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環山別墅的設計
喬寒生一直夾著夏瑾走遠了,才是松開了嬌小的她.

"喂,老流氓!你干嘛啊!神經病一樣!"夏瑾被放下後,又不高興地瞪了他一眼,轉身就要回傅城的病房.

她可不能讓傅城和溫溫單獨共處一室!

"瘋夏,你是不是傻啊?沒看到林頃澄都被趕出來了麼?"喬寒生一把拉住了夏瑾,見她還是掙紮,干脆強壯的胳膊將她一夾,嬌小的夏瑾在他胳膊下就和小雞仔似的.

趕?

夏瑾漂亮精致的臉上閃過一道愉悅的笑容,回想剛剛的場景,好像還真是唉!

"太解氣了!林頃澄還能被傅城趕出來啊!這天方夜譚吧!"

"你們女人就是笨!"喬寒生摸了一把自己的光頭,扶了扶眼鏡框,"走,我們過去偷聽,聽聽他們兩都在說什麼,我們兩偷聽,總比林仙女偷聽好吧?"

"是林假假!"

"行行行,林假假!走咯,防止林假假來偷聽!"

喬寒生和夏瑾兩人幾步到了傅城病房門前,一人左邊,一人右邊,耳朵都貼著門,還微微彎腰,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

"你連不想她搬進去都舍不得對她說?"顧溫溫等林頃澄走了一會兒了,才是出聲,她的語氣里,故意帶著嘲諷.

傅城看著她,抿著唇,並沒有馬上回.

腦子里卻是忽然想起多年前,環山別墅的由來,一時之間,有些走神.

"傅大哥,我們將來在這里建一座別墅,我喜歡滿院子開滿粉紅色的龍沙寶石,還要有人工泳池!"

"傅大哥,傅爺爺說了,你得答應我這要求的!"

"傅大哥,你說,吹著風,在半山腰上燒烤,多炫啊!"

"傅大哥,這是我設計的建築模型,好看吧!我將來要做一個世界著名的建築設計師!"

可是到頭來,她連大學學業都沒完成.

傅城收回神思,表情不動聲色,直接跳過顧溫溫的問題,"來找我做什麼?"

顧溫溫沉默了一下,眉頭緊蹙著,真到了他面前,心里卻還是有些猶豫和躊躇的,最後想起老爸那心酸的話,才是心一橫,開了口.

"你的身體,現在還好吧?"

傅城冷冷地點頭,"恢複良好."

"那你幫我一個忙吧."顧溫溫這才順著開口,並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靜一些.

傅城有些奇怪,挑了挑眉,"什麼忙?"

"假扮小顧,陪我回我爸媽家吃飯."顧溫溫神色平常.

貼在病房外邊的喬寒生和夏瑾卻是對視一眼,兩人表情不一,卻都是驚訝.

可病床上坐著的傅城卻並不太驚訝,他熟悉顧光耀的性格,恐怕是他強烈要求的,而顧溫溫無法拒絕,否則,她不會來這里求他.

傅城看了一眼電腦,聲音冷酷平靜,"那或許我要再多花些時間破解了,不過,今晚凌晨前應該能破解."

顧溫溫咬了咬唇,她想要早點救出葆貝,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先解決了老爸那兒的事.

"今晚沒問題就行,那我們現在就走."顧溫溫點頭,隨即看了一眼傅城,他身上的病號服顯然要換,這里也沒備他的衣服.

"嗯,先送我回環山別墅,我換一套衣服."

喬寒生心里哎呦一聲,這傅城也真是不解風情,這種時候,應該來一句,讓溫溫給他換衣服啊!

"喬醫生,夏醫生,你們在干什麼?"

護士到時間了,過來給傅城吊水,一看到門口緊貼著門站著喬寒生和夏瑾,疑惑的出聲.

把這兩人嚇了一跳!

夏瑾的手下意識得往門把上一撐,剛想開口,沒想到一把順著門把打開了門,兩人靠著跌進房間里.

病房里,傅城和顧溫溫的視線齊刷刷地朝著門口看去,看到地上跌倒成一團的喬寒生和夏瑾,都愣了一下.

這兩個活寶……

"喂!瘋夏!你要摔成個逗-比也別拉著我啊!我這麼帥!"

"老流氓!不是你拉著我,我能摔麼?!"

"那還不是因為你要偷聽!我……"

夏瑾一見喬寒生瞪大了眼睛,那張俊臉一副欠揍模樣,趕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以防止他在後面胡說話!

顧溫溫撫了撫額,"小瑾……"

"那啥,我不反對他假扮小顧陪你去吃飯,我送你們."夏瑾一邊從地上爬起來,一邊撓了撓頭發,干脆地說道.

"那我也要去!"

"你一邊涼快去,一會兒不還有手術!我把他們送到傅城家,也要回來上手術的!"

喬寒生也想跟著去,被夏瑾踹了一腳,想想自己還有工作,只好郁悶的不做聲.

有夏瑾和喬寒生在,傅城很容易就出了醫院.

時隔五年,再次回到環山別墅,顧溫溫看著這熟悉的房子,熟悉的院子里開滿她最喜歡的粉色龍沙寶石,心里有千種情緒閃過.

"要我扶著你麼?"

"我傷的是肩膀,不是腿."

顧溫溫抿著唇不語.

"溫溫,那我先走了,一會兒你開傅城的車去顧叔那兒沒問題吧?"夏瑾看了眼時間,與顧溫溫道別.

顧溫溫點了點頭,她才是駕車離開.

"你在下面等我一會兒."

"嗯."

顧溫溫點頭坐在沙發上,環顧四周的擺設,這里沒什麼變化,除了沙發換了一套.

傅城朝樓上走,回了房間後,直接朝床上看去,原本以為顧溫溫買的t恤和牛仔褲依然會在床上,但他卻發現床上沒有.

頓時,皺緊了眉頭,怎麼會沒有呢?出事那天,離開之前他就脫了衣服丟在床上,沒有他的吩咐,保潔不會來別墅打掃.

傅城在床上坐了幾秒,想起林頃澄說要給他打掃房間的事情,猶豫了一下,給她打了個電話.

"喂,阿城?"

傅城聽著電話那頭聲音溫柔的聲音,一時沉默了一下,終究還是低柔地問出聲,"頃澄,出事那天我放在床上的衣服呢?"

林頃澄一時都忘記了,想了一下,才是想起來.

那件不入流的t恤和牛仔褲.

"我以為你不需要它們了,就扔了,畢竟是你喝醉以後穿回來的……怎麼了,阿城,它們很重要麼?"

林頃澄的聲音里似乎都帶著自責.

傅城又怎麼忍心責怪她,只是臉色沉了一下,沉默了幾秒,聲音盡量溫和,"不重要."

掛了電話後,他卻有些悵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