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把你綁起來啊!
"小顧,真的不要緊麼?要不還是讓溫溫立馬送你去醫院?"沈瑤心里還有些過意不去,她知道過敏的人嚴重的話,真的是一點點都不能沾染的.

"不要緊,阿姨,我沒事,一會兒多喝點水就好了,只是料酒而已,酒精含量不高."

傅城說完,低頭喝了兩口椰奶,以示自己真的沒事.

顧溫溫可沒心情再吃飯了,她放下了筷子,然後轉身去廚房,倒了一大杯子的涼水,拿過來遞給傅城,神色很緊張,"喝水."

傅城深邃的鳳眸掃了她一眼,眸子一暗.

她真的那麼怕他喝醉麼?

傅城伸手接過那一大杯子的水,在三人注目下,一口氣喝了下去,喝完後,眉頭微皺了一下,緊抿著唇沒說話.

顧溫溫看到他這個樣子,心里咯噔一下,轉頭對顧光耀和沈瑤說道,"爸,媽,我先帶他上去休息一下,我們一會兒再走."

萬一他現在就要發作,把他關在房間里還好些,要是出去,指不定會發生什麼,她開車也不好開,要是等了會兒他沒發作,那就可以立即將他送回環山別墅!

"好,好好!你的房間媽早就幫你整理好啦,你帶著小顧上去休息吧!"沈瑤連忙點頭.

"溫溫,我看你今天就和小顧住這兒算了,萬一他有事,爸媽幫著你照顧小顧也方便些."

顧光耀緊跟著說了一句.

顧溫溫聽了,差點腳一軟,隨即下意識地朝傅城看了一眼,見他剛好也是皺著眉頭回頭看她,她心里一愣.

他不會是以為是她和爸媽說好的,然後讓他和自己共處一室吧?

顧溫溫想到此,臉色冷了下來,立刻轉頭對老爸老媽解釋,"不了,我們休息會兒就走,晚上小顧還要去加班,最近他公司挺忙的."

傅城還要回醫院換藥,今晚她無論如何也是要走的.

顧光耀見自家閨女臉上表情很堅持,便沒有堅持,揮揮手,示意趕緊帶著小顧上樓休息去,"要是小顧一有什麼不對勁,趕緊叫我和你媽!"

"嗯."

顧溫溫點頭,然後催著傅城上了樓,兩個人一前一後,走的有些快.

沈瑤看著他們兩上樓的背影,心里邊總覺得怪怪的,她轉身在飯桌前重新坐下,"光耀,你說,今天是不是小顧和溫溫看起來怪怪的呀?"

瞧著他們兩個上樓一前一後的樣子,都不像是感情甜蜜的男女朋友,怎麼看著這麼生疏?

"哎呀,現在小情侶之間的事,我們這種老人家怎麼會懂!你也真是的,平時從來不做醉雞什麼的,怎麼今天就做了?!"

"我哪知道嘛,我還想在未來女婿面前露一手!"

"你呀你……"

到了樓上,顧溫溫打開熟悉的房間,看到里面熟悉的布置,新換上的乾淨的被單被套還有一股淡淡的香氣,她的書桌看起來一塵不染,好像有人一直打掃過一樣.

顧溫溫的眼睛微微濕潤了一下.

傅城站在門口,看著這房間,回憶也有些悵惘,多年前,他曾在這里替她補習功課.

見顧溫溫頓在原地沒有進去,傅城看了她一眼,"你不打算進去?"

他低沉冷淡的聲音,順利地將顧溫溫從回憶里拔了出來,顧溫溫吸了吸鼻子,將內心對老爸老媽的過意不去隱忍下去,趕緊帶著傅城進去.

"我告訴你啊,你可別亂來,你的酒量有多差你自己是知道的!"

顧溫溫拉著傅城將他推進了房間,然後皺著眉頭鎖上了門,讓他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然後她蹲下身在書桌的第三個抽屜里找到上學時兩根跳繩用的繩子.

"你要干什麼?"

"把你綁起來啊!"

顧溫溫解開繩子,小臉嚴肅的不得了,微微彎下腰,准備要將繩子從傅城身後繞過去,卻被傅城伸手攔住,他的視線迅速地從面前閃過,眼神一暗,然後稍微側了頭.

"就這麼點酒精,我不會醉的,不過是料酒而已."

"等到你醉了,那就一切來不及了,我不會碰到你傷口的,放心,要是半小時後你沒事,我就帶你回醫院."

顧溫溫似乎還沒發現傅城側過了頭,沒發現自己一彎腰,襯衫領口就往下掉了些,以傅城的視線,一眼就能看到她穿著白色蕾絲邊的文胸,托著豐滿的胸-部.

"一定要這樣麼?"傅城緊蹙著眉頭,神色冷幽.

"必須要這樣."

"……"

顧溫溫不想得到他的應允了,直接環著他,將他綁住,固定在了椅子上,雙手也綁住,做完這一切,她才是松了口氣,往床上一坐.

"……"

傅城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像大閘蟹一樣地被綁著,青筋直跳,"你就這樣對待你的救命恩人?"

"你剛才不也沒掙紮嘛!你也知道你喝醉了以後什麼樣子,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吧."天氣有些熱,顧溫溫扇了扇風,看著傅城被自己五花大綁在椅子上,心情沒來由的好.

傅城無語,冷冰冰的臉色就這麼板著.

兩個人相對無言地在房間里靜悄悄地度過了半小時,傅城一直臉色沉黑地沉默著,顧溫溫松了口氣,都半小時了,都沒什麼問題,那應該不會有事了.

"我送你回醫院."

顧溫溫過來給傅城解綁,也不知是不是綁的太緊了,她解了好一會兒都解不開.

她的肩膀幾乎要抵在傅城的臉上,傅城能清晰地聞到顧溫溫身上淡淡的幽香,一如從前,視線只要稍稍往下移一些,就是滿眼豔色.

但他克制住了,只是眸色深邃了一些,但他保不准自己能忍到什麼時候,"好了麼?"

"快了,你等一下."

顧溫溫正奮力與繩子斗爭,壓根沒注意到傅城說話間的語氣,低沉暗啞.

等她把繩子解開,直起腰來,松了口氣,擦了擦額頭的汗,傅城站起來,兩人之間的距離,近的要命,顧溫溫往後一退,卻抵在了書桌上.

傅城低頭凝視著她.

兩個人之間的溫度,忽然開始上升,顧溫溫皺了眉頭,雙手推住傅城的肩膀,不讓他靠近,抬眼警惕地看著他,"你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