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真想撕碎了他!

"小姐,您男朋友長得可真帥,不管是西裝還是這種休閑風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是帥氣逼人啊!"店員過來一頓猛誇,把顧溫溫的思緒也拉了出來.
"還不錯,那就這套吧,再加這兩件T恤,我去付款,你去里面把衣服換好,我們回家."
顧溫溫燥紅著臉不再看'顧結者’,跟著店員去付款,一邊碎碎念囑咐身後的男人.
只是還不錯?
傅城對著鏡子照了一下,眉頭緊蹙著,心里悶著,以前顧溫溫可不是這樣說他的.
等他轉頭時,只看到顧溫溫落荒而逃跑去付款的身影.
傅城又看了一眼鏡子,扯了一下身上的T恤,臉上說不出是什麼表情,店員偷偷朝他看了好幾眼,卻又不敢上前詢問一二.
換完衣服,從試衣間里出來時,傅城還是那個高高在上,俊美無儔的他,手里拿著衣服,聲音低沉冷酷,"把這幾件都包起來."
"好的,先生."
等店員將衣服放好,趁著顧溫溫還沒回來,他轉身出了店,迫于他身上寒人的氣場,店員都不敢阻攔他離開.
"好了,我們回家吧!"
顧溫溫付完款回來,低著頭將發票收據放進包包里,一邊說著,可沒聽到回應,抬頭一看,哪還有'顧結者’的人啊!
"小姐,您男朋友剛才拿著衣服已經離開了."店員見顧溫溫在找人,好心告訴了她一句.
"走了?走了多久了?"顧溫溫眼睛一瞪,完全沒想到顧結者竟然不等她直接走了.
"大約五分鍾之前就走了."
顧溫溫點了點頭,道了聲謝,也轉身離開了,心里還想著,顧結者怎麼會不等她就走了?!他一向還是蠻體貼的說,難不成,給他挑的衣服他不滿意,所以心里不開心就先走了?
難不成,機器人還會鬧小情緒?
顧溫溫一路懷著納悶,從商場離開後,快步走回了家.
"顧結者?!顧結者?"
顧溫溫開了門,就沖里邊喊,一邊換鞋子,一邊叫他.
"媽咪,你叫我顧爹地干什麼?"顧葆貝赤著腳,從房間里噠噠噠跑出來,也不知道他在搞什麼,身上的T恤都汗濕了一大片.
顧溫溫朝他身後掃了眼,沒看到顧結者的身影,心情還有點不爽著,聽了葆貝叫顧結者爹地,哼哼兩下,"顧結者呢?你現在倒是直接叫人家顧爹地了啊?"
"哎呦,反正人家也剛好缺一個爹地嘛,媽咪你看啊,顧爹地什麼都會,長得也隨我,好看,就當認個干爹嘛!媽咪你找顧爹地干什麼啊?"
顧葆貝的表情豐富,一邊說著,還對顧溫溫擠眉弄眼的,肥嘟嘟的小臉,那叫一個可愛,小手拉著顧溫溫的手放臥室方向走,"顧爹地一直在陪我鍛煉啦,我要快快長大,長很多肌肉,保護媽咪啊!"
"啊?"
顧溫溫有點發愣,顧結者不是剛才一直和她在商場麼,回來應該也才幾分鍾吧,怎麼就和葆貝在鍛煉了?
回過神來,看到顧結者裸著上半身,正在地上做俯臥撐,還是單手支撐的做.
葆貝松開了顧溫溫的手,屁顛屁顛兒跑到顧結者身邊,一屁股坐在了他背上,就看著顧結者一下又一下交換著手做俯臥撐.
皺了皺眉,顧溫溫扭頭朝床上找,又是朝電視櫃的方向看.
"小顧,我剛剛和你一起買的T恤和牛仔褲呢?"
顧結者做俯臥撐的動作一頓,微微昂頭看顧溫溫,那黑黝黝的眸子緊盯著顧溫溫看,臉上好像畫著問號一樣.
顧溫溫一挑眉,"剛才給你買的衣服啊,我還教你怎麼穿衣服來著!"
"哈哈哈,媽咪你在胡說什麼啊,顧爹地一直和我在一起,你出去後就沒離開過我啊,再說了,顧爹地出世的時候就已經會穿衣服了好不好!"
葆貝聽了直樂,可下一秒,笑容卻是硬生生的就僵在了原地了,一下從顧結者的背上跳了下來,臉上是吃驚和嚴肅的表情.
"媽咪,你不會認錯人了吧?剛剛我和顧結者在一起,他不可能分身出去的,媽咪,你不會是和那個人逛了一晚上街吧?"
葆貝稚氣的聲音,非要裝老沉,還一本正經的嚴肅,弄得顧溫溫也緊張起來.
然後,再一次回想剛才發生的一幕幕,從買手機的時候,到後來進去教他穿衣服的……
顧溫溫此時此刻的心情,就恨不得找個地洞讓自己鑽進去,她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我的天啊!難道那個她以為的顧結者,一直就是傅城麼?!
顧葆貝和顧結者雙雙站在床邊,看著坐在床上,一臉懊惱,無比羞恥表情的顧溫溫,對視了一眼.
"媽咪……"
"葆貝,你先和顧結者到外面客廳里去鍛煉身體."
"……媽咪,這是我房間的說."
顧溫溫一下懊惱的從床上彈起來,跑回了自己房間,砰得一下關上了門,一下子撲到了床上,把臉埋到了被子里.
該死的傅城,他干嘛不告訴她自己是誰,干嘛要假冒顧結者,她,她還差點給他脫褲子教他怎麼穿褲子啊!
這臉真是丟大了!
只要想起試衣間里自己在傅城面前像是傻子一樣的自以為是地教他穿衣服,顧溫溫的心就一陣懊惱和羞恥感,真是恨不得將傅城給撕碎了,才能解了心頭這種丟人的感覺.
好不容易,才是冷靜下來.
貝陽花苑小區離傅城的豪宅別墅,差的距離可不是一點半點,他怎麼會跑來這里,還這麼湊巧地和她一起進了那家商場?!
顧溫溫想不通傅城到底什麼意思,又覺得他不可能因為自己,特地到這破地方來.
正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但現在哪有什麼心情接電話,手機響了好一會兒,她才是拿出來,一看電話號碼是傅城的,瞬間就想將手機丟出去.
他打電話是來專門嘲笑她被他騙得團團轉嘛?!
傅城正在等紅燈,看了一眼副駕駛的衣服,等著顧溫溫接電話,好一會兒,卻根本沒人接聽,他之前舒展的眉頭立馬皺成了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