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寶貝兒想我了麼?
"不是我的私生子."

他的眼神掃了一眼夏瑾,那銳利的視線,像是一下子割開了夏瑾和顧溫溫努力隱藏的謊言.

"什麼私生子啊,說話放乾淨點,那是溫溫和小顧的孩子!"夏瑾還在硬撐著,反正,不想讓葆貝的身份被揭穿.

溫溫也不希望這事被揭穿的.

"這個忙,你幫不幫?"傅城不搭理夏瑾,轉眼看向喬寒生,語氣冷酷.

"你要不幫,以後別想我做你助手!"夏瑾跟著在旁邊補刀一句,眼神微微眯起,也是陰測測的.

喬寒生嘴角一癟,"我哪能禁得住你們兩尊大神威脅,老子幫還不行麼,給我點時間,兩天吧,兩天後我把查到的情報給你們,行不?"

"一天."

傅城再次開口,掃了一眼喬寒生,眼神銳利.

"還不能讓我偷懶一下啊,算了算了,那就一天,明天晚上我把查到的資料郵件發給你."

傅城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夏瑾見沒事了,擔心傅城再問關于顧結者的事,一把拽著喬寒生出了病房,她還有事要問問這老流氓呢,怎麼會和傅城認識!

……

顧溫溫坐在沙發上,看著那本去美國時一直隨身攜帶在身上的小冊子,上面記錄著她剛去的時候,遇到的人的聯系方式,當時,她的英文口語還很蹩腳呢.

江止墨.

翻開第一頁上面,龍飛鳳舞寫著的這三個大字,現在看到,還是有被驚豔的感覺.

要不問一下江止墨能不能幫忙?

可人家現在是好萊塢頂級大明星,最出名的華裔混血明星,怎麼還會搭理她這麼個小透明啊?

但,上一次能聯系到雇傭兵,也多虧了他的關系,顧溫溫猶豫了一下,還是拿起電話,撥打了那個號碼.

死馬當活馬醫,說不定江止墨還沒換手機號,他那麼厲害,那麼有人脈,在美國認識的人肯定比她多,她現在又沒錢了,否則就能再聯系雇傭兵了.

顧溫溫摸了摸下巴處的疤痕,心思堅定.

辦法總是會有的!

華夏國的晚上九點半,相當于美國時間早上九點半.

江止墨懶洋洋地睜開眼睛,床頭櫃上的手機不斷響著,誰一大早擾人清夢?

他一把將搭在自己身上的玉臂拿開,半眯著眼睛去摸床頭櫃上的手機,"hello?"低沉磁性的聲音,透著被擾清夢的不耐煩.

"請問,這個號碼的主人還是江止墨麼?"

顧溫溫聽到那聲磁性慵懶的有些耳熟的聲音,語氣有些窘迫,這聲音,應該是江止墨沒差了,她不會打擾他泡妞了吧?美國時間應該是早上九點半才對.

"你是?"江止墨揉了揉眉心,掀開被子坐起來,只覺得電話里那個聲音有些耳熟.

"daring,don’t-go!"

顧溫溫聽著電話里一聲嬌媚慵懶的女聲,頓時感覺自己可能真的壞了人家好事了,所以尷尬了兩秒後,才是出聲,"我是顧溫溫."

一聽是顧溫溫,江止墨一下從床上起來,披了一件睡袍,往客廳方向走,神色都亮了起來,幽藍色的眼睛里滿是愉悅,"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電話,你等等,我深呼吸兩下再聽."

"……"顧溫溫哭笑不得,"江大哥,我找你是有事情想讓你幫忙的."

"溫溫,你可不地道,當初什麼也沒說不做我助理了還帶著你兒子遠走高飛了不說,現在有事讓我幫忙倒是想起我來了啊?"江止墨依靠著窗,點了一支煙,慵懶的聲音里滿是戲謔.

顧溫溫咬了咬唇,要不是當初江止墨老有空沒空調戲她,害得那群女明星老盯著她這麼一個小助理,她至于跑麼?!

"葆貝又被抓走了."顧溫溫定了定心,深呼吸一口氣,才是直接開門見山說重點.

江止墨猛地吸了口煙,神色也凝重下來,"還是那幫人?"

"嗯."顧溫溫說著,眼睛又一酸,"我沒想到我都帶葆貝逃回國了,並這麼低調,他們還是找上來了,經過上一次的事情,他們應該轉移地點了吧,這一次肯定更難找了,你,你有沒有什麼辦法?你在那邊認識的人多,能不能再幫我一次?"

顧溫溫實在覺得自己這請求有些無禮了,人家大明星忙得很,哪有空三番五次幫自己,她也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而已.

可是,她咬了咬唇,"江大哥……"

"幫啊,怎麼說葆貝也是我干兒子,不過,你有沒有什麼獎勵?加上上次的,我要一份大獎勵,剛好過個幾天我要回國做個新電影的宣傳,到時候記得把獎勵給我."

江止墨沉默了兩秒後,漂亮的不像話的臉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來,咬著煙,說的隨意.

"那你查到他們現在藏在哪個地方立馬告訴我!"

顧溫溫眼睛一亮,管他要什麼獎勵呢,反正,找到葆貝,救出葆貝是目前最重要的,等找到了地方,後面的事情再想辦法了.

"嗯."江止墨笑著點頭,夾著煙彈了彈煙灰,"寶貝兒想我了麼?"

顧溫溫愣了一下,"葆貝倒是沒提起你."

"顧溫溫,你有沒有點情調,我是問你想我了麼?"

"……"

顧溫溫一時無言,忍不住想翻白眼.

那一頭的江止墨好像知道自己把顧溫溫給弄得無言了,哈哈笑了兩聲,轉了轉眼,"你現在用的手機號碼是多少?"

"我手機壞了,號碼依舊是之前最開始的那個國內的."顧溫溫老實回答.

江止墨又是調侃了一把顧溫溫,惹得她話都說不上來了,才是意猶未盡地掛了電話,掛完電話後,又吸了口煙,然後才是掐滅煙頭,給經紀人打了個電話.

"joe,我要提前一周回國,替我安排好機票和行程."

顧溫溫面紅耳赤地掛斷電話,每次和江止墨好好說話,到最後都是被調戲的份,也不明白他這麼個大明星為什麼非喜歡調戲她!

電話剛掛下,便又響了,顧溫溫下意識地就當成是剛才調戲她沒完沒了的江止墨了,

"大明星!能不能不調戲我了?!"她語氣里咬牙切齒的又是有些無奈.

傅城一聽,臉色一沉,周圍的空氣都仿佛是凝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