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你的錢不就是我我的錢

顧溫溫不知道身後傅城偷摸著跟在後面,她目標鎖定了手機專區,腳步沒停留的朝那過去.
目光掃過一排排的手機,在其中一款最新款的手機上面停留了少許.
售貨員留著顧溫溫的目光,看到她的視線停留在最近新出的一款手機上,連忙推銷,"小姐,這款手機,是國外高端品牌最新出的手機,功能更強大,屏幕更大,我給你演示一下功能,還有……"
"不用了,謝謝."
在國外的時候,她也是一直用這個品牌的手機,可是,回到國內,看著這昂貴的價格,夠自己四個月的房租了,沒必要花這個錢買.
售貨員一聽顧溫溫這語氣,立馬沒了興趣,臉上還露出那種不屑的神情,"小姐,您嫌這手機貴的話,就去旁邊那一欄,國產的手機便宜,好不好用,我就不保證了."
顧溫溫原本想朝左轉的步子一下頓住了,這人的語氣,怎麼這麼難聽?
她忽然就起了玩意,側頭打量了一下那售貨員,"小姐,您嫌手機不好賣的話,那您可以自己出錢把這些手機都買了."滿滿的嘲諷意,直接還擊回去,然後不看那人的臉色,轉頭就走.
她要真買那品牌的手機,也不到剛才的那個售貨員手底下買.
售貨員的臉色,一時又紅又白,最後只好忍了下去.
顧溫溫給手機的預算只有兩千塊,所以,她找到這種價位的手機面前,精挑細選地准備買一個最有性價比的手機.
傅城跟著顧溫溫,路過剛才顧溫溫停下來過的櫃台前,掃了一眼那里面擺著的手機.
售貨員一看傅城的氣勢,著裝,一下來了熱情,非常諂媚地沖著他介紹,可傅城只聽著,等那售貨員說得口干舌燥了,他看到顧溫溫離開了前面的櫃台,直接抬腿跟了上去.
冷冰冰的氣勢,從頭到尾,都沒搭理那售貨員一下.
"唉!先生!今天真是倒黴!"那售貨員抱怨了一句.
"小姐,您到底想要什麼樣的手機呢?要不要我再幫你重新介紹一遍我們這里的手機?"
顧溫溫站在櫃台前,那售貨員見她遲遲不買,語氣也有些高了.
傅城依靠在顧溫溫身後不遠處的牆邊,看著她糾結挑選的樣子,微微出神.
忽然想起,多年前的她,想買什麼,只要是想要的,從來不會猶豫,用獎學金,用顧叔給的零花錢,花起來毫不手軟,她現在竟然為了一只手機,比價這麼久?
難道生活很窘困麼?
"就要這一只了."
"這一只."
顧溫溫終于下定決心,指了指櫃台里面擺放著的一只價格標注才一千三百多的手機,可同時,她耳邊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抬眼一看,立馬阻止他.
"小顧,你瘋了,我要那麼貴的手機做什麼?我們沒錢啊!"顧溫溫一看身邊的傅城,下意識地就將他認成了顧結者了,"不是讓你在家陪著葆貝麼,快回去,回去啦!"
顧溫溫感覺快丟人死了,"我先不要了啊!"轉頭對售貨員說了一句,然後伸手拉著傅城的手往一邊走,走到人少的地方,才是停下.
"你怎麼出來了,快回去,葆貝一個人再加我不放心的."顧溫溫的手還拉著傅城的手,一時沒松開.
傅城低頭看著自己被她緊緊抓著的手,那熟悉的觸感和溫暖的溫度,竟是讓他心里一蕩.
"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搶著買不起就去搶了呀?"
顧溫溫見'顧結者’不說話,一下又想起他搶了人家摩托車,到現在還沒還,立馬又碎碎念了一句.
傅城依舊不說話,只是心里納悶,難不成那姓顧的連一只手機都買不起?
顧溫溫把他不說話,直接當做是默認了,忍不住又教訓了他一番,"喂,做錯事就要承認,葆貝沒教你麼?"
傅城心里郁悶了一下,眼底里露出淡淡的不悅,"這手機,我買得起."
冷冰冰的沒什麼情感的聲音再次響起,語氣里還有一些些的無辜.
顧溫溫一聽這話,聲音立馬就大了起來,"你有什麼錢買啊,難不成還真的去搬磚嘛?你的錢不就是我的錢麼?別鬧了,快回家!"
傅城一聽,身體一僵,她和那個小顧的感情已經那麼好了麼,他的錢都上交了?
顧溫溫心里想著,顧結者能有什麼錢啊,連買菜錢都是她給的!
"好了,快回家!"
見傅城不說話,顧溫溫又推了一把,催促著他快回家,可傅城紋絲不動,就站在那里,皺著眉頭,視線深沉得看著顧溫溫.
由于傅城身上穿的也是黑色西裝,氣質又和顧結者相差無幾,顧溫溫還真是沒認出來.
催趕了幾次,顧溫溫發現'顧結者’都不肯走,心里也是無奈,想了想,剛好准備給他買一身換著穿的衣服,就索性讓他跟著了,伸出一根手指,睜大了眼睛,要他先跟自己保證,"我先跟你說好,我買什麼,你不許插嘴,在旁邊不許說話,我就讓你跟著."
"好."
傅城猶豫了一下,出于一種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私心,沒有開口解釋,只點頭答應.
顧溫溫這才是繼續上前,先到原先的櫃台,"我要這只,麻煩開單吧."
售貨員默默地朝傅城看了一眼,"這位先生不是想要這只麼?"
"我聽她的."傅城冷淡地回了一句.
那售貨員默然,心想著,這買手機的小姐看起來挺溫柔甜美的,沒想到這麼厲害,還能制得住這樣一個男人.
買完手機,顧溫溫直接將之前的sim卡插進去用了,試用了一下性能還不錯,才是拉著'顧結者’往男士服飾區域走.
"我今天想著,你也不能老穿那一套西裝,打算給你再買一套更換用,一會兒去看看有沒有適合你的衣服."
顧溫溫語氣自然,神態也很輕松柔和,可聽在傅城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臉色也頓時不受控制的沉了下來.
他陪她出來逛街,結果她卻是要給那個姓顧的買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