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驚出一身冷汗
聽到下樓的聲音,顧溫溫抬頭朝樓梯口看,看到傅城已經換了一身黑色西裝,不過臉色看起來更蒼白了一些,他的眼神冷然.

他和顧結者,還真是一模一樣,有時候,她還覺得他們家小顧更溫情一些.

"走吧,時間差不多,我來開車."

顧溫溫看了一眼時間,估計這個時候,爸媽已經在等著他們了,她對著傅城伸出了手.

"你會開車麼?"傅城卻皺了眉,說完後,唇抿成了一條線,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顧溫溫是不會開車的.

"到國外的第一年,我就設法考取了駕照."顧溫溫覺得自己的底氣好像足了一回,從包包里將駕照拿了出來,放在傅城眼前.

當年她初去乍到美國,意外遇到了江止墨,多虧了她,她才能在那里還算安穩地度過了第一年,順利生下了葆貝,還拿到了駕照.

江止墨,是她的貴人,她一直這麼覺得.

傅城看著顧溫溫的駕照上,那和現在比起來還有些稚嫩的臉,笑容都好像少了一種活力,眼底深處帶著獨自一人在國外的惶恐與小心翼翼.

忽然,心髒猛地收縮了一下,那種感覺,是心疼.

傅城的拳頭握了握.

"看清楚了吧?"顧溫溫收回了駕照,低頭放回包包,一只手掌心向上.

傅城沒再猶豫,將車鑰匙給了她,只是,鑰匙落在她掌心的時候,他的手指有短暫的停頓,然後才是移開.

見顧溫溫轉身要走,傅城的薄唇才是一動,"對不起."

低沉冷冽的聲音,卻是少有的讓顧溫溫聽出了低頭的意味,輕柔地仿佛讓她感覺自己是林頃澄,畢竟,只有在和林頃澄說話的時候,傅城才會這樣的語氣.

她轉回頭,皺眉,以為傅城是在為葆貝的事情道歉,"你要是能救出葆貝,這一聲對不起我才收下."

傅城斂了眉目,重新抬起時,神色又恢複了往常的神態,冷冰冰的.

他想說的是,五年前,對不起,他沒想到顧溫溫這麼烈性,直接不回頭地離開了這里,遠走他鄉,一走就是五年,誰也找不到.

傅城覺得奇怪的是,顧溫溫就在美國,他也派人去美國找過她,為什麼所有人帶回的消息都是找不到她呢?

兩人一前一後准備出門,傅城卻像是想起了什麼"等一下."然後轉身往里走.

顧溫溫以為他還有什麼沒准備好,就在門口等,卻沒想到他去了一趟地下酒窖,拿了兩瓶紅酒上來.

"你要喝酒?"一看到酒,顧溫溫的記憶不可抑制地就想起了傅城在喝醉了之後干的那些荒唐事來,臉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我沒記錯的話,你爸爸喜歡喝酒."

傅城見顧溫溫的表情,臉上卻沒有絲毫窘迫和尷尬,語調平靜.

"我爸說不用帶什麼回去……"她話說到一半,見傅城挑了眉,這才是沒說下去,"走吧."

顧溫溫沒在國內開過車,但對于這里的街道,她卻都是熟悉的,傅城坐在副駕駛,兩人一路無言,沉默地到達了老城區,在顧家老宅的外邊停了車.

遠遠地,她就看到了坐在家門口的藤椅上用扇子扇風的老爸,嘴角浮起一抹溫馨的笑.

老爸看起來是在乘涼,但是她知道,一定是在等她回家.

"你確定你可以麼?"顧溫溫在下車前,看了一眼臉色還有些蒼白的傅城,擔心他一會兒就會在爸媽面前昏倒.

"我可以."

傅城點頭,已經轉頭去開車門.

因為這是傅城的車,而他開的都是頂級豪車,所以,怕被顧光耀發現端倪,所以,顧溫溫是在離家有點距離的地方停下的.

兩人並肩往顧家老宅走,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卻是隔了二十厘米,顯得非常生疏,一直快到門口了,顧溫溫猶豫了一下,想趁著老爸還沒發現,勾住傅城的手臂做親昵狀,沒想到,手卻忽然被他的大手握住.

"既然是演戲,就要演得逼真."隨之,他冷淡的聲音,就從頭頂上方傳來.

顧溫溫不說話,而此時,顧光耀一轉眼,就看到了相攜而來的顧溫溫和傅城,顧溫溫的臉上立馬揚起淺淡的笑容來,假裝自己甜蜜極了,將所有的真實情緒都掩藏在心底里.

"溫溫,小顧你們來了."顧光耀起身朝他們走來,臉上的表情是不掩飾的高興.

"叔叔,溫溫說您喜歡喝酒,我給您帶來了兩瓶紅酒."傅城語調低柔,卻也是放下了身段的平和.

顧光耀一看,高興得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條線,接了過來,"小顧你有心了,和叔叔客氣什麼,都是自家人,走,你沈姨都做好飯了."

顧溫溫見老爸就這麼高興地拿著酒拉著傅城往里走,也是無奈.

爸!是誰說的不用帶東西回來!爸!您的威嚴呢!對她的那種威嚴呢!

顧溫溫跟在後面進去.

"哎,對了,小顧,那輛很酷的摩托車呢?今天沒騎麼?"顧光耀帶著傅城的往里走,快到飯廳時,像是忽然想起這事.

顧溫溫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心情立馬有些緊張,沒想到傅城的反應比她還快,"摩托車壞了,在修,所以今天我借了同事的車來的."

"這樣啊,這樣也好,摩托車總是有些不安全."

顧光耀的國字臉上滿是放心.

"溫溫,小顧,你們來啦?等媽把這湯端出來."在廚房忙活著的沈瑤聽到飯廳的動靜,彈出個腦袋來,笑得眉眼彎彎.

"媽,我來幫你."顧溫溫朝廚房走去,路過傅城時,朝他看了一眼,眼神示意他隨機應變.

顧溫溫看著老媽還在炒菜,旁邊的砂鍋里燉著排骨湯,廚房里雖然只有她們兩個人,都感覺熱火朝天的,"媽,我回家用不著做那麼多菜的,不要那麼辛苦的."

沈瑤一邊把新炒出來的菜裝盤,一邊笑著說道,"你以為我是因為你做那麼多的啊,我是給小顧做的好不好,人家上次沒留下吃飯,這次得好好招待人家,將來是我女婿呢!"

顧溫溫一時無言,端著湯往外走.

然後,看到老爸拉著傅城坐下,還用開酒器直接開了傅城帶來的紅酒,正要給他倒酒,頓時就驚出一身冷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