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辦法,好像只有一個
還在想著呢,任性霸道的老爸就已經掛斷了電話了.

顧溫溫十分頭疼,真後悔當初應該說葆貝去參加秋游是小顧陪著的,現在說也來不及了.

想了想,她給沈瑤偷偷地打了個電話,打算曲線救國,老爸任性霸道不肯聽她解釋,那老媽應該不會這樣吧!

沈瑤正在廚房里忙活著,哪里有空接電話,何況,她的手機就放在客廳的茶幾上.

顧光耀聽到沈瑤手機響了,先看了一眼是誰的號碼,一看備注是女兒,立馬接了起來,不等顧溫溫開口,顧光耀就哼哼,"溫溫,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丫頭想什麼呢,想通過你媽曲線救國,然後讓你媽來勸我說下次再等小顧來?"

顧溫溫還能說什麼!

一句話就被顧光耀噎住了,話就在喉嚨口,但就是說不出來了,半響之後,才是干咳了一聲,"爸,你不能這樣……"

"你還知道我是你爸啊,身為你老爸,我這點要求還過分啊?我就是想讓小顧一起和我們吃個飯,這是哪樣呀?孩子都和我女兒生了,哦,我還不能和他一起吃飯了?他是多大的譜兒啊?!"

顧光耀一聽顧溫溫開口,就來氣,心里也可委屈了,自己女兒跑出去了五年,和其他男人生了兒子不說,現在他這個做爸的想和自己未來女婿吃個飯,她也不許,想著,他的語氣就有些酸溜溜的.

"閨女有了老公,就忘了老爹了."

那酸溜溜的語氣,聽在顧溫溫耳里,可卻是酸在她心里,可她卻忘了,老媽不知道,老爸卻是知道的,葆貝不是她和小顧生的啊!這話多半故意說給媽聽的!

頓時,她什麼都不想解釋了,鼻子也跟著一酸,身為女兒,她太對不起爸媽了,就這麼消失了五年,如今還……

"爸,你放心,我一會兒就和小顧回來吃晚飯."

顧溫溫一沖動,忍不住對著老爸許下了自己的諾言,爽快地說道.

顧光耀這才是滿意了,"好了,那你們早點回來,不用買什麼回來啊,人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他的聲音聽著可樂呵了.

顧溫溫淺笑著掛了電話.

自己的老爸是什麼性格,她還是很清楚的,一點點高興的事情,就能高興很久.

但是,怎麼再去找一個顧結者出來呢?

顧溫溫猶豫了一下,好像,辦法只有一個.

"阿城,你在忙什麼呢?不多休息休息,你的槍傷雖然沒傷到要害,可還是傷,多休息."林頃澄見傅城一個下午都面色嚴肅冷漠地對著電腦,忍不住撒嬌出聲.

就算她再怎麼善解人意,可自己未婚夫一個下午都沒看自己一眼,心里還是有些憋屈的.

"在忙公務,要是無聊的話,你就回家休息吧."傅城敲完了這一串的最後一個代碼,將筆記本蓋往下壓了一些,捏了捏鼻梁,然後才是抬頭朝林頃澄看了眼,語氣溫柔.

"不要,我要在這里陪你."

林頃澄搬了個椅子坐在了傅城床邊,有些好奇地朝他電腦屏幕上看,卻只看到一串串她看不懂的編程代碼,視線很快收回.

什麼公務需要編程?

傅城是總裁,又不是程序員.

林頃澄替傅城整理了一下被子,低著頭,狀似無意地問道,"上次溫溫說葆貝被人劫走了,是被什麼劫走的?有沒有報警?"

傅城敲鍵盤的手指一頓,沉默了一下,隨之,冷酷中對她才有的溫柔的聲音才是響起,"這些事,你不需要操心."

"所以你操心就行了是麼?"林頃澄克制不住自己,她想到上次站在門外偷聽到的傅城和慕念深和喬寒生的對話,她就忍不住猜測,現在傅城肯定是在為顧溫溫做事,為了她救那孩子,破解防禦什麼的.

她握緊了拳頭,盡量讓自己的表情不那麼刻薄,盡量讓自己保持笑容.

傅城抬眼,蹙了眉頭,薄唇抿成了一條線,"葆貝因為我被劫走,我操心是應當的."

林頃澄抿著唇掩嘴一笑,"我只是開個玩笑,我也一直把溫溫當妹妹看,她的孩子丟了,我們幫忙也是應該的."

顧溫溫來到傅城的病房門口,還沒鼓起勇氣推開門,就聽到里面林頃澄說的話了,頓時一懵,手指抓緊了門把.

林頃澄還真是隨時隨地都是個善解人意呢!

顧溫溫一把推開了病房門.

她忽然的出現,讓傅城和顧溫溫都是一愣,傅城一抬頭,看到是顧溫溫,眸中閃過一絲極淺的驚訝,隨即歸于平靜.

"溫溫,你……你是來看望阿城的吧?"林頃澄見了傅城的表情,才是扭頭朝門口看.

顧溫溫先打量了一下傅城,見他的臉色雖然蒼白著,但似乎沒有那麼無力,然後,她才是將目光放到林頃澄身上,"抱歉,我想和傅城談論一些私人事情,林小姐能不能回避一下?"

她上來就這麼一句,林頃澄直接懵了,然後她回頭看了一眼傅城,再看了眼顧溫溫,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了,有些勉強,"溫溫,有什麼是要回避我的麼?"

顯然,林頃澄不想走,她的腳牢牢地釘在了地上.

顧溫溫不理她,將目光放到了傅城身上,"我找你有事."

傅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隨即開口,"頃澄,你先回去吧."

林頃澄的心一窒,手指一下收攏,攥緊了,克制住了情緒,才是點了點頭,"好,那你們聊."

顧溫溫讓開步子,讓她離開.

林頃澄打開門,忽然想到了什麼,扭回頭看了眼傅城,"對了阿城,你出院後,我就搬你那兒去,方便照顧你,商量婚禮的事也方便一些."

傅城皺眉,"我們的婚房不是環山別墅,會另外買."

"反正我不管,等你出院後,我就搬你那兒去住."說完,她就拉開門走了.

林頃澄想效仿上次那樣,站在門口偷聽他們的對話,哪知道,喬寒生和夏瑾並肩而走正朝這里過來,她的手只好離開了門把,對他們微笑了一下,往電梯過去.

"你看看人家林仙女,氣質這麼淑女,再看看你!"喬寒生還沒等林頃澄走遠,就側頭對夏瑾叨叨.

"切~我怎麼了,我才不要像林假假一樣!"夏瑾翻了個白眼,跟著喬寒生推開了傅城的病房門,一見里面顧溫溫在,剛想叫,就被喬寒生捂著嘴拖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