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是不是意外地上了……
顧溫溫想了想,皺了皺眉,讓他送自己過去,估計一會兒到了那里該賴著不走了,然後又是一堆麻煩,"不用了,我自己坐車過去,就把我放在前面那個路口就行了,那里坐車方便."

江止墨卻不高興了,"嗯?"他眯了眯眼,盯著顧溫溫的眼神充滿了危險.

"干嘛這盯著我,你回來是宣傳電影的吧,一定很忙,對吧joe?"顧溫溫轉過臉不堪江止墨的臉,還身體朝前傾了一些,對江止墨的經紀人joe說道.

joe笑笑,精明的臉上是了然的神情,"溫溫,止墨要做的事情,我可阻止不了."

包括這次提前回國,他明明在美國還有代言和采訪沒做,就這麼急吼吼地回國了,他心里還一包火氣呢!

顧溫溫閉了嘴,感受著旁邊那道炙熱的目光,靠在後面.

時間一秒,兩秒,三秒……

半分鍾過去,那目光依舊炙熱地盯著自己,顧溫溫總算是熬不住了,感覺再這樣被江止墨這家伙盯下去,自己就要燒起來了,"那麻煩司機了,環山別墅區我下車."

她的聲音有些無奈,每次都拗不過江止墨,他還非要用那雙漂亮性感的幽藍色的眼睛盯著自己看.

"乖~~"

江止墨這才繞過顧溫溫,朝她擠了一些,伸手攬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揉了揉被他嫌棄油膩膩的頭發,面含笑意,那種懶洋洋的又魅惑性感的笑意,好像什麼都無所謂,可偏偏什麼都會被他吸引住的笑容.

顧溫溫很不習慣這樣親密的距離,所以就挪啊挪的,快挪到車門口了.

"再過去,車門就要被你擠到了."江止墨忍不住想笑,手一伸,一攬,就將顧溫溫給拽了回來,低頭看著四顧左右的她,"你說,你擠我不好麼,非要擠車門?"

"==!"

顧溫溫無言,決定閉目養神,什麼都不說了,等著司機將他們送到環山別墅.

"阿城,你決定要這樣做麼?"

慕念深和傅城正在客廳的沙發上,茶幾上放著電腦,電腦是經過特別改裝的,3d影像投射在空中,將破解掉的bxo的內部結構,還有各個地方的密碼和監控都顯示了出來.

"嗯."傅城沉眸,俊美冷酷的臉上,是毅然決然,聲音低磁沉穩.

慕念深收起往常的那種玩味的樣子,臉上滿是擔憂的神情.

傅城的槍傷還未痊愈,他並不贊成他過去,但是的確,在bxo內部的結構里,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電腦破解各個細節,遠程破解不了.

"雇傭兵已經聘請好了,明天晚上八點鍾,在加拿大多倫多集合,具體坐標,到時候再定."

這兩天,在傅城忙著破解系統的時候,他就是在忙著聘請優秀的雇傭兵,要闖入那個地方,可不是簡單的,還要專門有人保護傅城.

"嗯."

一切都計劃好了,就等晚上坐飛機飛多倫多,傅城靠著沙發,點了點頭,空氣里的氣氛依然那麼凝重,他卻有些心不在焉,視線時不時地往門口方向看.

她醒來後應該會很著急葆貝的事情,不過,怎麼到現在沒來?

傅城收回目光,忽然開口,"那天,到底怎麼回事?"他低沉的聲音,聽語氣有些猶豫.

還在研究破解後的bxo內部結構的慕念深一聽,愣了一下,"什麼那天?"

傅城掃了他一眼,見他的表情好像真的不明白,才是抿了抿唇,沉默了兩秒後才開口,"我喝醉那天,我為什麼去找顧溫溫."

"嘿,你還想著這事呢?原因很簡單啊,因為你喝醉了啊,你喝醉了後做的事情,還有什麼理智可言麼?溫溫好像說那是她買的,難不成她還帶你去逛街了?"

慕念深想起那天的傅城,忍不住就是笑,那桃花眼眯著,笑的賤兮兮的,話都忍不住多了起來,說著說著,忽然想到顧溫溫的話,一下挑了眉看向傅城.

傅城的臉色一下就冷沉了下來,還有點兒黑.

她不是給他買,是把他認錯成了那個姓顧的,才會拉著他去逛街,才買了那樣一套衣服,他只是不理解,自己為什麼回家後會換上了那套衣服,喝了酒還跑去找她.

酒這種東西,他基本不沾,因為每次沾了,就沒有了理智.

慕念深笑著看傅城,見他臉色不太好,也沒收起笑容,反而想到了一些事,想到了葆貝那個可愛的孩子.

他們已經用最短的時間去破除bxo防禦系統,也是用最短的時間召集人手,制定計劃去多倫多,只希望,從葆貝被劫走到現在的幾天里,葆貝沒有受到傷害.

否則……

慕念深的笑容猛地收縮了一下,收斂了起來,葆貝那個孩子那麼可愛,他又將溫溫當做自己的妹妹一般,那孩子他也是有份去疼愛的,只是……

"阿城,你真的確定葆貝不是你的種麼?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和溫溫是不是……"

慕念深只知道顧溫溫破壞了傅城和林頃澄的訂婚宴,至于怎麼破壞的,消息被封鎖了,除了他們兩個當事人外,無人知道,可現在有個葆貝,他就很懷疑,他們兩個當年是不是意外地上了床,才導致訂婚宴臨時緊急取消.

而也因為此,林頃澄才二話不說傷心地前往巴黎,進了巴黎皇家芭蕾舞團進修.

時間真的是剛剛好五年過去,葆貝也五歲了,不管溫溫怎麼否認,反正,那孩子出生時間和那時候基本吻合,他不覺得喜歡了傅城那麼多年的溫溫會在那個時間里還和別的男人發生關系.

傅城沉默著,沒有回答,只是眼眸深邃,緊抿著的薄唇,像是刀鋒一樣,令人緊張.

"阿城?怎麼不說話,你我都是兄弟這麼多年了,我老實跟你說,不管怎麼樣,我都懷疑葆貝那孩子是你的."

慕念深忍受不了這樣的沉默,再次開口.

"夏瑾不是做過親子鑒定了麼?"傅城開口了,聲音低沉動聽,像是最優美的旋律,帶著一種縹緲.

慕念深笑了一下,"小瑾是溫溫什麼人?要是她不想讓你知道那孩子是你的,完全可以做一份假的親子鑒定!"

傅城緊抿著唇,靠著沙發,雙腿交疊,神情雍容沉穩.

慕念深還想追問,門鈴卻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