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他喝酒了
顧溫溫也死死抵住了門,不讓門外的人進來,她真後悔,剛才怎麼就一下子開了門,應該先通過貓眼看一看外面的人是誰的.

女人的力氣對于男人來說,大多數情況是沒什麼可對抗性的,顯然,顧溫溫就屬于這大多數情況.

傅城微微一用力,身體直接從外面滑了進來.

顧溫溫剛好還抵著門,門啪得一下就關上了,她轉過身看著傅城,臉色很不好看,"你來這里干什麼?"

傅城只看著顧溫溫,沒說話,他的頭發是濕的,還有些凌亂,像是剛剛洗過澡,又像是剛從河里撈出來一樣,他身上穿的衣服,是昨天晚上顧溫溫原本打算給顧結者買的t恤和牛仔褲.

簡直是莫名其妙的!

顧溫溫見他不說話,只是用那雙沉黑的眸子死死盯著她看,她也皺緊了眉頭,冷著小臉,"你發什麼瘋啊,要發瘋也不要到我這里來,去你未婚妻那里好麼?還有,傅大總裁,您身上的衣服和褲子是我花了四百七十八塊錢買來的,您要是穿,請還錢,我可不是給你買的."

傅城還是不說話,只是朝顧溫溫走了一步.

他身上那種熟悉的氣息,一下撲面而來,強勢而令人心跳加速,顧溫溫一下往後退,可後面就是門與牆的角落,她的背一下靠在牆角處,無路可退了,立馬伸手抵在他胸前,阻止他靠近.

"傅城,你要做什麼?"

顧溫溫的聲音微微顫抖著,睜大了眼看著面前的傅城,雖然這個裝扮的他,和很多年前她愛的那個模樣很像,可那畢竟已經是多年前了.

他也不愛自己,她實在是搞不懂他現在再做什麼?

傅城還是不說話,直接伸手拿開了顧溫溫抵在自己胸前的兩只手,單手抓住,將她那兩只手舉在她頭頂上方,扣在牆上,然後直接一低頭,目標鎖定地找准了顧溫溫的唇,直接咬了上去.

用力地一咬,像是帶著懲罰一樣,啃,咬,舔,吮,吸.

顧溫溫又驚又惱,但是腦子還是清醒的,死死咬著牙齒,就是不張開嘴.

傅城好像有點不開心,眉頭一皺,睜開眼掃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顧溫溫,忽然伸出另一只手,掐了一把顧溫溫的腰.

顧溫溫渾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腰和耳後,被他這麼一掐,忍不住張嘴就笑,她一笑,傅城直接咬著她的唇攻了進去.

然後,顧溫溫先是一怒,隨即忽然瞪大了眼睛.

他喝酒了?

傅城喝酒了?

無緣無故的,他喝什麼酒!明明知道自己一喝酒就會抱著人亂親,還喝什麼酒?!

顧溫溫一下子就明白傅城為什麼會這麼反常了,原來是因為他喝酒了!

傅城閉著眼睛,纖長的睫毛近在咫尺,還伴隨著他身上淡淡的香氣,毫無瑕疵的皮膚,好得讓顧溫溫都忍不住要妒忌.

他吻得這麼認真,好像在做一件特別重要和神聖的事情一樣,帶著些孩子氣.

顧溫溫逐漸放松了下來,猶豫了一下,她是掙脫不開傅城的,她看了他一眼,最終閉上了眼睛,整個人不再警惕和緊繃著.

算了,就當是被蜜蜂蜇了一下.

唇齒間是淡淡的酒香,帶著他仿佛深情的氣息,溫柔得,輾轉悱惻的,又忽然凶猛得咬住她的唇啃著不肯放,逐漸的,顧溫溫也沉浸了進去.

腦子里卻是想遠了去,想起傅城第一次喝酒,是在他十九歲的時候,那時候,她十五歲,剛剛情竇初開,傅城同學聚會,喝了點酒,到了半夜的時候,忽然跑進她房間,那時候她正為了中考複習呢,冷不丁就被他逮住,狠狠吻了一把.

那可是她的初吻哎!

傅城學習好,所以傅爺爺讓她住在傅家老宅里讓傅城給她補習,誰知道第一天晚上,就被猛地親了一把.

親完就倒,來回要醒來三次,折騰三次,才會徹底睡死,第二天醒來,他什麼都不記得了.

"你奪走了我的初吻,你將來要娶我的,傅城!"

"男子漢大丈夫,親了就承認,我不管,等我考上大學,我就要和你談戀愛!"

"傅城,你要娶我的!"

每次,他都是死死皺著眉頭,冷著臉背過身,不理睬她,要不是有傅爺爺,估計連傅家老宅,他都不讓她進.

'咚--!’

顧溫溫還在想著,傅城的酒勁結束,咬著顧溫溫的唇一半,忽然整個人倒了下去,直接在地上睡了過去.

記憶一下中斷,顧溫溫眨了兩下眼睛,出神了一下,然後才是反應過來,立刻擦了擦嘴,又是低頭踹了傅城一腳.

"明明喝酒就醉,一醉就亂親人,還學人家喝什麼酒啊!"顧溫溫憤恨不平地說道,然後忽然想起,從他家到這里,起碼要一個小時,這路上,不知要遇到多少人,他不會是一路上都親著人過來的吧?

"嘔~"想著,顧溫溫一個忍不住,立馬沖進了衛生間里干嘔了一下,她這腦子,剛才怎麼就沒想起來這麼惡心的事情!

使勁刷了好幾遍牙,她才是從衛生間里出來.

"喂,醒醒!喂?!"

顧溫溫站在傅城旁邊,低頭看著地上倒地不起的他,用腳踢了一下他,但他紋絲不動,就躺在地上,睡得和豬一樣沉,不知道他醒來過幾次了,她可是記得他每次喝醉,要來回折騰三次,傷腦筋,一會兒還是直接讓慕念深來趕緊接他走.

這邊,林頃澄已經到了傅城的環山別墅,她是知道大門密碼的,所以直接開門進去,里外找了一下,沒找到人,細心的她發現廚房的桌子上放著的紅酒和紅酒杯,頓時,心里一驚.

傅城不會喝酒了吧?!

她立馬給慕念深打電話,結果,慕念深正在通話中,林頃澄著急了,檢查了一下車庫,傅城的車也不見了,他應該開車出去的.

他會去哪里呢?

林頃澄又找了好幾個傅城的朋友,卻都說沒見過傅城.

慕念深正忙著找傅城呢,剛好顧溫溫打電話來,一下就接了.

"你過來我這里一趟."

"怎麼?"慕念深一下沒反應過來,一秒後才是猛地一拍大腿,"你剛不是說傅城不在你那兒麼?"

"他喝酒了,唉!我的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