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不會是你私生子吧?
喬寒生一聽,眉頭誇張地一挑,摸了一把自己弧度完美的光頭,那表情,要多誇張就有多誇張,要多狂野不羈就有多狂野不羈,"阿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早就金盆洗手不干啦,我現在是干乾淨淨的外科大夫好不好!"

"你上來我病房一趟,當面談."

傅城卻是不管喬寒生那誇張的語氣,說完這句話,就掛斷了電話,喬寒生只聽見手機里那一聲聲嘟嘟聲,搞得他很頭大啊!

不是說好了,假裝不認識他的嘛!

喬寒生收拾了一下自己,穿上白大褂,將手臂上的紋身遮掉,再是戴上了一副黑框眼鏡,然後照了照鏡子,看著鏡子里自己的痞氣,哦不,是英俊容顏被遮蓋掉了一點,非常滿意地出了門.

"喬主任,今天您值班啊!"

"喬主任,您辛苦了."

喬寒生雙手插兜,一副斯斯文文的良善好醫生的模樣,朝傅城的病房走去.

傅城的手術就是他主刀的,他的病房在哪里,他一清二楚.

"傅城!"

夏瑾問清了傅城的病房號後,便氣勢十足地殺了過去,一把推開了病房門.

正在等著喬寒生過來的傅城抬頭看到夏瑾那張氣勢洶洶的小臉時,皺了下眉,隨即又立馬舒展開來,她恐怕也是知道顧溫溫的事了.

夏瑾進去後站在傅城的床邊了,見他一言不發,也只是朝她淡淡的瞥了一眼,一時之間竟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悶了兩秒鍾後,才是說話,"溫溫把葆貝的事情告訴我了,我知道你比較有人脈,比較有辦法,你現在想到什麼路子去救葆貝了麼?"

想想,傅城總是比她們能耐大些,夏瑾壓制住了自己那火爆脾氣,將聲音都是壓低了一些,認真地問道,畢竟,溫溫和傅城之間,總是有些尷尬的,她夏瑾就有什麼說什麼了.

"已經聯系了所有能聯系的人,我答應了她一個月內把顧葆貝救出來,就會做到."

傅城的聲音冷淡,卻是很篤定,莫名的讓人心安.

夏瑾松了口氣,既然傅城說可以把葆貝救出來,那就一定可以,這一點,她不會懷疑.

就是聽著傅城生疏地叫著葆貝的名字,那一瞬間,真想告訴他,葆貝是他的兒子,要是他不盡心救,那真是白瞎了他為親生父親的身份了!

"不過,你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傅城靠著床,眼神幽冷,直直的盯著夏瑾看,那眼神,像是要窺探到夏瑾深處的秘密一樣.

"那個姓顧的,到底是什麼人?"

顧溫溫和夏瑾的感情,從來都是非常好,他相信,顧溫溫會把什麼都告訴夏瑾的.

那麼,夏瑾就可以給他解答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了,他不相信一個正常人在中了這麼多槍彈都毫無所動,直到電槍電擊才是昏倒.

傅城的眼底閃過一道幽光,此時,只等從夏瑾口中得知真正的答案.

夏瑾一聽,心里一愣,心想,傅城怎麼忽然問顧結者的事?

"是溫溫的未婚夫啊,葆貝的父親啊!"

"是麼?我倒是很想知道什麼人能夠中槍無數不倒下,被猛烈點擊後才倒下."傅城幾乎是快一言戳穿夏瑾有些拙劣的謊言了.

夏瑾抿著唇,"或許是人家小顧意志力堅強,不像是你,中了一槍就要倒了."她滿嘴的嘲諷,還不忘記捧了一下顧結者.

"是麼?"

傅城忽然笑了,唇角勾起的笑容融化了他臉上的冰冷,夏瑾的語氣,是她自己都不曾察覺到心虛.

一聽她這樣的心虛,傅城就知道,是顧溫溫和夏瑾聯合起來在騙他.

那個姓顧的,絕對不是普通人,或許,還不是人.

"阿城啊,不是說了,見了我要假裝不認識我麼?"喬寒生推開病房門,一邊埋怨地說著,一邊抬頭,一下,看到夏瑾,嘴角顫抖了兩下,立馬想關門出去.

"老流氓?!"

夏瑾一把叫住了他,然後轉頭看了看傅城,再看了看喬寒生,頓時眉頭皺得死緊的,難道,這兩人還認識?

傅城倒是沒什麼意外,他早知道夏瑾是喬寒生的下屬,沒少聽他念叨夏瑾對他怎麼怎麼的了.

"老喬,把門鎖上,然後和我好好談談."傅城正襟危坐,神色冷肅凝重.

喬寒生卻沒個正經的,努了下嘴,"瘋夏,你回避一下吧!"

"不用,我認為這件事她也可以聽."傅城卻緊接著一句,示意夏瑾可以坐下聽.

夏瑾揚了揚下巴,瞪了一眼喬寒生,往床邊的椅子一坐,她也想知道傅城和喬寒生這個老流氓之間有什麼好談的.

喬寒生猶豫了一下,私下里總是滿不正經的臉卻是一下端正了,他站在傅城的床尾處,又掃了一眼夏瑾,才是開口,"我早就脫離bxo了,不再是那里的醫學研究人員,這事你問我也沒用."

"我需要知道地址,你應該知道怎麼找到他們."傅城對于喬寒生的能力,了如指掌.

這家伙,十二歲就因為醫學天賦,被bxo找到帶走,在那里度過了十三年,是bxo的首席醫師,二十五歲時才是想辦法脫離,回到國內做一名'普通’的外科主任.

"阿城,你應該知道,老子好不容易才脫離,一點不想再和他們有任何聯系."

喬寒生英俊的臉上,露出少許排斥來,在那里的歲月,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光,若是有可能,他這一輩子都不想再和bxo有任何的接觸.

"那你應該也不想看到一個比你還小的孩子要被帶進去過你曾經一樣的生活,他才五歲."

傅城冷冽的聲音,有些殘忍地響起.

"臥-槽!五歲!是什麼方面的天賦?!我的天,瘋夏說的那個閨蜜的孩子,不會就是你口中的五歲的孩子吧?!"

喬寒生眼眸瞪大了一些,一聽這喪心病狂的事,暴脾氣就上來了,擼了袖子,隨時要去干一架的樣子.

傅城挑了挑眉,回給他一個要不然呢的表情.

喬寒生腦子轉了一下,明明是英俊的臉,非露出有些不正經的表情來,"阿城,你老實說吧,你怎麼對這事這麼上心,那孩子不會是你私生子吧?林仙女知道這事麼?"

夏瑾的腳伸出來狠狠踹了一下喬寒生.

可偏偏,耳邊忽然聽到傅城的回答,驚得立馬回頭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