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你知道那是醉雞麼你就吃!
"爸!傅……小顧不能喝酒!"

顧溫溫趕緊端著湯放到桌上,然後伸手攔住了顧光耀給傅城倒酒的動作.

天!要是傅城喝酒,那一切都要完!穿幫了不說,到時候爸還會因為她騙他的事和她鬧情緒,那就尷尬了,不好解釋了!

更何況,傅城這貨要是單純酒量差也就算了,他還有那麼個要命的怪癖!

顧溫溫簡直不敢想象傅城喝醉了酒後抱著她爸狂親的樣子!

"對,叔叔,我不能喝酒."傅城見顧溫溫的反應這麼大,嘴角不自覺的顫了一下,深深地朝她看了一眼,然後對顧光耀解釋.

顧光耀皺著眉頭,一臉可惜,"可惜了,這可真是好酒啊,這上邊英文雖然你叔我看不懂,但一聞味道,我就知道是好酒,看你這大小伙的人高馬大,怎麼不能喝酒呢?"

他一臉可惜,本來還打算和未來女婿喝喝小酒,但現在看來,難道是不可能了麼?

顧溫溫的眼神閃爍了一下,立馬替傅城解釋,"爸,他酒精過敏的,喝了酒會出人命的,不能讓他沾一滴酒的!"

一句話,徹底斬斷了顧光耀還想勸著讓傅城小酌一杯的話,一聽這過敏的要出人命,他就不再堅持了,"那還是不要喝酒的好."

"沒事,我以茶代酒陪叔叔喝."傅城唇角勾著,語氣低柔.

見老爸不再准備給傅城倒酒,顧溫溫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氣,然後看了一眼傅城,見他神態自然,裝的真的很逼真,也是放下了心.

"我去幫阿姨端菜."傅城轉頭似是不經意間掃了一眼顧溫溫,然後站了起來,修長高大的身影一站起來,對于顧溫溫來說,就有一種壓迫感,她不自覺後退了一步,讓開了一些,讓傅城走過去.

顧光耀見傅城進了廚房,臉上都是滿意的笑容,當兵時候的那種嚴肅早沒了,見顧溫溫還傻站在一邊,忙數落了一句,"你看看人家小顧多懂事,還幫你媽去廚房忙活!我看他人是真不錯,不像是那個傅城,高高在上的,十指不沾陽春水!"

也不知怎麼的,顧光耀就想起傅城來,想起曾經顧溫溫是多麼死皮賴臉地追傅城,心痛了一下,想起他就不高興.

顧溫溫心里咯噔一下,更是提醒自己,今天可不能讓老爸知道今天來吃飯的人不是小顧而是傅城!

"來了來了,最後一道菜了."

沈瑤解了圍裙,從廚房里出來,傅城則是端著菜跟在後面出來.

"真是可惜了,葆貝不在,幾天沒見著葆貝,我心里就想念這孩子,溫溫,葆貝秋游回來了,你可得帶著他過來,你工作忙的話,我和你爸帶葆貝都沒事的."沈瑤招呼著傅城坐下,然後不無可惜地說道.

顧溫溫低著頭,一提到葆貝,心情就低落了幾分.

"一定會的."傅城掃了眼顧溫溫,替她答應了這事,語氣很肯定.

"小顧,你多吃點,嘗嘗我的手藝,對了,你爸媽是做什麼工作的呢?"沈瑤笑呵呵的,像是聊家常一般.

顧光耀瞪了她一眼,"你這是調查戶口呢!"

沈瑤笑著,溫婉和善的臉上露出些許不好意思來.

"我父親在我小時候就意外過世了,母親不在這里工作."傅城和顧溫溫對視了一眼,然後轉過視線,富有磁性的聲音緩緩說道.

沈瑤一聽,這是提起人家傷心事了,更加不好意思了,"對不起啊,小顧,阿姨提起你傷心事了."

"沒事."

傅城的薄唇輕挽著,並不在意.

沈瑤心里還是過意不去,就猛地給傅城夾菜,幾乎把桌上的菜都夾了一遍,傅城的碗里的菜高高地堆了起來.

顧溫溫看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碗,再看了一眼爸媽那吝嗇地都不看自己一眼的眼神,心情非常的複雜.

她才是親生的好不好!

傅城的飯量是不大的,但卻是慢條斯理地將沈瑤給他夾的菜全部吃完了,吃到最後一道雞的時候,眉頭皺了一下,猶豫了一下,依舊吃了下去.

這頓飯的焦點,就是傅城.

顧溫溫索性自顧自吃飯,一道一道品嘗過去,好幾年沒有吃過老媽做的菜了,每一道菜都是懷念的味道,她的筷子最後落在中間那盤雞上.

她本身是不喜歡吃雞的,可是老媽做的雞還是很好吃的.

顧溫溫夾起一塊,剛一咬下去,感覺嘴里的味道怪怪的,一邊喝椰奶,一邊問"媽,這是什麼雞啊?味道怎麼怪怪的?"

"媽特地做的醉雞,味道應該很正宗啊,怎麼會怪?"

"噗--!"

顧溫溫一聽,嘴里的椰奶直接對著旁邊噗了出來.

醉,雞?!

顧溫溫的臉色都嚇白了,好不容易一頓飯快吃完了,不會在這個時候出岔子吧?她趕緊往傅城碗里看,可那碗里的菜都被他吃得干乾淨淨的.

"你剛剛吃雞了麼?"顧溫溫的語氣都緊張了起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傅城.

傅城眨了眨眼,冷酷俊美的臉此時竟有些無辜.

"當然吃了,每一樣菜我都夾了一遍的,小顧,你真給阿姨面子,全吃完了呢!"沈瑤不等傅城回答,笑著替他回答,未來女婿吃完了她夾的菜,可不是給她面子麼!

顧溫溫的臉色,可就不那麼好看了,就差扭曲了.

"你真的吃雞了?"

傅城點頭,雖然他吃出來是醉雞,但是這麼一點酒,應該沒事.

"你知道那是醉雞麼你就吃!"顧溫溫瞪圓了眼睛,可這一眼,在顧光耀眼底意味就不一樣了.

"哎呀,你這女人怎麼不早說這是醉雞呢!小顧不能喝酒的,他酒精過敏的!"顧光耀急道.

沈瑤一聽,也慌張起來,她還特地夾了兩塊浸得最入味的,"怎麼辦,溫溫,要不立刻送小顧去醫院?小顧,你這孩子怎麼不早和阿姨說呢!"

"我沒事."

傅城卻是幾人里最淡定的,他的眼神深深地看了眼顧溫溫,肯定地說道.

可顧溫溫咬著下唇,卻很不淡定,傅城的這個怪癖在沾酒之後發作時間不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