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是啊,傅城會不高興的
"我是這里的秘書,當然會在這里."

顧溫溫淡定地回答,面對林頃澄的時候,心理承受力已經高了很多,她神態平靜地將茶點放到了她面前,然後准備離開.

林頃澄看了一眼桌上的茶點,"都是我愛吃的東西呢,溫溫你真貼心."微微拔高的溫和的聲音,一下子吸引了剛剛趕到的記者的視線.

都是雜志社混的記者,當然一眼就認出了顧溫溫,那一期的雜志上的照片,還是他們家首發的,所以他一過來,看到顧溫溫和林頃澄同框了,立馬就咔嚓咔嚓拍下好幾張照片.

然後興致勃勃地走過來,坐下後,打量著穿著一身套裝的顧溫溫,"你就是顧溫溫吧?那個傅城的老情人?你知不知道傅總要和林小姐結婚了,這樣在他的公司上班不太好吧?"

顧溫溫看似沒脾氣地沖著那記者笑了一下,眉眼彎彎的,聲音都是甜甜的,"不好意思,您侵犯了我的**,請你把剛才有我的照片刪了."

那記者一愣,沒想到顧溫溫會說這麼一句話,他抱著手機,笑容油膩膩的,"我拍的可不是你,我拍的是林小姐."

"我想,林小姐肯定也不希望和我同框在一張照片里,林小姐,是麼?"顧溫溫拿著托盤,回過頭看向林頃澄.

林頃澄端莊地坐在那兒,好像此時顧溫溫回頭和她說話才是反應過來剛才記者拍照的事,她唇角漂亮地一勾,笑得無害,"張小姐,溫溫不是圈里人,照片不宜外傳,你還是刪了吧,否則阿城見了,也會不高興的."

"是啊,傅城會不高興的."

顧溫溫意味深長地加了一句,慧黠地一笑,留下這句耐人尋味的話,轉頭離開.

琳達的吩咐,她已經做到了,要她在這里花費時間伺候林頃澄,那她還不如回去好好補以前的專業知識,畢竟,她不能一輩子只做一個秘書.

顧溫溫一轉身,就翻了個白眼,踩著不高的高跟鞋,噠噠噠離開了咖啡廳.

回到秘書室,琳達見到顧溫溫這麼快就回來了,神色一怔,想上前說什麼,電話卻響了,她接起來後,神色立馬恭敬起來,一邊聽著,一邊還朝已經坐下的顧溫溫看了好幾眼,最終,有些不甘心地放下了手機.

傅城打完電話,靠著床,感覺整個人都舒暢了一些.

"你這臭小子!明明是關心溫溫的,還非要裝出這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做什麼?!"

傅老爺子一直等傅城打完電話了,才是一把推開了病房門,臉上拿著家里傭人熬好的骨頭湯,吹胡子瞪眼地進來,將保溫瓶往床頭櫃上重重一放,那表情,恨不得將傅城的腦袋剖開來看看那里面裝的是不是漿糊!

"你也知道林頃澄城府深啊?你現在倒是知道讓琳達將他門兩個分開來別湊到一塊兒了啊?"

傅老爺子往一邊的椅子上一坐,雙手環胸,反正他不管,他剛才聽到傅城吩咐琳達別讓顧溫溫和林頃澄在公司里有接觸,他就當作是這臭小子知道姓林的城府深,怕溫溫受到傷害了!

傅城抬眼看了一眼傅老爺子,冷幽的臉上有些無奈,眼中有意味不明的光芒閃過,低了頭,掩掉了內心的真實情緒,聲音冷冰冰的,"頃澄只是成熟些罷了,算不上城府深."

"你也知道溫溫單純啊!"傅老爺子哼哼兩下.

傅城扶額,忽然覺得和老爺子無話可談.

傅老爺子也忽然覺得和自己孫子談不到一起.

"想葆貝了,晚點我要和溫溫一起去接葆貝放學."傅老爺子早就不擔心傅城了,見這臭小子還能和自己抬杠,心里心心念念掛著的便重新換成了顧葆貝了,想著那軟萌萌的小人兒,他的心情就高興!

"葆貝去參加秋游活動了,要一段時間才回來."

傅城一聽,敲鍵盤的手指頓了一下,隨即,才是語態正常而平靜的回答.

"哎呀,怎麼就去秋游了呢!溫溫也不告訴我,好歹讓我再見見小葆貝一下嘛!"傅老爺子一聽,心里失落極了,也不想再這病房里呆下去了,一秒鍾都不想呆,見到傅城就生氣,轉身邁著健朗的步子就離開了.

打算去頃城看看溫溫.

而傅城則是在傅老爺子離開病房後,對著電腦發了一會兒呆,閉了閉眼,才是鎮定了心神,繼續將注意力放到面前的程序里.

他要盡快破解掉bxo的防禦,把顧葆貝救出來.

慕念深忙完醫院的事,順手在商場里買了一款最新款的手機,直奔頃城.

"溫溫?"

慕念深站在秘書部外邊,朝里張望了一下,一下看到了坐在最里面一臉認真的顧溫溫,趕忙對她招了招手,晃了晃手里的新手機.

秘書室里的好些人都去吃飯午休了,可依然有幾個人在的,見到慕念深跑來找顧溫溫,看向顧溫溫的眼神立馬又異樣起來.

顧溫溫起身匆匆朝外走,到了門口就扯著慕念深的衣服往人少的地方站.

"你敢不敢不要這麼明晃晃地來找我?"

"我又不是來找你偷情的,怎麼就不能明晃晃的了?"慕念深卻不以為然,對于他人視線毫不在意,他把溫溫看做是自己的妹妹,哥哥來找妹妹不是很正常的麼?

顧溫溫嘟囔了一句,小臉有些無奈地白了他一眼,"找我做什麼?"

"首先,我要誇贊一下你那不算笨的大腦,最終還是回來上班了,其次,我要獎勵你一下,哦不,是傅城要獎勵你一下,這是他讓我專門給你買的手機,嗯,當做賠償那天被他摔壞的手機."

慕念深獻寶似地將手里的新手機遞給顧溫溫,邪肆的桃花眼就這麼朝上勾著.

顧溫溫拿了手機點了下頭,就准備轉身回去.

慕念深眨巴兩下,一把拉住了顧溫溫的衣袖,"喂,你就這樣?一點表示都沒有?"

"這手機是他欠我的,難不成別人還我東西我還要感謝他?"

慕念深見顧溫溫的小臉一揚,表情一點沒有昨天的瘋狂與痛苦,心里也好受了一些.

這一刻,他仿佛是見到了五年前伶牙俐齒的顧溫溫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