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清脆的一巴掌
顧溫溫有些神魂盡失,被傅城一下撲倒在地時,還有些昏昏沉沉,但是卻是小心翼翼得護住了懷里抱著的寶貝,感覺到身上有人壓著自己,溫熱的氣息就在自己耳旁.

傅城的的臉色還是蒼白的,神情卻是冷冽無雙.

"顧溫溫,你是瘋了麼?"

"什麼叫我瘋了?你讓我怎麼辦?你讓我把葆貝交給他們麼?他不是你兒子,但是卻是我最心疼的兒子!是我唯一的寶貝!我不會讓任何人搶走她的!"

顧溫溫脆弱的神經在聽到傅城的那一句話時,一下就炸開了,她扭動了一下,從傅城身下爬起來,沖他吼了一句,眼睛里濕潤著,然後看向葆貝,"葆貝,怎麼樣,有沒有傷著?"

她很小心地檢查了一下葆貝的手臂,就怕剛剛摔倒時會有擦傷,在見到葆貝完好無損時,顧溫溫才是松了一口氣.

"媽咪,我害怕."

顧葆貝伸手抱住顧溫溫的脖子,把頭埋在她的脖頸里,都不敢抬頭看四周,那些外國佬都已經將他們圍在了一起了.

ben掃了一眼傅城被血跡****了的左肩,冷笑了一聲,"原來是人."滿嘴的不屑.

顧溫溫抬頭,怒目瞪著ben,眼睛發紅,但她什麼話都沒說,只是抱緊了葆貝,宣示著自己的態度.

傅城有些無力地從地上站起來,左肩處的傷口是撕裂般的疼痛,他攔在顧溫溫面前,面色蒼白,卻依舊冷酷威儀,"你們是什麼人,如果是顧溫溫欠了你們錢,我替她還."

即便他不愛顧溫溫,可終究是從小一起長大,他心里始終還是放不下她,應該,是如同妹妹一樣的感情吧.

傅城的眼神又冷冽了一些,冷視著面前的ben.

"哈哈,你是誰啊,真有趣,顧溫溫不欠我們錢,我們要的是人."

ben一招手,立馬有人朝地上的顧溫溫和顧葆貝走去,對于受了傷的傅城,他們壓根不看在眼里.

傅城往顧溫溫方向過去,想要伸手去抓顧溫溫的手,結果,顧溫溫正看著那些圍過來的外國佬,一個後退,無視了傅城的手.

他低咒了一聲,想靠過去,卻被那群人一把甩開在地上,左肩處的傷汩汩流血,傅城的左半邊都疼的難以動彈.

"媽咪!"

"葆貝!你們不能這樣,葆貝!葆貝!"

"媽咪救我!"

那群外國佬一下巴顧溫溫和顧葆貝分開,有人抱著顧葆貝就往車上走,把顧溫溫攔在原地.

"老大,要不要把顧溫溫一並帶走?"

"你們把我帶走吧,我跟著葆貝一起!"顧溫溫一見葆貝被帶上車,什麼也不管了,沖到ben面前,眼睛紅著懇求他帶自己走.

"當然,你是葆貝的媽媽,當然要跟我們一起走."ben一聲令下,顧溫溫就被架住了往車的方向帶.

"老大,那這個男人怎麼辦?"

ben朝地上流血的臉色蒼白的傅城掃了一眼,"他自己找死,那就讓他死,不用管他,立刻帶著顧溫溫和顧葆貝還有那個機器人離開這里."

顧溫溫這時才是反應過來有傅城,她被押著路過傅城身邊,看到地上冷凝著視線面色蒼白地朝自己看來的傅城,看到泊油路的地面上,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塊,才是響起剛才ben開的那一槍.

看著地上這可怕血腥的場面,顧溫溫渾身冰冷,呼吸都快凝滯了,一想到傅城要因為她而死,她的身體就在輕顫著,"傅城,你快走,找慕念深來救你."

顧溫溫說完,一咬牙,跟著就要上車.

"顧溫溫,你……"

傅城才說了一句話,聲音有些無力,面色冷冽到黑暗,像是拼盡了力氣,忽然從地上爬起來,一把拽住了顧溫溫,往自己懷里靠,並步步後退.

"傅城,你干什麼?你放我走,我要跟葆貝在一起!"

顧溫溫一驚,回過神來後立馬掙紮著要往車里跑,她看著車子里的寶貝被那群人抓著,捂住了嘴巴驚恐害怕地看著自己,心都快停止跳動了,"傅城,你放開我!你放開我!"

ben皺了下眉頭,他可不想真在這里搞出人命來,但他還沒見過這麼不要命的男人.

"我的人帶著警察,馬上就會到,我勸你們立刻把顧葆貝放了."

傅城抱著顧溫溫,用最大的力氣不讓她掙脫開來,冷酷的眼神,威儀而有氣勢,薄如刀裁的唇輕抿著,透露出他的強勢和不悅.

按照慕念深的速度,他這個時候應該快到了.

ben的臉色一變,隨即視線朝顧溫溫和傅城身後看去,果然在不遠處看到有警車過來.

"撤."

沒有過多的猶豫,ben不再管顧溫溫,轉頭就上車.

"帶我一起走!帶我一起走!傅城,你放開我!"

顧溫溫用力掙紮了一下,低頭狠狠咬了一口傅城的手,等傅城終于松開她了,那群人早就帶著顧葆貝奔馳而去.

"葆貝!"

顧溫溫瞬間眼淚飚了出來,看著後車玻璃里葆貝哭著面對著她的方向,她踉蹌地朝前跑了幾步,卻只能眼睜睜看著葆貝被帶走.

後面警車鳴笛的聲音響起,慕念深開著車和警察一起來的,入目的先是地上傅城被撞得不成樣子的那輛車,然後再是看到地上一片血跡.

"阿城,你怎麼受傷了,快,跟我去醫院."

慕念深看到傅城的西裝外套都被血浸濕了,臉色一下凝固了,有些緊張,扶著他要去後面車上,可傅城卻皺著眉頭看著顧溫溫絕望悲傷的背影,沒有動彈.

顧溫溫哭著,聽到身後慕念深的聲音,她氣都喘不過來,一下轉身,幾步走過去.

'啪!’

清脆的聲音,整個世界都仿佛凝固和靜止了,一邊的慕念深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幾乎不可能出現的一幕.

顧溫溫氣得發抖,哭著狠狠一巴掌甩在傅城臉上,帶著自己所有對他的怨憤.

這一巴掌,打得她指尖發麻,連呼吸都快凝滯了,"傅城,你憑什麼干擾我的事情?憑什麼阻攔我?你到底憑什麼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