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我說過的一定會做到
病房里,林頃澄正陪著洛芳芳坐在沙發上,兩個人的神情都有些緊張和擔憂,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等著傅城回來.

當門被推開時,兩人的視線便齊刷刷地朝門口看去.

"阿城,你可算回來了!你到哪里去了!"洛芳芳一直吊著的心一下放了下來,站起來語氣十分擔心,隨即,她的視線便看到了跟在傅城後面的顧溫溫.

說不清楚心里是什麼滋味,洛芳芳心里頗有些期待地朝顧溫溫身後看去,沒看到葆貝那小小的身影,頓時,心里有些失落,然後才是開口詢問,"你們兩個怎麼會在一起?"

顧溫溫不說話,只抿緊了唇,目光看向了林頃澄,兩人的視線有一瞬間交彙在一起,是電閃雷鳴的感覺.

林頃澄輕描淡寫地移開視線,舒心地笑了下,好像松了口氣,"伯母,我就說阿城不會有事的,有溫溫陪在他身邊,他更不會有事的."

顧溫溫朝前走了一步,一如五年前的沖動,有什麼話馬上就要破口而出.

"我的電腦怎麼回事?"

傅城拉住了顧溫溫,看向洛芳芳和林頃澄的神色冷酷,但聲音聽起來還算柔和.

洛芳芳一愣,沒想到傅城一回來就會問這件事.

而傅城的視線,朝床頭櫃掃去,在那兒擺著很多用過的紙巾,還有空了的杯子,他眉頭一皺,心里已經了然電腦是如何進的水了.

"阿城,這事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不小心撞到了伯母,她就不會撞倒水杯了……"

"是我不小心撞倒的,不怪頃澄."洛芳芳拍了拍林頃澄的手,倒是爽快地承認了是自己的問題,隨即,便問道,"怎麼了,電腦里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麼?"

"一些很重要的編碼."

傅城沉了聲音開口,語氣冷冽,"以後不要隨便碰我電腦."

他的視線似有若無地掃向林頃澄,隨即看向洛芳芳,有些無奈,卻也有些冷酷.

"阿城,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和伯母只是做了你愛吃的草莓餅干,帶過來給你吃的."林頃澄臉上滿是愧疚的神情,漂亮的臉低了下來,咬著唇,看起來楚楚可憐.

"沒事,下次記得就好了."

空氣里緊張凝滯的氣氛,因為傅城的這句話,而松了很多,可顧溫溫心里卻不是滋味.

"溫溫,你也是來看望阿城的麼?"林頃澄得到了傅城的原諒後,臉上才是勉強重新換上了微笑,端莊恬靜,還有些失落的勉強.

顧溫溫沒說話,她怕自己一開口,就忍不住發火,即便,失手將水杯打翻也不能責怪她們,"我去喬醫生那里."她對傅城低聲說了一句,轉身便離開了病房.

她離開後,病房里邊又沉默了半響,洛芳芳見傅城神色凝重肅然,或許是猜測到了電腦里有重要的東西,一時氣勢也有些弱了.

"晚上我有事,你們回去休息,不用留下."傅城的聲色冷酷還有些肅然,態度難得地對林頃澄強硬.

林頃澄一聽,想到剛才顧溫溫臨走前低頭在傅城身邊說話了,眼神一閃,可神情卻越發的善解人意和端莊,"嗯,你不要太勞累,有什麼事就給我和伯母打電話."

傅城點頭.

洛芳芳心知今天自己是做了錯事,把傅城電腦弄壞了,所以便沒有強勢地要求留下照看,點頭囑咐了一些,拉著林頃澄出了病房.

"頃澄,今天伯母是不是太不小心了?"到了電梯里,洛芳芳想起剛才傅城的神情,女強人的外表一下卸了下來,歎了口氣.

"伯母,都是我的錯,您不要太在意阿城剛才的樣子了."林頃澄寬撫著洛芳芳,話語卻一轉,語氣里好像有些開心,"好像最近溫溫和阿城的關系緩和了很多,他們從小一起長大,看著他們的關系破冰了,我也替他們高興."

洛芳芳一笑,有些感動林頃澄的懂事,"你呀你,就是太善良了,唉,溫溫也是我看到大的,但是那孩子不適合阿城,還是你適合,走吧,陪伯母去看場電影再回去."

"好."

林頃澄笑著點頭,可眼底卻是有些深幽,垂下的手,指甲狠狠扣著掌心.

"怎麼樣,他電腦還能開麼?"顧溫溫跑到喬寒生辦公室,緊張地問道.

喬寒生此時已經用吹風機把電腦吹干了,按了開機鍵,電腦卻毫無反應,他攤了攤雙手,"看來,八成是短路了,我看了下接口處都有很多水,除非傅城把數據放進磁盤里,否則……"

他的話沒有說下去,可顧溫溫卻是懂了.

她咬著唇,站在一邊一言不發,此時此刻,多麼希望自己是精通電腦,這樣也不必懇求別人來幫忙了.

"我說過今晚上會破解,今晚上就一定會破解."

傅城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他的聲音冷冰冰的,卻非常肯定,顧溫溫扭頭看他,他的眉眼都是染著認真.

心頭忽然就一怔,顧溫溫扭頭看他.

傅城又重複了一次,低沉的聲音柔了很多,有著安撫人心的力量,"你放心,我說過的一定會做到."

看著他因為受傷而蒼白的臉色,顧溫溫心里忽然就軟了一下,可想到葆貝還被關著,她就強迫自己壓下對傅城的心軟,點了點頭,"最好是這樣."

慕念深被緊急叫到了醫院,帶著一台電腦,而顧溫溫則是在傅城的病房里等著.

半夜的時候,顧溫溫不知什麼時候,便靠著沙發睡了過去,睡得沉沉的,傅城敲完最後一個代碼抬頭扭動脖子時,才看到靠著沙發睡著的她.

病房里的燈開得這麼亮她都能睡著,看來是真的累了.

傅城看了眼時間,凌晨兩點半,他捏了捏鼻梁,緩了會兒,取了一條毯子蓋在顧溫溫身上,他的手剛要離開毯子,顧溫溫便動了一下,嘴里呢喃囈語著,"葆貝,媽咪會來救你的,別怕……"

他低著頭,注視著她睡夢中都有些不安穩的臉,伸出手,可即將觸摸上她的臉的時候,卻收攏了手指縮了回去,並起身逃也似地去了衛生間,用水撲在臉上,沖洗了幾下後,才是冷靜下來,抿著唇給慕念深打電話通知.

第二天,南城南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