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偏偏這種時候……
她垂了眼眸,手指輕輕劃過筆記本電腦的屏幕蓋,隨即,眼一凜,拇指一扣,忽然就將電腦蓋打開.

床頭櫃上,還有一杯傅城喝了一半的涼水.

她的視線在那杯涼水上兜兜轉轉,指尖一點點劃過電腦屏幕,低著頭,額前的劉海落了下來,擋住了她的眼神,她伸手忽然將水倒滿.

傅城在忙著操心的,是關于如何營救那個孩子的吧?

"你自己來看,這間病房的病人去了哪里?!"

這時,病房外邊洛芳芳氣呼呼的聲音傳了過來,聽起來已經很逼近病房了.

林頃澄收攏了手指,卻沒將電腦蓋蓋上,轉過身看向門口,"伯母,怎麼樣,阿城在哪里?找到阿城了麼?"

她神色擔心,秀眉皺到了一起.

"洛女士,您等一下,我這就找醫生問一問."護士長過來看到傅城不在,連忙對洛芳芳道歉,聲音里也有些著急,這床的病人挺重要的,怎麼會忽然不見了呢?!

"快點,阿城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會告你們的."洛芳芳心里擔心著受傷的傅城,臉色不免凶狠了一些.

護士長點點頭,匆匆離開去找喬寒生去了.

"伯母,你別急,阿城肯定不會亂走的,說不定只是下去兜風了."林頃澄拉著洛芳芳的手,安撫著她.

洛芳芳著急地口干舌燥,見床頭櫃上有水,就想伸手去拿,結果,林頃澄剛好轉身輕輕撞了她一下,她的手一碰,水杯一下往電腦上倒,滿杯子的水一下都灑在了電腦鍵盤上.

"伯母,你沒事吧!"

林頃澄撞到她後,連忙扶住了她,然後似乎這才注意到傅城的電腦的狀況,一下臉色也一白,心里很是擔心,"伯母,阿城的電腦……"

洛芳芳也怔住了,看著傅城的電腦被那一大杯水澆得濕透了,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自己兒子的性格,她是很清楚的.

"伯母,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不小心撞到了你,現在也不會……"林頃澄非常自責,端莊溫婉的臉上都是愧疚,一邊趕緊抽紙去擦鍵盤上和屏幕上濺到的水.

"沒事,頃澄,這事不怪你,是我沒拿穩杯子,現在就祈禱阿城的電腦里面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吧."洛芳芳回過神來後,皺著眉頭,也趕緊拿紙巾擦拭電腦.

林頃澄的手指悄悄地將擦拭下來的水,往電腦兩旁的接口劃拉過去,臉上卻不動聲色.

護士長很快過來,她跑的急急忙忙的,過來時,喬寒生也來了,畢竟,他知道洛伯母這個女強人,護士長可不好對付.

喬寒生斯斯文文地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假扮斯文儒雅,穿著白大褂,遮去了紋身,加上長相周正英俊,還真的抵掉了那光頭的痞氣.

"洛女士,我們主任過來了."

喬寒生和護士長一進傅城的病房,就看到林頃澄和洛芳芳正圍在床頭櫃前擦拭電腦,頓時,喬寒生的臉色一變.

"電腦怎麼了?"喬寒生皺了眉頭,臉色瞬間有些黑,朝著床頭櫃走了過去.

林頃澄聽到後面聲音,回過頭來,神色有些複雜和猶豫.

倒是洛芳芳,爽快地承認了,"我想喝水時,不小心碰到了水杯,喬醫生,我兒子去哪里了?"

洛芳芳並不認識喬寒生,也並不知道他和傅城的關系,更不知道這電腦里面有傅城熬夜做的編程,所以,語氣才是說的云淡風輕,畢竟,在外人面前,她也不想露了怯.

喬寒生一陣心痛,一個箭步上前,按了開機鍵.

結果,電腦毫無反應,根本開不出來.

洛芳芳覺得喬寒生有點奇怪,"喬醫生,你這是做什麼?請問傅城去了哪里?"

"他一會兒就回來,洛女士,您覺得傅城要做的事,我們誰能攔得住?"喬寒生沒好氣地說道,語氣已經有些不太好了.

傅城的身體受了傷,本來就不太好,估計花了好久的時間去破解bxo的系統,現在,水一潑,估計成果都要沒了,現在就希望他有備份.

洛芳芳被喬寒生一句話堵住了,眨巴兩下眼睛,妝容精致的臉上神情僵了一下,隨即皺了眉頭,卻也沒再多說什麼.

林頃澄拉著洛芳芳,"伯母,那我們坐一會兒等著吧."

洛芳芳點了點頭,神色難看.

喬寒生拿起電腦,准備回去看看浸水情況,卻被林頃澄叫住,"喬醫生,這電腦是阿城……"

他回頭掃了眼林頃澄,看著那張清麗端莊的臉,皺了皺眉頭,"我去修修看."隨即才不管她們兩人什麼反應,拿了走了.

"傅城,快到醫院了,我把車停好,再送你上去就走."顧溫溫將車子開入醫院的地下車庫,一邊對傅城說道,停車的時候,才發覺傅城好像沒搭理她,她一邊解安全帶,一邊扭頭催他下車,"到了,下車吧……"

話說到一半,就愣住了,他什麼時候睡著的?

"傅城?傅城?"

顧溫溫搖了搖傅城的身體,心里忽然就緊張起來,他不會真的那麼點酒精就醉了吧?

晃了他好一會兒,顧溫溫心里的不太好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皺了眉頭,也不晃他了,拿出手機給夏瑾打電話.

結果,夏瑾剛跟一個小手術,手機就放在辦公桌上,顧溫溫打了好一會兒沒打通,不死心地繼續打.

死丫頭,快接電話啊!

喬寒生過來夏瑾辦公室問她找工具,剛好看到她手機響了,見是顧溫溫打來的,沒多想,立刻接了起來,"喂,顧溫溫?阿城是不是回來了?"

"嗯,我們就在地下停車場,你過來……哎呀!"

"喂?喂?搞什麼啊!"

喬寒生聽了兩下,電話就中斷了,回撥過去沒有人接,他的濃眉挑的高高的,這兩家伙,不會出什麼事吧?

"看來還得老子出馬,停車場,等著,爺馬上過來!"喬寒生碎碎念了一句,白大褂瀟灑地一轉,出了辦公室.

"唔!"

顧溫溫臉色黑成一團,就差指天罵地爆粗了!

尼瑪!這麼點酒精就會醉麼?!還偏偏這種時候才發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