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這是我老相好
一看這架勢,就知道這一群都是江止墨那家伙的迷妹們,那家伙就不能安安靜靜地回國來麼,非要搞出這麼大陣仗來!

顧溫溫看著幾乎被堵住的門口,頭疼地往里擠,"不好意思,讓一讓,讓一讓."感覺自己要被夾成肉餅了.

江止墨懶洋洋地出現,當他的臉一轉向包圍著接機口那邊的人群時,一聲高過一聲的尖叫便不曾停下來.

他對著他的墨汁們拋了個媚眼,人群里的尖叫聲里就有無數聲都破音了,快要昏厥過去.

江止墨幽藍色的眸子卻是迅速掃過人群,仔細地尋找著那個熟悉的人影,一直面含魅惑又俊美的笑容.

雖然墨汁們很瘋狂,但是,卻是很有素質的,也是很有秩序,見江止墨從里面往外走,不由自主地讓開了一條道,用敬仰又愛慕的目光注視著他離開.

顧溫溫剛剛還在人群里掙紮著,想要朝前面的江止墨招手,下一秒,便感覺周圍的人群都紛紛朝兩旁散開了去,總算是呼出一口氣來.

忙著整理一下衣服,感覺周圍好像一下子寂靜了下來,之前那些墨汁們的吶喊聲都消失了,她才是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疑惑地抬頭.

"好久不見,溫溫."

江止墨笑眯眯地站在顧溫溫面前,那鳳眸笑得彎彎的,漂亮的有藍色的眸子都看不到了,他的薄唇勾著魅惑的弧度,一顰一笑就像是最撩人的狐狸精一樣在勾引著人一樣.

"江止墨……"

顧溫溫怔了一下,每次看到面前這張臉,都要出神一下,她發誓,那純粹是對美的追求的原因.

回過神來時,江止墨的大手一拉,將顧溫溫抱進了自己懷里,腦袋還擱在她的頭頂上方蹭了兩下.

瞬間,顧溫溫就感覺到周圍看向自己的目光陰測測的,要是視線能夠殺人的話,感覺自己此時已經被殺了好幾百回了.

"江止墨……"顧溫溫趕緊掙紮.

江止墨卻忽然開口,磁性又魅惑的嗓音里,卻滿是嫌棄,"溫溫,你頭發幾天沒洗了,油膩膩的."

"……油麼?我就昨天沒洗好不好!"顧溫溫一下掙紮開來,摸了摸自己的頭發,哪里油,翻了個白眼,清麗的小臉上表情豐富,"還不是因為我在這里是擠進來的,出了一身的汗!"

江止墨就笑,伸出手,仗著自己身高優勢,把顧溫溫今天披散下來的頭發揉的凌亂,等她一臉不滿的要抗議了,才是罷手,然後,在顧溫溫開口前,手一搭她的肩膀,硬是攬著她就往外走.

"止墨大大好帥!"

"止墨大大好像有女朋友了,但是我還是愛你!"

"止墨大大,我們永遠支持你!"

顧溫溫還沒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江止墨往外帶了,一下到了幾場門口了.

今天華裔巨星江止墨回南城的消息,可謂是各大媒體都知道的,只不過,他們知道的時間比較晚,等江止墨攬著顧溫溫從里邊笑著出來時,媒體們才是匆匆趕到.

于是,顧溫溫還被江止墨夾著呢,就感覺一陣閃光燈不斷.

她想抬起頭來看看怎麼回事,卻被江止墨一把把腦袋壓了下去,一路帶著出了人群,周圍紛紛擾擾的,好多采訪江止墨的聲音.


"請問江先生,您這次回南城是來宣傳您最新的電影麼?"

"江先生,我們雜志能不能預約您的采訪?"

"江先生,您這次會在南城呆多久?"

江止墨一個都沒搭理,護著顧溫溫朝外走,但面上卻是帶著微笑,時不時還對漂亮的女記者拋個媚眼.

"請問江先生,這是您新交的女朋友麼?"

江止墨快帶著顧溫溫上外面停好的保姆車的時候,就聽到記者群里出了這麼一道聲音.

結果,江止墨的腳步就頓住了,隨著他停下腳步,周圍的人群也忽然消了聲,大家幾乎就是屏氣凝神地等著他的回答.

近年來崛起最快的在好萊塢發展的混血華裔巨星江止墨啊!聽說他換女朋友的速度比四川變臉還快,這次一回來就護著個妹子唉!

"不是啊!"

江止墨笑眯眯地說了一句,顧溫溫想抬頭,卻又被他壓下了腦袋,只聽得他好聽的聲音懶洋洋地回答,"這是我老相好."

說完,眾人靜默了幾秒後,一陣嘩然,更多的問題接踵而來,可下一秒江止墨就推著顧溫溫進了車子里,然後自己跟著上去,而他的經紀人則是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在機場保安的協助下,順利離開.

"江止墨!你干嘛說我是你老相好的!"

顧溫溫一直被壓著腦袋,脖子都酸了,終于解放的一刻,抬起頭來一邊揉著脖子,一邊皺眉反擊.

"難道不是麼?"江止墨一下一張臉湊到顧溫溫面前,近在咫尺,差一點就要親上了,他眨巴兩下眼睛,幽藍色的眸子清澈地能將人吸進去.

顧溫溫嘴角顫抖兩下,扭過頭,一巴掌拍在他臉上,把他推開.

"溫溫,我可真傷心,我回來你難道不高興麼?說,有沒有想我?嗯?"江止墨靠著,笑得好看,磁性的嗓音懶洋洋的,還故意帶著挑逗意味.

"……"顧溫溫忍不住又翻了個白眼,真恨不得把的臉按在馬桶里,"我現在有事,我也接到你了,一會兒把我在前面那個路口放下."

"好巧,剛好我沒事,你要去哪兒,我送你啊,溫溫老相好~"

顧溫溫咬著唇,忽然有點後悔,自己干嘛要去找江止墨這家伙幫忙呢?結果好不容易跑回來,還被他立馬捉到了.

"別鬧,是葆貝的事情,傅城破解bxo防禦系統了,正在部署營救葆貝的計劃,我要過去看看,了解整個計劃."

顧溫溫正了正臉色,皺著眉頭說道,葆貝幾天不在她身邊,她既擔心他,更想他.

"傅城?"

江止墨聽到這個名字,眉毛忽然高高挑起,性感魅惑的臉上有種難言的神色一閃而逝,隨即,聲音都是低沉暗啞了幾分,"你要去哪里,我送你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