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是我不小心牽扯到了她
洛芳芳停了下來,聲音有些發抖,里頭都是擔心,她朝一邊還坐在地上的顧溫溫看了一眼,都沒什麼心思管她怎麼也在這兒,說完就匆匆趕過去.

她後邊跟著的是傅老爺子.

"溫溫,你怎麼也在這兒?也是收到消息,來看望阿城的麼?"傅老爺子臉色都白了,看到顧溫溫,忍不住拉著她一起往病房走,"走,陪爺爺,爺爺怕受不住."

"傅爺爺……"

顧溫溫神情一怔,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她看了一眼慕念深,又不知道該怎麼和傅老爺子說,只好抿著唇,任由傅老爺子拉著她往傅城的病房走.

慕念深皺著眉頭跟上.

打開病房門,傅城已經坐了起來,林頃澄坐在床邊,手邊是切成塊的蘋果,兩人如同金童玉女一般,一人喂,一人吃.

聽到開門聲,林頃澄一下扭回頭,站在門口的洛芳芳和傅老爺子,也不著急,先將手里的蘋果放下,然後才是站起來,"伯母,傅老,你們來了."

說著,她將視線又轉移到了被傅老爺子拉著的顧溫溫身上來,對她溫和友好地一笑.

傅城的眉頭深深地皺起,臉色深沉冷淡,聲音有些無奈,"你們怎麼來了?"

"阿城,你都中了槍傷了,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能不來?告訴爺爺,這事是怎麼回事,你無緣無故怎麼會中槍?惹到什麼道上的人了麼?"

傅老爺子一臉威嚴肅然,眼神中有一抹厲色,他們傅家,在道上也是有些勢力和名望的,不可能有人無緣無故來對傅城做這種事.

"是啊,頃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阿城,你傷得重不重?"

洛芳芳上前走到床邊來,看到傅城左肩膀處綁著的紗布,一陣疼惜,隨之就是憤怒了.

"這……"

林頃澄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傅城,又看了一眼站在傅老爺子身邊的顧溫溫,然後笑了一下,"伯母,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現在阿城沒什麼事就好了."

她的善解人意,眾人都看在眼里,可剛才林頃澄猶豫地看向顧溫溫的眼神,洛芳芳也敏銳地看在了眼底.

"頃澄,你老實告訴伯母,這事,是不是和顧溫溫有關?"

洛芳芳的聲音揚高了三分,本來就因為之前在顧家受的氣心里還惱著,剛才見到林頃澄那猶豫的眼神,心里立馬就明白了.

"芳芳,你說話注意點,阿城受傷怎麼會和溫溫有關!"傅老爺子一聽,那心里就不高興了,他把顧溫溫護在了身後,皺著眉頭看向林頃澄,"頃澄,你說話可要注意點分寸,別吞吞吐吐的說得引人遐想."

傅藥就是有時候看不慣林頃澄的這溫婉端莊,說起話來輕聲細語的,又柔柔的不說重點,磨得人耐心都沒了,他還是喜歡溫溫,有什麼說什麼,率真.

林頃澄被傅老爺子這麼一說,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笑容也有些牽強了.

"傅老,您錯怪頃澄了."

慕念深見林頃澄一臉委屈,想著她也是好心幫著溫溫瞞著,便上前幫忙說了一句.

林頃澄咬了咬唇,慕念深這麼一說,她臉上的表情就更柔婉楚楚了,"伯母,這事真的和溫溫無關,阿城是被壞人打到的槍,怎麼會和溫溫有關呢,阿城只是為了保護溫溫."

她好像急于在傅老爺子面前澄清,可一著急,有些東西就不小心透露了出來.

"什麼保護溫溫?到底怎麼回事?因為你阿城才受傷的麼?"

洛芳芳一聽,重點直接就是林頃澄的最後一句話,目光銳利地掃向了顧溫溫.

就連傅老爺子,也是微微皺眉,有些擔心地問道,"溫溫,出了什麼事情麼?"

"伯母,這其實真的不關溫溫的事,阿城,你快解釋一些,我太著急了,阿城?"林頃澄見洛芳芳的目光凌厲地掃向顧溫溫,病房里的氣氛也馬上就要凝固了,她也是著急了,回頭看了一眼坐在病床上臉色蒼白卻冷肅的傅城.

林頃澄的這個樣子,真是善解人意,就連她都是忍不住要替她著急了,和她一比,似乎她顧溫溫就一直是惹禍的那個人了.

"傅爺爺,傅城受傷這件事……"

"和顧溫溫無關,是我生意上的事情,不小心牽扯到了她."傅城總算開口,他一下打斷了顧溫溫的話,冷峻的聲音里是不容反駁的語氣,他掃了一眼眉頭皺起來的顧溫溫,眼神又有些銳利地掃了一眼林頃澄,才是收回目光,"我沒什麼事,沒傷到要害,休息一段時間就好."

慕念深松了口氣,傅老爺子也松了口氣,然後,肅著一張臉教育自家孫子,"你說你好好的做生意,怎麼會牽扯到溫溫,她也就是你公司里的小秘書而已!你以後讓她跟著你時小心些,要是溫溫傷到了,我跟你沒完!"

傅城默然,又抬眼朝顧溫溫看去,眼神幽深,剛好顧溫溫抬頭,兩人的視線一下撞到了一起,停頓了兩秒後,顧溫溫才是一下轉開.

那一句我已經辭職了,就這麼到了嘴邊了,可此時卻是說不出來,要是說出來,那就自己把傅城剛剛說的那一句給打回去了,到時候傅老爺子和洛芳芳再問,便又成了她多事自找麻煩了.

顧溫溫只好把話吞了進去.

"我知道了."

傅城點頭,算是答應傅老爺子的話.

"伯母,我都說了,和溫溫無關的,你錯怪她了,溫溫今天還差點受傷呢."林頃澄適時地拉著洛芳芳,幫著顧溫溫說話.

而自始至終,顧溫溫都沒開口為自己說過一句,好像別人都把她的話說完了.

"溫溫,以後上班一定要注意點安全,要不,等阿城的傷好了,我讓他天天順路捎帶著你去公司?"

傅老爺子一聽林頃澄說溫溫差點受傷,又是一陣擔憂,立馬提議.

林頃澄的臉色跟著就是一僵,但她很快又恢複了臉上的恬靜,"傅老,溫溫有她未婚夫,要是阿城去接了,她未婚夫會吃醋的."

顧溫溫的唇角抿成了一條直線,她朝林頃澄看了一眼.

她明明知道,顧結者也被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