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你到底對她什麼意思?
傅城的臉偏在一邊,原本因為失血而蒼白的臉上,瞬間一個紅紅的巴掌印,看起來觸目驚心.

"都怪你,都怪你,都是因為你,我又和葆貝分開了,你憑什麼阻攔我,憑什麼干擾我的事情,你為什麼要讓我們母子分離!"

顧溫溫卻像是著了魔一般,渾身顫抖,一下一下捶打在傅城的胸口,她咬著牙,像是要將一直以來受到的冤屈與憤怒都發泄出去.

她的臉色蒼白,眼睛里噙著淚水,一眨眼,便大顆大顆地往下流,嘴唇輕輕哆嗦著,"傅城,你有什麼資格管我顧溫溫的事情?你既不是我男朋友,又不是我老公,更不是我爸!憑什麼管我!憑什麼阻攔我!"

"現在葆貝被抓走了,你賠我兒子!"

"傅城,我和你沒有任何關系,你憑什麼干涉我的事情,憑什麼!"

"我告訴你,葆貝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哈哈,到時候,你想和林頃澄結婚?我偏不讓你們結成這婚,讓你這輩子都結不了婚!"

"葆貝~~葆貝,是媽咪沒有保護好你……"

顧溫溫哭著,語無倫次地拍打著傅城,眼睛紅通通的,到最後哭著,腳都站不穩了,一下子往下滑落,蹲到了地上.

她的聲音悶著,一聲聲抽泣著,聽得人心疼.

慕念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看了看顧溫溫,又看了看傅城,一時不敢插嘴,可又擔心傅城的傷,便一直默默在後面扶著他.

顧溫溫小小的身子蹲在那里,心里很絕望無助.

出門之前,還和小瑾打過電話,說好了下個月給葆貝過生日的,都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現在葆貝都被人抓走了,她還怎麼給葆貝過生日.

上一次她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花光了所有積蓄,才破釜沉舟地將葆貝帶離那個地方,現在她什麼都沒有了,她該怎麼辦.

顧溫溫想著,鼻子酸澀,眼淚根本止不住,這一瞬間,她真的好想回家,好想回到爸爸媽媽身邊,她只有他們了.

"顧溫溫……"

傅城蒼白著臉,眉頭緊蹙成一團,他緊抿著唇,沒有給自己開口辯解過一句話,只是低著頭看著她,神色莫測.

顧溫溫沒有反應,依舊悶著趴在膝蓋上,抽泣著哭.

"顧溫溫,要是你都被帶走了,誰去救你兒子?"

傅城低沉冷冽的聲音,此時不管他說什麼,對于顧溫溫來說,都是可恨的,討厭的.

"我不要你管!你憑什麼管我!你算我什麼人?!你有權力干涉我麼?"顧溫溫一下站起來,怒瞪著他,她哭的滿面通紅.

傅城看著她的樣子,聽著她的話,眼底里浮出一絲慍怒來,但氣提在胸口,卻是再也上不去.

他一把拉住顧溫溫的手,非常用力,"把她帶上車."

"哦哦!"慕念深點了點頭,伸手去抓顧溫溫掙紮的手.

"我不要……"

顧溫溫哭著才掙紮了兩下,整個人卻是一軟,忽然昏了過去,倒在傅城懷里,她的眼圈一周都是哭紅了的,睫毛上沾著眼淚.

傅城有些費力的攬住顧溫溫的腰肢,視線落到她臉上,最終又定格在她下巴處的那個粉嫩的傷疤上.

"我來把她抱上車,你一個人能走過來麼?"

慕念深從傅城手里接過顧溫溫,攔腰抱起,然後他看了一眼傅城的傷,滿臉擔憂.

傅城點了點頭,白著臉色跟著慕念深上了車,慕念深立刻開著車子前往醫院.

警察則是留在原地處理車禍現場和偵察.

顧溫溫被放在後座,傅城也坐在後座,她嬌小的身軀一下都靠在他懷里,一時之間,倒好象受傷的人是顧溫溫一樣.

只不過她昏了過去,緊閉著看不到這一幕.

慕念深通過後視鏡看後面的場景,他有些搞不懂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猶豫了幾下,礙于車子里凝重肅然的氣氛,車子開了半小時了,他才是開口詢問.

"阿城,到底是怎麼回事,溫溫怎麼會惹上那樣的人,葆貝呢,葆貝是被人帶走了麼?"

傅城的唇緊抿著,臉色冷得嚇人,"我不知道."

卻是忽然想起,那個叫做ben的男人幾次開口說了什麼機器人,又想起那姓顧的,中了那麼多槍都沒事.

傅城低頭看著懷里即便昏迷著,臉上都是悲絕的顧溫溫,他也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慕念深沉默了一下,車子轉了個彎,見傅城攬著顧溫溫的肩膀,那種下意識的保護,讓他看著心里都是有些止不住的欣慰.

"阿城,你到底對溫溫是什麼意思?"

他這個旁觀者看著,卻都是能感覺到傅城絕對不像是顧溫溫所想的那樣對她無情,那種下意識的保護,有時候甚至他自己都察覺不到.

傅城眼睛垂著,過了一會兒後,才是回答.

"妹妹."

兩個簡單的字,輕輕松松化解了慕念深的問題.

是啊,只有妹妹受傷了,難過了,身為哥哥,才會下意識地去做一些事,卻不是因為愛情.

"是因為林頃澄麼?"慕念深握緊了方向盤,很是心疼溫溫,小時候的溫溫多萌多甜多可愛,要不是溫溫一腔熱血不撞南牆不死心地喜歡傅城,他早就追她了.

傅城不說話,側頭看向窗外,已經到醫院了.

慕念深停好車,小心翼翼地將顧溫溫從車子里抱出來,此時,醫院的人已經搬著擔架過來了,是慕念深早就通知了的.

傅城是被扶上擔架的,此時,他的神經才是完全放松下來.

林頃澄接到電話趕到醫院時,已經是七點鍾了,她神情匆忙而擔憂,一張臉都微微泛白.

"阿城呢?"

"剛做完手術把子彈取出來,醫生說差一點傷到骨頭和血管,現在打了麻醉藥,正在睡."

林頃澄這才稍微松了口氣,隨即才是問,"阿城無緣無故怎麼會中槍?出了什麼事情?"她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往日里的冷酷此時都歸為了平靜與安甯的傅城,臉上一陣心疼.

慕念深的臉色有些凝重,這事,瞞不了.

"溫溫出了事,阿城正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