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他弄壞的,你找他!
慕念深反手摸到背後的架子上有根棒球棒,立馬一抓,往傅城的腦門上重重一拍.

傅城努力睜著眼睛,好像一點都不想閉上,顧溫溫搶過慕念深手里的棒球棒,又解氣般地補了一棒,他才是不甘心地昏倒下去.

見他總算在地上昏睡過去,顧溫溫才是松了口氣,這一來一回在客廳里你追我趕,她都渾身是汗了!

"你也不下手輕點."慕念深低頭查看了一下傅城,見他沒什麼事,只是昏睡過去後,松了口氣,然後又好氣又好笑.

"你快把他帶走,別告訴他今天發生的事!"

顧溫溫懶得離慕念深,催促著他趕緊帶傅城離開,萬一一會兒他又醒過來怎麼辦?!

"你也太無情了吧?!利用完了我就趕我走啊?"

慕念深喂了一聲,那臉上的表情,欠揍無比.

顧溫溫一邊使勁擦嘴,一邊皺著眉頭,嘴里嘀咕著,"你要是被一個喝醉了就亂親的人親了一嘴你還有情得起來?天知道他都親過多少人了!"

想著,顧溫溫又是一陣郁悶,催著慕念深趕緊帶著傅城離開.

"人家特此從家里開車跑到這里來親你,你就這態度啊,喂,溫溫,你也太無情了吧!好啦好啦,我這就帶著他走,你幫我一把,把他扶著我背他."

慕念深還想調戲兩把顧溫溫,結果被她拿著棒球棒凶殘地瞪著,只好妥協地蹲下身,准備將地上這尊大神背回去.

顧溫溫搭了一把力,好不容易才是將身形高大的傅城給弄到慕念深背上.

"等等!"

臨出門前,顧溫溫轉眼看到地上自己那可憐的手機,又拉住了慕念深,朝他伸出手,"我的手機被傅城摔爛了,我昨天剛買的,還錢,一千五,還有,他身上的衣服我買的,一共四百七十八,你給我兩千好了."

"他弄壞的,你找他賠啊!我沒帶錢包,我走了啊!"

"喂!"

慕念深笑著,背著昏睡的傅城出了門,完全不管在他身後快氣急敗壞的顧溫溫.

顧溫溫砰得一下就將門關上了,深呼吸了好幾口氣,心情才是稍微平靜了一些,朝著自己的手機走了幾步,蹲下身撿起來,看著又破碎不堪的手機,她真是欲哭無淚.

慕念深費了一些力氣,才是將傅城放進車後座.

林頃澄找遍了傅城可能會去的地方,繞著環山別墅區周圍好幾圈,都沒找到傅城的影子,她不由咬了咬牙,心里閃過一個念頭.

一個不該出現的也不太可能的念頭,可偏偏,這念頭就像是在腦子里生了根發了芽一樣,迅速得就長成了參天大樹.

他會不會去找顧溫溫了?

林頃澄咬著牙,手握著方向盤,車子漫無目的地朝前開,但她不知道顧溫溫家住在哪里,只知道顧家老宅,顧溫溫應該不會在顧家老宅.

想了想,她給琳達打了個電話,要來了顧溫溫家里的地址,油門一踩,就朝著顧溫溫家開過去.

慕念深離開顧溫溫家十分鍾了,想了想,才是給林頃澄打了個電話.

"喂?念深?是找到阿城了麼?"

林頃澄一接起來,立馬語氣擔憂地問道,溫柔恬靜的聲音都不自覺的拔高了幾個度.

"找到了,我正帶他回環山別墅."

林頃澄聽了,松了口氣,卻又是好奇慕念深是在哪里找到的傅城,畢竟,能找的地方,她也都找了一遍了.

"你在哪里找到的阿城,我能找的都找過了,卻沒找到."

聽著林頃澄聲音里的失落和微微傷感,慕念深猶豫了一下,大概是出于私心,沒告訴她傅城是在顧溫溫家里找到的,而是隨口說了句,"在我家附近啊,這家伙,大概是想我了,才去我家附近,先不說了,我先開車."

"嗯,一會兒在環山別墅見."

林頃澄嗯了一聲,掛了電話.

慕念深的說辭,她有點不相信,如果是在他家附近找到的傅城,直接可以將傅城帶去他家休息,又為什麼要特地再送回環山別墅?

林頃澄的臉色,有些深幽.

她折返回傅城的別墅,只用了十五分鍾的時間,心里算了下慕念深家里到傅城這里,需要差不多四十分鍾.

同時,她又查了一下顧溫溫的住址到環山別墅所需要的時間.

一個小時,不堵車的情況下,需要一個小時.

林頃澄在廚房里煮了些醒酒湯,又是做了一些小點心,等著慕念深過來.

"頃澄,你已經到了?來幫我把這家伙扶到,先扶到客廳吧!"慕念深也是知道傅城家密碼的,直接輸入,背著他進去,一抬頭看到林頃澄走了過來,立馬招手讓她幫自己一把.

林頃澄看到傅城的穿著,吃了一驚,萌版鋼鐵俠t恤和藍色牛仔褲?傅城怎麼會穿這種廉價又沒品的衣服?!

隨之,她更是一眼看到了傅城臉上的抓痕和巴掌印,還有唇上的傷口,眼光一閃,但她立馬就先善解人意地上前幫著慕念深扶住了傅城,然後狀似無意地問道,

"念深,路上是不是挺堵的?"

"還好,幸好不堵,要是堵了,我真怕這家伙半路醒來."

林頃澄點頭,她溫柔地笑著,幫著慕念深扶著傅城朝客廳過去,"醒酒湯我已經熬好了,還做了一些點心,我去拿過來."

"嗯,還是你溫柔貼心."

林頃澄笑笑,沒說話,轉身去廚房,裸色的長裙,讓她看起來賢良又優雅.

一個小時十分鍾.

轉身後,她臉上的笑意便隱了隱.

慕念深掛了電話後,用了一個小時才到這里,如果堵車,或許還說得過去,可是,不堵車,怎麼可能用一個小時十分鍾才開到這里?

她端了醒酒湯過來,托盤上還放著兩盤小點心,拿到茶幾上後,又折返去衛生間拿了毛巾過來.

慕念深往沙發上一坐,累癱了,什麼都不想管了.

"念深,阿城臉上怎麼會有抓痕,他怎麼穿著這樣的衣服?"一邊替傅城擦拭臉和手,一邊林頃澄才是略微疑惑的問道.

慕念深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