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傅城,你最好說到做到
"溫溫,你瘋了!傅城中了槍,這槍傷,都起碼要療養一兩個月的."林頃澄卻是忍不住了,捂著手上的傷口,有些不贊同顧溫溫的話.

顧溫溫的視線一下朝著林頃澄掃了過去,帶著前所未有的嘲諷,讓林頃澄的目光都是微微一怔.

她什麼時候見過顧溫溫這樣冷意寒峭的目光,即便是五年前,顧溫溫見了她都是小心翼翼的帶著敵意,卻從不會用這樣的目光看她的.

"林小姐,我在和傅城說話,你有什麼資格插嘴?"

顧溫溫眉眼一彎,笑容還有幾分甜,忽然就甩了剛回來時那見了林頃澄和傅城在一起時都忍不住還會心傷到唯唯諾諾的神色,她一如幾年前那種青春期的傲慢.

她的驕傲,只是被傅城磨損了,卻不會因為一個林頃澄而被折損.

林頃澄一默,捂著手上的傷口,站在那兒顯得楚楚可憐,鮮血在她白皙的手指襯托下,顯得異常奪目.

傅城自然是注意到了林頃澄手上的傷,目光一頓,神情里有心疼的意味,"念深,你帶頃澄去處理一下傷口,消毒一下."

顧溫溫看到這一幕,聽到這樣的話,心里不自禁地依舊是微微一疼,林頃澄只不過是受了點這樣的小傷,傅城就心疼的要命,當初五年前,她被那麼多人指責,還從樓上摔下來,他怎麼就心硬到沒有半點心疼.

隨即,她收斂了這樣的心思,無所畏懼地站在這里.

"阿城,你一個人在這里,真的不會有事麼?"

林頃澄卻是有些猶豫,看了看顧溫溫,再看了看傅城,想起剛才顧溫溫沖進病房里的那一股架勢,她還是有些擔心,"我這點傷沒事的,我用紙巾擦一擦,再貼個邦迪就好了."

她是擺明了態度不想離開病房.

慕念深無奈,便也是呆在原地.

空氣里有一秒鍾的安靜,隨即,便被傅城冷峻卻虛弱的聲音打破,"顧溫溫,我會幫你盡快找到顧葆貝."

一提及顧葆貝的名字,顧溫溫剛剛冷下來的心,一下又一酸,眼圈再次一紅,心情抑制不住的難過,"傅城,你最好說到做到,否則,我也會說到做到."

顧溫溫的聲音里已經帶著濃濃的鼻音和哭腔了,她紅著眼睛,剛才和林頃澄說話時候的那種慧黠與驕傲,這一瞬間,又是崩塌了,只剩下了難過.

在這病房里,有傅城,有林頃澄,她一分鍾都待不下去了.

顧溫溫說完,轉身就走,慕念深看了看她離開的背影,又看了看林頃澄和傅城.

"念深,我沒關系的,你先去照顧一下溫溫,我怕她情緒不穩定,會做出什麼傻事來."林頃澄擦了擦手上的血跡,滿臉擔憂地催促慕念深.

"阿城,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看一下溫溫."

傅城點頭,慕念深轉頭跟了出去,過道上找了一圈,都沒見到顧溫溫身影,他皺著眉頭,還真有些擔心了.

溫溫這丫頭,他從小也是當妹妹一樣疼愛的,可惜,這五年她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的.

慕念深小跑著往前,終于在樓梯那兒找到了一屁股坐在樓梯上,把頭埋在膝蓋里,那小可憐的模樣,真是讓他心疼.

"溫溫,別傷心,慕大哥一定幫你找葆貝!"

慕念深一向給人風流的印象,可此時那邪氣的桃花眼中都是認真,他往顧溫溫的旁邊一坐,拍了拍顧溫溫的肩膀,滿是溫柔體貼.

顧溫溫一聽這一聲熟悉的慕大哥,心里的酸澀像是被開了閘一樣,一下子抑制不住地全部湧了出來.

"慕大哥,葆貝是被國外的一個黑勢力研究組織帶走的,他們的標志是彼岸花,葆貝太聰明了,太有計算機編程方面的天賦,他們要抓葆貝去研究,要葆貝這麼小天天鑽研那些,還要研究葆貝的大腦……慕大哥,我回國前不久,才耗費了所有力氣才把葆貝救出來……"

"本來我打算跟著葆貝一起走的,我沒有能力再救葆貝了,那就和葆貝一起去,但是,但是都怪傅城,現在葆貝一個人單獨抓走了,我該怎麼辦!"

"為什麼傅城要干涉我自己的事情,他不愛我,為什麼還要干涉我!"

"慕大哥,我害怕葆貝會出事,也擔心小顧會出事."

顧溫溫趴在慕念深的肩膀上,痛快地哭了一場,將心頭所有的擔心,憤怒,在一瞬間都宣泄了出來.

慕念深拍著顧溫溫的背,一下一下的,沒有插嘴過,只是傾聽著她的話.

顧溫溫哭夠了,在慕念深的衣服上蹭了兩下,將眼淚鼻涕都蹭在上面,心里很感激他,慕念深其實一直是個溫柔細心的男人.

"喂,你不是吧,借我肩膀哭也就算了,你還蹭了我一肩膀的鼻涕,顧溫溫,你惡不惡心啊!"

慕念深一看自己好好的襯衫上邊濕了一塊,看著就感覺還粘粘的,臉上立馬就是一陣嫌棄.

顧溫溫一聽,嘴角勉強牽起一抹笑,伸出手揉了揉,"一會兒就干了嘛,到時候你走出去還是獨領風騷的,小姑娘都往你身上貼."

慕念深見顧溫溫冷靜了很多了,心情也似乎好了一些,至少沒那麼瘋狂了,松了口氣,"其實,阿城也是為你好……"

"念深,別跟我提他."顧溫溫笑容立馬沒了,話題隨之一轉,"你快幫我想想辦法吧,那個組織是北美一帶非常有名的,代號是一朵彼岸花,你人脈廣,現在就幫我查查最新的情況."

都過去兩個多小時了,葆貝應該是在飛機上,不可能在國內了.

"好,我立刻讓人去查."

慕念深點了點頭,剛想再說什麼,聽到身後一陣急促的高跟鞋的聲音,視線略微往後轉了一下,看到了面色匆忙焦急的洛芳芳和傅老爺子.

"傅老,洛伯母,你們……"

慕念深一愣,站了起來,他沒把傅城受傷的事情告訴他們,他們怎麼來了?

"念深,阿城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都不告訴我們!是想讓我這個當媽的著急死麼?多虧了頃澄通知我們,否則我都不知道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