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男人間的無形較量
環山別墅里是沒有傭人的,傅城這個大爺又怎麼會去開門,所以,勞心勞力的慕念深只好把剛才的問題憋了回去,去開門.

不知道來的人是誰,如果是林頃澄的話,她是知道密碼的,難道是溫溫?

"我說,你能不能把手從我肩膀上拿下來?"

站在環山別墅門口,顧溫溫好不容易騰出手按了門鈴後,就一直扭著想把江止墨的手臂從自己肩膀上拿下來,"這麼熱的天,我都出一身臭汗了,你不嫌臭麼?"

顧溫溫幾乎是咬著牙齒,將這話從牙齒縫里擠出來的,這家伙,到地方後,就把joe和司機趕走了,還一爪子攬在她肩膀上,死死的,摳都摳不下來.

這麼熱的天,她渾身都黏膩的難受!

"不啊,我的溫溫一直香香的."江止墨勾唇一笑,魅惑又懶洋洋的,還微微低了低頭,在顧溫溫的脖頸間仔細嗅了嗅,然後一本正經地回答.

那懶散又性感的樣子,好像是在聞香識人而不是聞臭汗一樣!

"我很熱啊,你手拿開!"

顧溫溫真的快熱死了,偏偏江止墨這家伙還要勾肩搭背的,搞得她快汗流浹背了!

慕念深剛打開門,就看到門外這樣的兩個人,在他眼里,顧溫溫正撒嬌地讓她靠著的男人別鬧,而混血長相精致俊美的男人一臉慵懶寵溺的笑意,手緊緊地攬著她.

額……這是什麼情況?這男人是誰?溫溫不是有未婚夫叫小顧麼?

"溫溫……"慕念深的眼神都怔住了,一時竟是沒讓他們兩進去,而是呆在門口.

坐在客廳里的傅城聽到慕念深遲疑的聲音,皺了眉,眼神迅速朝門口掃去,但慕念深的身體擋住了所有視線,並不能看到什麼.

"慕大哥,我是來找你們了解營救葆貝的計劃的,看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之前葆貝被劫走過一次,我與他們打過一次交道."

見門開了,顧溫溫也懶得和江止墨掙紮,就是有些尷尬.

慕念深這時才反應過來,點了點頭,側身讓他們兩個進去.

江止墨微微笑著和慕念深對上一眼,姓慕?看來不是姓傅的那個.

慕念深俊逸的臉上露出複雜的神情,一邊關門,一邊止不住奇怪地朝顧溫溫身邊的那個男人看去,總覺得,那男人,看著有些眼熟.

好像在哪里見過……

當江止墨和顧溫溫從門外進來後,傅城的目光一下就緊鎖在他們兩個人身上,視線銳利地掃向江止墨,臉色卻是蒼白了三分.

江止墨當然也一眼見到了雍容沉穩地坐在沙發上的傅城,他的笑容越發慵懶魅惑了,幽藍色的眸子微微眯起,目光毫不客氣,甚至放肆地打量著傅城.

兩個男人的目光,在空氣中閃電雷鳴般的對撞,空氣里似乎都有的焦灼的味道.

是試探,是打量,是比較,是男人間的較量.

誰也不會輕易服輸.

"哎呀,江止墨!你先放開我!"

被夾在兩人目光中間的顧溫溫感覺自己整個人好像被眼刀凌遲著一樣,使勁一掙紮,總算推開了江止墨,並整理了一下衣服,整個人都舒服自在了一些,臉還紅紅的,不知是因為窘迫,還是因為純粹熱的.

江止墨……

傅城和慕念深的眼中忽然都一閃.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江止墨."慕念深跟過來,桃花眼一勾,笑得邪氣,聽到顧溫溫叫了一聲江止墨的名字,忽然就想到為什麼會看他眼熟了.

這個男人,是近年來在好萊塢發展的非常紅火的華裔混血男星,國內外都享有知名度,長相俊美魅惑,十足的女性殺手,被連續三年譽為好萊塢最性感男星.

慕念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知道這事,反正,腦子里就自動冒出來這信息了!

"不好意思,我只認識溫溫,請問你們是?"

江止墨懶洋洋的依靠在顧溫溫身邊,有意無意地顯露著自己和她的親密,眼眸一轉,掃了一眼慕念深和傅城,語氣似乎是略帶歉意地說道.

"抱歉,念深,你能向我介紹一下江止墨是誰麼?我沒聽說過."

一刹那的靜默後,傅城犀利冷酷的目光直接看向江止墨,隨即,寡淡冷漠的聲音才是響起.

"咳咳,他是我請來的幫手,叫江止墨,職業是演員."顧溫溫干咳一下,氣氛實在是太奇怪了,總覺得怪異地她後背發涼,便回答了傅城的話.

慕念深點頭,攤了攤手,在另一邊沙發上坐下,"請坐."

顧溫溫和江止墨坐在一起,兩個人緊挨著,江止墨的手依舊是霸道又宣告主權一般攬著顧溫溫的肩膀,慵懶又寵溺的姿態.

"傅先生諸事繁忙,不關注娛樂圈也是應該的."江止墨輕笑了一下,眉眼流轉間,盡是挑釁.

"的確,我從不關注戲子."

傅城冷笑一聲,凌厲反擊.

戲子兩個字一出,空氣瞬間冰封,江止墨幽藍色的眸子里如同有暴風雨在凝結,冷厲程度不亞于傅城.

"溫溫,我們的計劃是明天晚上八點鍾,阿城和雇傭兵在多倫多機場附近集結,再前往bxo基地,我在外善後和安排意外事件."

慕念深覺得目前這氣氛很不對勁,立馬開口,試圖將氣氛扭轉過來.

顧溫溫是一個紐帶,所以,慕念深直接跟她說,比對那兩個男人說更有用.

"傅城怎麼也去?"

顧溫溫的注意力果然被慕念深吸引了過去,她一聽傅城也要去,心頭一緊,朝他看了一眼,偏偏剛好就看到了他皺著眉頭蒼白著臉的樣子,一下,就非常理智,"他不是受傷了麼?不太適合過去吧?"

那個bxo基地有多麼凶險,她曾領教過,去救葆貝前,她專攻學習了兩個星期的格斗術,還有專門兩個人保護,可還是受傷了,這麼想著,對葆貝更是牽腸掛肚的擔心.

"對啊,溫溫說的對,傅先生受傷了,就不要過去當累贅了吧?"

江止墨靠在顧溫溫身上,那一聲溫溫兩個字,說得柔情蜜意,最後累贅兩個字,卻是帶著冷笑,加重了地說.

連顧溫溫都看得出來,江止墨和傅城之間互相的敵意.

"溫溫,你不是說姓顧的是你未婚夫麼?"

冷不丁的,傅城忽然冒出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