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傅大哥
顧溫溫一怔,空氣好像要炸裂了一般,這幾個大男人的目光都朝她看了過去.

"未婚夫?姓顧?"

江止墨的聲音就在顧溫溫的耳旁,低低的富有磁性,又帶著一股危險,他眯了眯眼,幽藍色的眼睛此時幽幽一片.

難道,他搞錯情報了?

傅城靠著沙發,雙腿依舊交疊在一起,神態雍容篤定,薄如刀裁的唇甚至還向上勾起,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笑意.

淡淡的,卻有小小的得意.

可半響之後,等他想到了什麼,他那笑意就是隱沒了大半.

慕念深坐在一邊的沙發上聽著江止墨和傅城之間的對話,真是要扶額了,這兩個大男人要不要這麼無語,難不成比誰知道的訊息更多麼?

"是啊,我未婚夫姓顧,叫顧結."顧溫溫回答的有些心虛,表面上盡量不動聲色.

但她卻是明顯感受到身旁的江止墨那瞬間如兩道刀子一般盯向自己的目光,感覺臉都要被他盯出個洞了.

"溫溫,我怎麼不知道你剛回南城沒多久就多了個姓顧的未婚夫?嗯?"

江止墨可不是個會察言觀色當前環境的人,他有什麼便直說了,什麼都無所謂,什麼都不顧忌.

顧溫溫就糟糕了,聽到江止墨這麼一說,下意識地朝傅城看去,剛好和傅城投過來的深邃的眸光交織在一起,怔了一下,趕緊扭回頭阻止江止墨繼續說下去.

"就之前啊,之前的那個姓顧的未婚夫啊,不是以前跟你說過麼?"

顧溫溫面朝江止墨,對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再說下去就要露陷了!

江止墨一挑眉,看著她著急又羞憤的目光,一瞬間,好像就了然了很多東西,勾唇一笑,"哦,原來是那個啊!"

顧溫溫松了口氣,還好江止墨這家伙,一向是不笨.

但,在座的這幾個人,誰又笨呢?

顧溫溫不想再糾結這事,她皺了眉頭,小臉一板,雷厲風行了一次,"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葆貝和小顧救出來,傅城,你真的確定你能去麼?我不希望到時候原本是去救葆貝,反而變成了需要花精力去保護你."

她一認真起來,客廳里的氣氛也一下被她扭轉了過去.

慕念深想替傅城解釋一下,可傅城已經率先在他之前開口,"我不需要任何人保護."

蒼白的唇色,冷厲的神情,挺直的脊背,是他屬于一個男人的驕傲和自尊,顯然,他不想多解釋什麼.

顧溫溫皺了眉頭,有些無奈,對于傅城這樣的回答,她認為是在賭氣,"當初我責怪你讓葆貝被帶走,不是讓你平白去獻了自己的命,你去了,洛伯母也不會繞過我,傅城,理性一些."

上一次葆貝被劫的事情,江止墨非常清楚前因後果,可這一次,他只知道葆貝被再一次帶走,卻不知具體是怎麼被帶走,所以,他懶洋洋地坐著,卻是認真地聽著,沒有插嘴.

傅城的唇色更白了,神色冰冷到極寒,他緊抿著唇,卻不說話.

慕念深看不下去這氣氛的緊張程度了,立刻出聲替傅城解釋,"bxo內部還有很多需要密碼解鎖和指紋解鎖需要阿城破解,所以目前來說,他是最適合跟營救人員一起去的."

他的聲音有些著急,說的有些快,只是心里不想顧溫溫那樣看待傅城.

慕念深的話,就像是一股清泉,沖刷了顧溫溫心里對傅城的不滿和懷疑,反倒是讓她心里感到有些抱歉.

她看了一眼傅城明顯不想多解釋的冷冰冰的臉,那冷酷幽深的眸子是高傲的,是不屑于解釋這種事的.

轉頭看向慕念深,"慕大哥,你們應該安排好了足夠的人手吧?"

又要救葆貝和顧結者,又要照顧傅城,她真的很擔心,人沒救出來,倒是把多條人命打進去.

bxo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她很清楚.

"足夠."

顧溫溫聽到慕念深肯定的回答,點了點頭,忍不住又問,"既然都安排好了,為什麼不今天晚上就去?"

能早點救出葆貝,她的心就能早點放下,這幾天她做什麼事都有些不踏實.

慕念深朝傅城看了一眼,似乎有些猶豫,他是考慮到阿城昨天熬夜編程破解,想讓他今天好好休息一晚上,畢竟,他還有傷在身.

可明顯,阿城不願多說.

江止墨將幾人的視線盡收眼底,拍了拍想著葆貝有些心急的顧溫溫的肩膀,"溫溫,雇傭兵也要時間准備,現在飛到多倫多,時間也倉促,明早上上的航班准備好了,到時候我來接你,相信葆貝那小子很堅強,bxo那個地方,沒有足夠的准備,那就是自己找死."

他還是那懶洋洋的調調,眉眼含著肆意魅惑的笑意,足以蠱惑任何一個女人.

但江止墨也很郁悶,他能輕易勾引到其他女人,偏偏魅惑不到這個叫顧溫溫的女人,她的周圍好像是有銅牆鐵壁,自動屏蔽了他的魅力,這讓他很受挫啊!

看著她皺眉沉思完全不看自己一眼的模樣,江止墨幽藍色的眸子便幽怨了幾分.

"溫溫?"

顧溫溫點頭,對江止墨笑了下,她靜下心來思考了兩下,就想到了慕念深的考量是為什麼,她抬頭重新朝傅城看去.

剛好對上他越加薄冷的眼神,猶豫了一下,看著他強硬一如五年前,她的心卻是有些累了,"傅大哥,這一次的行程,你一切小心."

她放下了之前咄咄逼人的態度,而是平靜了下來,熟悉又生疏地叫著這個幾年前的稱呼.

那感覺,卻不再是五年前的感覺了,是客氣和疏離,即便含著關心.

顧溫溫知道,傅城不知道那孩子是他兒子,從關系上來說,他不用那麼拼命的,但是他受了傷依然決定闖入,那她便是要道一聲謝.

並從內心里祈禱,這一次,所有人,包括雇傭兵,都是安安全全的回來.

聽到這樣一聲稱呼,傅城的身體忽然就一僵,放在膝蓋上的手指不動聲色地微微收攏.

空氣里,靜默了幾秒.

直到別墅開門聲和高跟鞋進來的聲音,將這沉默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