳頭.

五年前,所有人都知道顧溫溫喜歡傅城,但只有她知道,傅城是喜歡顧溫溫的,或許這一點,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但哪怕是只有一萬分之一的機會,她都不會讓傅城知道這一點,不會讓他有機會去承認這一點,她絕不會讓自己成為一個可笑的棄婦,她是芭蕾皇後,是眾人的焦點,絕不可能讓一個顧溫溫影響了自己!

"頃澄,你下午沒什麼事了?"

慕念深也打算走了,只是有些不放心傅城.

"嗯,念深,你放心工作去吧,我會照顧好的阿城的."

"那你注意點,讓他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去忙了."

林頃澄微笑著目送慕念深離開,隨即目光若有所思地朝書房方向看去,她要加快速度把傅城徹底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