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傅城,傅城!
慕念深見傅城的神色一頓,立馬接著說了一句,"我看上次那群人沒把溫溫帶走,說不定還會卷土重來地來找溫溫."

喬寒生咽下嘴里的葡萄,眉眼生動地一瞪,"唉,你別說啊,那群變態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指不定抓了那孩子過去,還得找母體研究一下!幸好我是個孤兒,不會連累到父母啊!"

兩人一唱一和的,說完,視線齊刷刷地朝傅城看去.

傅城的視線對著電腦,手指卻是沒動,狹長的眼睛,更是在聽到兩人對話後,微微一眯,似乎是直立著身體有些累了,他往沙發上輕輕地靠過去.

緊皺著眉頭,他的樣子看起來忽然一下子就愣住了.

慕念深對喬寒生使了個眼色,可那家伙正低著頭猛吃茶幾上的水果,眼看著快吃完了,才是心滿意足地抬頭,舌頭剔了剔牙,非常識相得跟著慕念深悄悄離開了病房.

傅城靠著沙發,閉著眼睛沉思了一會兒,終于拿起手機.

家里座機響起時,顧光耀和沈瑤的精神都是為之一振,從來不喜歡接電話的顧光耀搶在沈瑤前邊接起了電話,那雄渾的嗓音一開口都是高興的,"喂,是溫溫麼?"

傅城沉默了一下,才是開口,"顧叔,是我,阿城."

顧光耀一聽是傅城,臉上高興的表情立馬就僵住了,往下一拉,回都不回,將電話遞給了沈瑤,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憤怒的樣子.

沈瑤也納悶了,誰打來的電話啊惹得他這幅表情?

"喂?"

"沈姨,是我,阿城."傅城見電話那頭換了沈瑤,也沒放在心上,重新複述了一遍.

"哦,是阿城啊!"沈瑤看了一眼一邊對她使眼色讓她掛電話的顧光耀,一下明白讓他們家老顧這神色的原因是為什麼了.

"打擾你們了,溫溫去你們那兒了麼?"傅城聲音低沉,語調平緩,沈瑤聽不出他半點兒情緒.

只覺得納悶,溫溫和阿城現在沒什麼關系了吧,怎麼這阿城還專門打電話回來?

"沒呢,不過溫溫說好了晚上會回來吃飯."沈瑤干笑著回答.

傅城應了一聲,客氣了幾句,才是掛了電話.

顧溫溫離開病房後,沒回顧家也沒在家,她能去哪兒?難不成,真的去別處找工作了?

一想到顧溫溫,傅城的心里,止不住的一陣空蕩蕩的感覺,指尖微動,他給琳達打了個電話.

"喂,總裁?"

"今天顧溫溫來過公司麼?"

聽著電話那頭意料之中的問題,琳達的心里一絲不郁的情緒,她抬頭朝辦公室里正低頭辦事的顧溫溫看了一眼,"她在秘書部上班."

琳達心里也納悶,這顧溫溫不是要辭職麼?怎麼今天又來上班了.

"上班?"

"嗯,大概上午九點不到來的公司."

"我知道了."

傅城掛了電話,忽然心情就好了一些,窗外正強烈的陽光照在他冷峻好看的臉上,都帶著輕松的音律,他往沙發上一靠,傅城閉了閉眼,唇角勾勒著淡淡的愉悅的弧度.

頃城秘書部.

顧溫溫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冷淡地處理著自己的工作,就如來工作時傅城說的那樣,她大學都沒畢業的學曆,除了這里,找不到更高薪的工作,那她為什麼要和錢過不去.

反正,現在應該是林頃澄和傅城看她不順眼,能成為他們兩心里的那根刺,那她也不枉在這里工作了.

她不僅要在這里好好工作,將來,她還要努力往上爬,爭取調到設計部去,她要好好惡補一下大學拉下的專業知識.

賺錢,她要賺很多很多錢,足夠將來還債的錢,一碼事歸一碼事,不管是江止墨還是傅城將葆貝救出來,她都欠他們的,要還,再者,身為一個母親,她要盡量冷靜一些,在別人幫忙的時候,做好自己的事情,有條不絮地為救出葆貝做准備.

"溫溫,一會兒一點鍾林小姐要來我們公司咖啡廳接受訪談,你一會兒過去替她准備一下,把茶水點心准備好,這是茶點名單."

琳達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十二點半了,林頃澄一會兒就會到公司來,她起身走到顧溫溫面前,將林頃澄喜歡的茶點名單遞給她.

顧溫溫的眉頭一下皺了起來,琳達這是故意的麼?

明知道她一向和林頃澄不和,還將這種工作交給她?!

"抱歉,這事能不能讓其他人做?"

"不能,你是我們秘書部里最新進的實習員工,其他人資曆都比你老,端茶送水的事,只能由你去."琳達回答得干脆利落,不留一絲余地,一聲黑色緊身套裝襯托得她妖嬈又氣勢,眉眼間都是對顧溫溫的輕視,此時傅城不在,她連隱藏都懶得.

顧溫溫點了點頭,沒再反駁.

琳達見顧溫溫現在這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心里真是痛快的很,一下子感覺五年前的怨憤都報了回去,轉身踩著高跟鞋離開.

秘書部周圍的人都忍不住朝顧溫溫身上看,關于她和總裁的緋聞,即便沒人敢明面上談論了,可大家心里都明白著.

"這顧溫溫也是臉皮厚,都被傳是總裁和林小姐的小三了,還有臉面在這工作."

"不是說她要辭職麼,嘖,也沒看她真辭職."

"人家可是靠著生了兒子要上位的,我看林小姐指不定還不是她對手."

"噓,別讓人家聽到了,哈哈."

顧溫溫低著頭,將最後一段資料整理好,這群八婆也真是搞笑,話說得那麼響,除非是聾子才聽不到.

小三……

顧溫溫眼中閃過一道光.

五年前的時候,到底誰是小三,還不一定呢,她記得當初她和傅城在一起進進出出的時候,根本沒林頃澄什麼事.

而她一來,什麼都變了.

"傅城!你為什麼要她不要我?"

"喂!你今天必須告訴我,我喜歡了你那麼久,你為什麼喜歡這朵白蓮花?!"

"傅城,你喜歡的是那樣的人嗎?那我也變成那樣的人你會不會就喜歡我了?"

"傅城!你個混蛋!"

顧溫溫收起神色,端著為林頃澄特別准備的茶點往咖啡廳走,拐了彎,一眼就看到了早就坐在靠窗位置,正由助理補妝的林頃澄了.

林頃澄自然也一眼看到了顧溫溫,眼中露出些許訝異來,"溫溫,怎麼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