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想起一個人
"不用了,傅爺爺,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不必麻煩傅總."

顧溫溫冷冷淡淡地回答,一句傅總,將自己和傅城的關系劃分的干干脆脆,他們兩,頂多就是上司和下屬的關系.

傅總.

聽到這兩個十分難聽的稱呼,傅城的眸色冷了兩分.

……

晚上九點鍾,顧溫溫才是回到空無一人的家,沒有葆貝,也沒有顧結者圍著圍裙在廚房做飯的身影,打開了房間里所有的燈,燈光再明亮,還是覺得冷冷清清的難過.

她不想把這事鬧大,便沒有將葆貝和顧結者被帶走的事情告訴顧光耀和沈瑤,選擇一人獨自承受,爸媽也老了,顧溫溫不想讓他們再為自己操心.

只是,難道她真的要回頃城去上班?

可就怕傅爺爺對這事上心,萬一哪天去頃城找她沒找到,這事就穿幫了.

顧溫溫心煩的要命,一個人什麼也不想動,窩在了沙發上,茶幾上還擺著一堆葆貝最喜歡的鋼鐵俠和終結者手辦,仿佛都沾染著葆貝身上奶香的氣息,讓她的心又微微一疼.

不知道葆貝有沒有被好好對待,有沒有好好吃飯.

"你回去休息吧,明早再來,醫院有護工,沒事."

傅城靠著,剛剛和慕念深談完關于葆貝被綁一事,聯系完所有能聯系的人,見林頃澄進來,皺了皺眉,語氣溫和地讓她回去休息.

林頃澄的臉上露出些許疲憊來,但卻是堅持要留下來陪著傅城,"你都受傷了,我怎麼能自己回去安心睡覺,晚上我在這里陪著你."

傅城卻是不贊同林頃澄的話,"一會兒我讓助理來送你回去,乖,回去好好休息,這幾天不是還有通告要上,我沒事."

"可是我不放心你."林頃澄咬了咬唇,露出小女生的堅持來,水潤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傅城.

"我也不想讓我的女人因為我熬夜勞累,聽話."傅城目光堅持,低柔的語氣,一下讓林頃澄的眼神亮了一下.

聽著那一句我的女人,她感覺,最終贏的人,還是她,點了點頭,不再執拗地堅持.

夏瑾今天是晚上值班,剛換上白大褂,准備去值班室,電梯門一打開,就看到里面正要出來的林頃澄.

頓時,兩個人都一愣.

夏瑾很快回過神來,看著電梯里的林頃澄,皺緊了眉頭,她反正對這個一切都完美到無可挑剔的女人沒什麼好感.

哪有人能完美無瑕到這種地步,物極必反,反正不管林頃澄多好,她還是覺得他們家溫溫最好.

"好巧,夏小姐."

"是挺巧的,我是醫生,當然會在醫院里,就不知林小姐怎麼會在醫院了?難道是跳舞跳多了,傷到了什麼私密地方,所以才晚上過來醫院?"

夏瑾一開口,就是帶著十足的火藥味和敵意,含沙映射的,臉上還笑著.

林頃澄卻是唇角一勾,笑得越發柔婉恬美,"阿城受傷了,我來照看他."

夏瑾一皺眉,傅城能受什麼傷?

"難道溫溫沒告訴你麼?我以為溫溫和你關系這麼好,一定會把這事告訴你呢,阿城受傷時,溫溫也在."

林頃澄笑意盈盈的,風輕云淡地說完這句話,見夏瑾沒理她,點了點頭,含笑離開.

夏瑾也沒心思上電梯了,反手就給顧溫溫打了個電話.

家里電話響起的一瞬間,顧溫溫立馬回過神來去接,"喂?"聲音里都帶了些緊張,她擔心是綁葆貝的那邊打來的電話.

"溫溫?"夏瑾一聽顧溫溫這語調,心里有些奇怪,"今晚上我值班,剛要上電梯時看到林頃澄下來,她說什麼傅城受傷了,你也在場,是怎麼回事?"

顧溫溫頓時忍不住了,抱著電話,聲音一下就哽咽了,對著夏瑾,將今天發生的事情一股腦全跟她說了.

夏瑾一聽,火氣就上來了,"這事怎麼不早跟我說!溫溫你別急,我幫你打聽打聽,在家別做什麼傻事,照顧好自己!"

掛完電話,顧溫溫感覺心里舒坦了一些,打起精神來,翻出了一本老早以前去美國時的小冊子,看看上面有沒有什麼認識的人可以求助,這一翻,忽然看到冊子首頁上那龍鳳鳳舞的幾個字,一下想起了他.

那邊,夏瑾掛了電話後,也不去值班室了,轉身去了一趟主任醫師的辦公室,也是她頂頭上司的辦公室.

"瘋夏,你干嘛,氣勢洶洶地跑來,沒看我正忙麼?"

辦公室坐了個手臂紋著酷炫紋身,光頭頭的英俊男人,見夏瑾一腳踹開門,濃眉一下皺起,看起來也是脾氣火爆,那聲音明顯就是上次催夏瑾去做手術的男人,此時他正在摳腳,摳到一半被夏瑾打斷也是一包火.

"老流氓!喬寒生!你是不是在美國混過?代號是彼岸花的組織知道麼?"

喬寒生一聽,一下將腳放了下來,神色古怪得看向她,"你怎麼知道標志是彼岸花的組織?"

"別問我這麼多!我閨蜜的孩子被這該死的組織搶走了,你要是知道什麼內幕消息,趕緊告訴我!"

夏瑾也是惱火著,見喬寒生這欠揍的流氓樣,就想高跟鞋砸他臉上去,真想不通這麼個男人,怎麼會是醫生,還是她上司!

"瘋夏,去去去,老子不知道,老子金盆洗手不知道多少年了,趕緊走,別影響老子休息!白天剛做完幾個手術累的慌呢!"喬寒生恢複往常的模樣,俊臉一皺,站起來就把夏瑾往外推,還一把鎖上了辦公室的門.

等關上了門,才是眉頭緊皺著,夏瑾怎麼會知道彼岸花.

夏瑾在外面拍了好一會兒門,喬寒生都不開,她才是憤憤離開,准備上去找一趟傅城,問問他這事打算怎麼辦.

而病房里的傅城在林頃澄走後,閉著眼沉思了一會兒,忽然拿起手機給一個人打了電話.

喬寒生一屁股剛坐下,手機就響了,一看來電顯示,立馬接起.

"喂,阿城?"

"老喬,我需要你在美國那邊的勢力."

傅城開門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