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要是再生一個
"溫溫,你來的好早."隨即,她便恢複了正常,笑著朝里走去,似乎看到顧溫溫在並沒有什麼意外,她將自己的養生粥往茶幾上一放,然後便伸手將傅城面前的生煎拿了過來.

"阿城,你現在的身體,大早上吃這種油膩的不好,我給你熬了養生粥,喝清淡點好."

林頃澄的眼神里都是不贊同,隨即低頭,一眼就看到了茶幾上擺著的抹茶蛋糕,眼神立馬亮了,拿起一塊,語氣非常幸福和甜蜜.

"阿城,你這是特地為我買的抹茶蛋糕麼?還是你了解我,知道我最喜歡吃的是什麼,溫溫,你要吃一塊麼?記得你以前最愛吃抹茶蛋糕了."

顧溫溫搖頭,唇角一勾,笑容甜美,"謝謝,我現在不喜歡抹茶味的蛋糕."

說完,低頭將被林頃澄拿到一邊的生煎取走,不看傅城和林頃澄的表情,轉身朝外走去.

她真是可笑,還以為傅城是專門讓人買的抹茶蛋糕.

走到醫院過道上坐下,顧溫溫端著手里的生煎,卻也沒什麼胃口.

葆貝是最喜歡吃生煎的,還一定要蘸醋,可現在,她都不知道他能不能好好吃上飯.

多倫多機場,一架私人飛機在機場停下.

沒多久,有人抬著一個如棺材大小的箱子從上面下來,帶頭的男人懷里還抱著昏睡的五歲大小的孩子.

ben順利將顧葆貝和那個機器人運到多倫多也是松了口氣,一下飛機,立馬給boss打了個電話.

很快,便恭恭敬敬地通完電話,機場外面,早就有專車在等候,大箱子被扛進了一輛貨車後面,ben則是抱著顧葆貝上了最前面的那輛車.

顧葆貝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渾身無力,當他迷迷蒙蒙地嘗試睜開眼睛,卻被外面刺眼的亮光刺激地一下又閉上了眼睛,想伸手揉揉眼睛,卻發現自己的手被固定在兩旁.

"媽咪~"葆貝心里一酸,一種恐懼感在心里彌漫開來,忍不住顫抖著輕聲叫了一聲.

遠在華夏國的顧溫溫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一樣,心髒猛地收縮了一下,端著生煎的手頓了一下,猛地抬頭,一下站了起來,攥緊了手里的生煎,皺了皺眉,深呼吸一口氣,決定先離開醫院,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沒有時間亂想!

"葆貝,醒了?"

一道對于顧葆貝來說是惡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從來自詡天不怕地不怕的顧葆貝此時卻是咬緊了牙關,閉緊了眼睛,不敢睜開,小手握成了拳頭.

金發板寸頭的男人穿著白大褂,他長著歐洲人共有的深邃五官,下巴處是淺淺金黃色的胡茬,短短的,更添一分狂熱來,殷紅顏色的唇勾著,是完全邪惡的笑容,年紀大約三十五上下.

就站在顧葆貝的旁邊,而葆貝是躺在一張床上的,床上用器械固定住了葆貝,不讓他亂動,而他的腦袋上被貼了不少感應器,有數據隨時傳播到旁邊的電腦顯示儀上.

"葆貝,多虧了你和你媽咪回國,總算讓我查到了你生父是誰呢."

男人的手,從葆貝的手臂上,逐漸如蛇一般輕撫上葆貝的小臉,帶著如毒蛇般冰冷又恐怖的氣息.

"我爹地是顧結者!"顧葆貝閉著眼睛,忍不住大聲喊了一句,可,很顯然,奶聲奶氣的聲音並不能造成任何威脅,而他顫抖的音色反而透露了他此時害怕的內心.

男人笑了,醇厚的嗓音里帶著哄孩子的那種耐心,卻同時讓葆貝心底里卻是打顫,害怕的不得了.

他知道這個男人有多麼可怕的,他知道的,媽咪快來救他……

"一個機器人而已,怎麼可能是你爹地,你爹地是傅城,從商,父親是海軍,早年已逝,爺爺是陸軍f24首長,這基因,的確是不錯,真想知道,他要是再和你媽咪生一個出來,會不會也像你這樣聰明?"

一個才五歲的孩子,卻對電腦編程方面的天賦,超越了他的認知,用炸開實驗室偷運出去的邊角料材料就能制造出一個與真人極其相似的機器人,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你這個怪胎,討人厭的家伙!我媽咪不喜歡那個男人!"顧葆貝被男人的話刺激地唰得一下睜開了眼睛,小拳頭緊握著,小臉都因為生氣漲的紅紅的,那雙和傅城極為相似的眼睛里此時因為生氣怒瞪著.

男人見他終于睜開了眼睛,又笑了,妖豔英俊的臉上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後退了一步,隨即,他身後有五個醫生上前.

"給他的腦部重新安裝上芯片."

男人的聲音,是毫無人性的冷酷.

"我不要,我不要!媽咪,媽咪救我!顧爹地!顧爹地救我!"葆貝看著有人靠近自己,小身板努力地掙紮起來,可手和腳都被固定住了不管怎麼掙紮,都是動彈不得.

另一間為顧結者准備的特制房間里,顧結者唰地一下忽然睜開了眼睛,眼珠子沒了隱形眼鏡的遮掩,散發出激光紅的顏色.

他身上的衣服被扒光了,露出人造皮膚表層,而胸口位置是被切開的,里面的機械心髒正在運作.

顧結者聽到了葆貝的那一聲呼喊,動作剛猛的想要掙紮起來,可他身上被纏繞接觸著的卻是電纜,一動,便是猛烈點擊,人造皮膚散發出一陣煙霧伴隨著人造皮的味道.

有人在boss耳邊輕語幾句,boss眼中露出野獸般興味的光芒,轉身出了葆貝的房間,幾步到了顧結者的特質房間里.

"boss,太驚歎了,我真的不敢相信,一個五歲的孩子能做到這樣,這個機器人還被賦予了一系列人類情緒,這種編程方式,我從前想都沒想過!"

顧結者旁邊,是個拿著平板電腦一臉驚歎的穿著白大褂的電腦工程師,戴著黑框眼鏡,微胖的身形,滿臉不可思議.

"知道怎麼剔除人性麼?"

"這個,還需要研究,顧葆貝在編程里有加密,目前破解不了."

"用最短的時間內破除,我不希望這個機器人以後對我會有任何敵意."

"好的,boss."

男人摸了摸下巴,看著那不斷掙紮的機器人,露出詭秘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