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男男授受不親
顧溫溫的話說到一半,冷不丁背後就生出一只手來,一把將她的手機拿走,還一把甩到了地上.

'啪!’

她就聽到這麼一聲清脆的聲音,轉頭一看,肉都在疼,她昨晚上才買的手機,一下被傅城給摔了個稀巴爛,屏幕都碎成雪花了!

"你!"

顧溫溫視線轉回到傅城身上,眼看著這家伙丟完手機,就沖著自己的臉湊了過來,她一個彎腰側身,立馬躲了過去.

"你不要亂來啊!傅城,你醒醒!你現在喝醉了!"顧溫溫轉頭就跑,在客廳里和傅城你追我趕,他們當中隔著的就一張桌子,她冷哼了一聲,對著他警告,一邊還得時刻注意躲避不知道會從左邊還是右邊殺過來的傅城.

以前多麼希望傅城能喝酒,然後她就可以一臉無辜地被他親了,當時還覺得他這怪癖挺可愛,但是她現在只想跑!

傅城的神色,看起來就和沒喝醉的正常人一眼,只不過比正常更幽靜一些,眼神深邃專注,目標更是專注,只盯著面前的顧溫溫.

"我告訴你啊傅城,你要是趁著你喝醉酒就亂親,我可以告你非禮!"

傅城忽然往左邊過來,顧溫溫立馬就往右邊撤,時刻緊盯著他的動作,欲哭無淚.

"喂?喂?"

慕念深怔了一下,然後又喂了兩聲,手機那端早沒了聲音了.

傅城喝酒了?!

慕念深回想起之前顧溫溫說的最後一句話,頓時笑了,傅城喝醉了,那可就好玩了,他竟然去找了顧溫溫!

越是想著,慕念深越是想笑,趕緊處理完了手里的兩份文件,簽好名,吩咐了琳達緊急事情給他打電話後,匆匆下樓,准備開車去顧溫溫家.

慕念深剛發動車,林頃澄的電話便又打了過來.

"喂?頃澄,我也不知道傅城會去哪里啊,他沒來公司,也沒來找我,啊?他可能喝酒了?那可是麻煩了,你到他家附近周圍找找,說不定他就在環山別墅四周,嗯,我還有事,先掛了,找到他給我打個電話."

慕念深接起來,裝聾作啞地回著,心里邊還有些愧疚,畢竟,林頃澄可是傅城的未婚妻,人家對他也算不錯,可,他打心里還是覺得顧溫溫和阿城最般配.

也打心里想看傅城喝醉了後追著顧溫溫要親親的樣子,那真是,他得拍下來,必須得拍下來!

慕念深油門一踩,加速開往顧溫溫家.

"傅城,我告訴你啊,你別過來,我是不會再讓你親了!"

"傅城,你清醒一點,你喝醉了,我是顧溫溫,你最討厭的顧溫溫!"

"傅城,我不是林頃澄,睜大你的眼睛!"

"哎呀!"

顧溫溫左躲右躲,一個沒注意,被傅城撲了過來,腳剛好絆在桌子角,一下子往下摔,傅城順勢就撲了過來.

他一撲過來,二話不說,對准顧溫溫的唇就要親下去.

顧溫溫一個沒來得及阻攔,就看到他的臉在紙面前放大了,趕緊側過臉,吧唧一下,他就親在了自己臉上.

傅城皺了皺眉,仿佛這種觸感讓他不喜歡一樣,他用力得將顧溫溫的臉掰過來,顧溫溫用力得扭住自己的臉不讓他掰,一邊伸手去抓他的臉,把他的臉推開.

"傅城!"

顧溫溫一巴掌就拍在傅城臉上,可他只是皺了皺眉,眼神幽深了一下,緊抿著唇,什麼話都沒說,繼續將顧溫溫的臉往自己的方向掰.

兩個人,一上一下,僵持了很久.

傅城就坐在顧溫溫的腰上,她感覺自己的腰都快斷了,都快扭不動妥協了.

他到底是什麼時候喝的酒,到底是喝了多少,這酒勁到底什麼時候過去!

顧溫溫一走神,還沒郁悶完,傅城早就找准了時機,手一撓癢,一把將顧溫溫的臉掰了過來,一口氣俯身下去親.

動作麻溜順暢的都不帶絲毫猶豫.

傅城想要達到目的,簡直就和貓捉老鼠一般容易,還帶戲耍的.

顧溫溫死死咬住牙,結果,被他一撓癢,就繳械投降,她都快瘋了,欲哭無淚,瞪著眼,一把狠狠咬了一口傅城的嘴唇,血腥味立馬彌漫在唇間.

大概是痛意所致,傅城的動作頓了一下,再一次昏睡在顧溫溫身上,倒了下來.

顧溫溫趕緊擦了擦嘴,一個翻身,從他身下鑽出來,趕緊趁著他還沒有醒來,拖著傅城,往小房間里去,然後一把關上了門,拿了鑰匙在外面鎖上,才是松了口氣.

用家里座機給慕念深打電話.

慕念深剛好已經到了顧溫溫小區,正在找停車位停車.

"溫溫,你別急了,我馬上要到了,哎,你又不是不知道傅城這怪毛病!你就當是被一個傻子咬了嘛!他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的,哎,你別生氣了,我馬上到啊,302室對吧,嗯,我到了到了,快開門."

慕念深臉上滿是笑意,剛把電話掛斷,前面的門就開了,門後面,顧溫溫一臉怒意,那小臉都氣紅了,他的視線,忍不住就朝她的唇上看去.

嘖嘖,這紅潤的色澤,一看就是……

"看什麼看!趕緊把他弄走!"

顧溫溫雙手叉腰,快氣死了,抓著慕念深就往里面走,剛一轉身,看到明明被鎖在里面的傅城竟然開了門出來了,她如驚弓之鳥,一下往慕念深後面躲.

慕念深一看到傅城,忍不住彎了眼睛,根本就止不住笑,他回頭朝身後的顧溫溫看了一眼,"溫溫,阿城臉上的抓痕是不是你抓的?還有那巴掌印,是不是你留下的?還有他身上的衣服,哪來的?"

顧溫溫白了他一眼,抿著唇不回答,慕念深見此,笑得就更開心了.

他還沒笑完,傅城已經幾步跨到了他們兩個面前了,慕念深立馬帶著顧溫溫後退,還伸手捂住了唇,"你別親我啊,男男授受不親!"

傅城鎖了眉頭,似乎是思考了一下,目光在慕念深臉上游移過去,隨即依舊將注意力放到了顧溫溫臉上.

似乎是非常執著和專一地認准了顧溫溫的唇.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