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不關溫溫的事
原本,慕念深以為林頃澄會不高興傅城因為顧溫溫受傷,可沒想到她一聽,先是一怔,隨即關切地問道,"現在阿城沒事了,那溫溫呢?溫溫怎麼樣了?"

她的語氣關切真誠,眼神里都是擔憂.

慕念深看著她,心里倒是一陣羞愧,是他把林頃澄想得太小氣了一些,她真是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大方,更善解人意,"溫溫沒事,就是受了點驚嚇,昏過去了,在隔壁病房里休息."

"那就好,只有一個人受傷總比兩個人受傷好,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頃澄松了口氣,朝病床上昏睡著的傅城看了一眼,擔憂的目光里都是心疼.

"具體我也不清楚,等阿城和溫溫醒了後問他們兩個才知道."

慕念深搖了搖頭,他只不過是忽然接到傅城電話,他要自己根據定位找到他,並報警,其他的事情,他都不清楚.

林頃澄點了點頭,剛好這個時候,護士推開門,"請問哪位是患者家屬?需要簽字付手術費."

"我是."

林頃澄和慕念深是一起站起來的,她轉頭攔住了慕念深,"念深,我是阿城未婚妻,我去吧,你在這里看著阿城."

慕念深點頭,目送著林頃澄飄逸修長的背影從自己的視線里離開.

等出了病房,林頃澄路過隔壁病房的時候,視線朝里面看了一眼,門是虛掩著的,依稀能看到里面的病床上躺著一個女人.

"請問傅城是什麼時候被送來的呢?是和那位叫顧溫溫的小姐一起被送來的麼?"

林頃澄微微一笑,語氣柔和,那小護士早就一眼認出來這是享譽國內外的芭蕾皇後了,心情激動,此刻見她問自己,立馬點點頭,"是的,林小姐,傅先生還沒送來時,醫院已經接到通知等著了,當時,顧小姐昏迷著,傅先生一直抱著她呢,然後是慕先生將她從車子里抱出來的."

那小護士也是看到過八卦雜志上的關于傅城和顧溫溫的新聞的,所以,語氣里對顧溫溫也是有些討厭,打心底里覺得那顧溫溫就是插足林頃澄和傅城的第三者!

"林小姐,我是您的粉絲,能給我簽個名麼?"

"好."

"林小姐,我真為您感到不平,那個顧溫溫一看就長了張小三的臉,柔柔弱弱的,哪有您這樣看起來端莊優雅,我看傅先生似乎對她不錯,林小姐,您要和傅先生好好的呀!"

"謝謝,不過阿城也一直只是將溫溫當做是妹妹一樣,那自然也是我妹妹,所以,對她好也是應當的."

"林小姐,您真好."

林頃澄一直微笑著將錢付清了,滴水不漏,然後臉上毫無不悅地離開.

"對了,念深,那個小顧呢?他怎麼沒來陪著溫溫,還有溫溫兒子呢?被送去顧叔那兒了麼?"林頃澄再一次路過顧溫溫病房,見里面依舊只有她一個人昏睡著,等回到傅城病房,一邊削蘋果,一邊問慕念深.

慕念深搖了搖頭,"我不知道,葆貝應該是被什麼人帶走了."

"溫溫出了這事,你通知顧叔和沈姨了麼?"

"這事,先不告訴他們了,顧叔和沈姨才與溫溫重逢欣喜,這樣的事情,無疑又是一次打擊,何況,葆貝還失蹤了,暫時等溫溫醒了再說."

林頃澄點了點頭,手里的蘋果塊削完了,病房門卻被人大力推開.

慕念深和林頃澄立馬都是一個回頭去看,這一看,就看到了面色蒼白,眼睛通紅的顧溫溫.

"溫溫,你醒了?怎麼不多休息會兒?"

"我要問傅城,我的孩子怎麼辦,葆貝怎麼辦!"

顧溫溫心里想的都是葆貝,剛才昏睡期間還做了一個噩夢,夢到葆貝的腦袋上被插了很多管子,痛苦不堪地被研究,她的心都要碎了,整個人都崩潰了.

"溫溫,你不要這樣."

林頃澄一把攔住了撲向病床的顧溫溫,結果,不知怎麼的,她手里拿著的水果刀忽然就到了顧溫溫手上,割傷到了她自己的手指,鮮血立馬沁了出來.

"哎呀!"

慕念深伸手將顧溫溫抱住,他也看到了林頃澄手指上的劃傷,眉頭一皺,林頃澄卻是開口替顧溫溫解釋了.

"念深,這是我自己不小心劃傷到的,不是溫溫的錯."

她聲音柔和,沒想到這個時候,傅城卻忽然醒了,睜開眼睛就看到顧溫溫手里拿著水果刀,而林頃澄的手正在流血.

他蒼白虛弱的臉色上立馬就蓄起一種威儀的嚴肅,視線朝顧溫溫掃了一眼,冷峻無比.

"阿城,不是溫溫傷到的,頃澄說了,是她自己不小心劃傷的."慕念深抱著還有些神志不清的顧溫溫,見了傅城掃過來的視線,立馬替顧溫溫解釋.

"是啊,阿城,是我自己劃傷的,不關溫溫的事."

傅城依舊不語,或許是因為剛做完手術,沒什麼力氣.

"是我劃傷的,是我故意的,那又怎麼樣,傅城,因為你,我的葆貝丟了,我也不會讓你的林頃澄好過!"

顧溫溫忽然開口,她在慕念深懷里忽然就不掙紮了,她的臉色還白著,視線怒瞪著傅城,帶著嘲諷,那雙往常總帶著甜甜笑意的眼睛里,早沒了半點笑容,和葆貝在一起時總是開開心心的樣子,此時見不到半分.

她看向傅城的眼睛,第一次充滿恨意.

這個男人,伴隨自己的青蔥歲月的男人,毀了自己的一生,如今,她還賠上了一個葆貝,她真不應該回國來,回國就意味著與傅城交集的機率增大了很多倍.

"我會幫你把顧葆貝找回來."

傅城的聲音還帶著虛弱,可卻是很冷靜,更是透著一種堅持.

"好啊,一個月內,我等著你一個月內把我的葆貝帶回我身邊,把我的小顧帶回我身邊."

顧溫溫又笑了,她開口,冷冷清清的,沒什麼情味,眼睛還紅著.

這是傅城欠她的,不是她求他幫忙的.

顧溫溫不笨,更不會在此時清高的不要他的幫助,畢竟,她一無所有,她一個人根本沒辦法和那群人抗爭,沒辦法把葆貝救出來.

傅城皺了皺眉,病房里一陣靜寂,沒人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