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他,就,是,故,意,的!
林頃澄穿著一身藕色長裙,優雅又大方,頭發高高盤起,模樣恬靜又美麗,她的手里拖著一個箱子,打開門進來後看到客廳里坐著的幾人,神色有一瞬間的怔愣.

她似乎完全沒想到,會這個時候在環山別墅的客廳里見到顧溫溫,見到慕念深,見到傅城,甚至是……江止墨?

當林頃澄的視線掃過江止墨時,明顯眼眸深處閃過一道很淺的慌張的神色.

"阿城?你不在醫院,怎麼在家?"

很快,林頃澄便調整了神情,將箱子先往旁邊放了一下,然後才是舉步朝前,神態間很自然,"念深,溫溫,你們怎麼都在?"

她的目光掃過江止墨時,似乎有微微的疑惑,卻是大方一笑,隨即很快將目光放到了傅城身上,等待著他回答.

顧溫溫看了眼傅城,心里一下了然,關于營救葆貝這件事,他一定是沒有和林頃澄說過.

不知怎麼的,一下子,心里竟是有痛快的感覺.

她以為,不管是什麼事情,傅城都會如實地告訴林頃澄的,畢竟坦誠和耐心,就是對待自己心愛的人的.

"在商量關于溫溫的兒子的事情,你怎麼來了?"傅城掃了一眼林頃澄放在旁邊的箱子,語氣低沉柔和,果真帶著十足的耐心.

"我不是說了嘛,想以後搬過來和你一起住,今天剛好沒事,就先拿著一些東西過來."林頃澄非常自然地走到傅城旁邊,攬著他的胳膊坐下.

仿佛一點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尷尬一樣.

顧溫溫和慕念深的面色,都是微微變了一下.

倒是江止墨,看見林頃澄這樣的美人進來,目光也只是跟著掃了一眼,可這一眼,卻讓他皺緊了眉頭.

看著那張臉,總覺得有些眼熟,可又覺得似乎應該沒見過,因為這種似有若無的熟悉,江止墨又掃了林頃澄好幾眼.

當然,都是帶著審視的目光,想要將這個長相還算是美麗的女人從自己的腦海里挖掘出來.

畢竟,他見過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這個長相,如果見過,應該不會這麼快忘記.

"我們以後會再買一套別墅做婚房,這里,我不常住."傅城冷酷犀利的眼神,在面對林頃澄時,總是比較溫柔的.

但即便是溫柔,這一次,他卻是反常的表示了自己的態度,雖然有些委婉.

林頃澄抱著他的手,那姿態里,少有的有些小女兒神態,"伯母說的,伯母希望我搬過來和你一起住,反正,將來我們結婚了,你住哪兒我就跟著住哪兒."

傅城怔了一下,這樣的林頃澄,很少見,他看著她,仿佛是想起了很多年前,顧溫溫嬌憨地抓著他的胳膊,嘟著嘴,眼神憨憨的,又帶著她特有的小脾氣的驕縱.

"我不管,傅城,以後你住哪兒,我就跟著住哪兒!"

"對啊,我就是跟屁蟲,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傅大哥~你看啊,我會煎荷包蛋,保管你早餐吃的飽飽噠!"

"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和你住一起,傅爺爺都答應了的!"

記憶中的她,笑容甜美,模樣嬌憨俏麗,笑起來,眼睛和月牙一樣,彎彎的,非常甜.

這好像,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

"阿城?"林頃澄見傅城看著自己走了神了,不好意思地看了眼顧溫溫和慕念深,還有江止墨,然後伸手晃了晃他的胳膊.

不知怎麼的,傅城就心軟了一些,無奈的妥協了,"你想搬來就來吧,自己別累到就行."

他那種溫柔又無奈的樣子,讓林頃澄喜歡極了,讓顧溫溫也是懷念極了.

曾幾何時,這種樣子,在他面對自己的時候,自己也是看到過的,她忽然就覺得這一幕刺眼極了.

江止墨看著林頃澄的側顏,一直眯著眼睛觀察著,直到這一刻,他才是確信這女人自己什麼時候見到過,是什麼人.

"這女人是不是跳芭蕾的,叫林頃澄?"

江止墨看著她和傅城親密的樣子,也故意湊近了顧溫溫,咬著她的耳朵靜距離地問道,語氣里帶著極度的不屑.

"是啊,怎麼了?"

顧溫溫的視線從林頃澄和傅城身上收回,看向江止墨,對于他認識林頃澄一點都不感到奇怪,畢竟,不說林頃澄其他的,她在芭蕾這方面的造詣,的確很深.

"呵呵,一個綠茶婊而已,偽裝的和朵白蓮似的純潔,其實,私底下髒得不得了,她就是傅城愛的那個女人?那這傅城的眼光可真夠差的!"

"……"顧溫溫沒料到江止墨會說這麼一段話,愣了一下,隨即,心里升起了濃濃的八卦之心,"她怎麼了?"

江止墨的笑容慵懶肆意,那目光里對林頃澄的不屑真是顯而易見,"兩年前,我在巴黎參加時裝秀和采訪時,她勾引過我."

"啊?不會吧,她心里可是只有傅城一個人."

"穿成仙女范的白色長裙,優雅端莊,私底下卻發騷氣十足的短信給我,約我去酒店開房,這種女人我見的多了,想讓我幫她開闊演藝事業."

"她的長相還不錯吧,足夠美,你肯定去了吧!"

"開玩笑!我的心里就溫溫你一個!我用我的第三條腿發誓!"

"……"

顧溫溫翻了個白眼,不打算理這沒個正經的了,事情也談完了,林頃澄也來了,她覺得自己該走了.

"我真沒搭理他,我就不喜歡這種外表裝的純,內心風騷的女人,我嫌髒,我就算泡妞,也不泡這種,心機深沉,麻煩!"

"……"

顧溫溫還是翻了個白眼,怎麼覺得江止墨這家伙看起來沒這麼清白呢?

她沒意識到,她和江止墨親密的舉動,讓客廳里的人的視線都朝他們看了過去.

慕念深感覺自己夾在這兩對里,也是苦!

咦,兩對?溫溫不是和那個姓顧的麼?

"傅先生,不介紹一些你身邊這位美麗的女士麼?"江止墨卻早就注意到了周圍的視線,甚至是傅城那越加冰冷的目光,他笑眯眯的,慵懶隨性又魅惑十足.

他,就,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