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她笑得多甜

顧溫溫對著顧結者絮絮叨叨囑咐了一番,說完後,顧結者點了點頭,嘴角微啟,有些冷漠的聲音緩緩響起.
不可抑制的,顧溫溫的心一動,"今天,謝謝你了."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顧溫溫都幾乎覺得顧結者是在笑了,可他冷冰冰的嘴角卻是在提醒她,小顧是個機器人!
但機器人也能暖人心.
送走了顧結者,聽著他那摩托車發動的聲音和身上的西裝,顧溫溫考慮著,應該給他再准備一套衣服才行.
"真是可惜了,小顧怎麼就這麼忙呢,我做的綠豆湯那麼好吃的."
顧溫溫轉身回客廳,里面,沈瑤還坐在沙發上,非常可惜地感慨.
夏瑾對顧溫溫使了個眼色,偷摸著悄悄對她說了一句,"溫溫,你家小顧真的賊精賊精的,竟然這麼識相,我都快以為他是真……體貼了."
晚上吃過飯,顧溫溫幫著沈瑤在廚房洗碗,顧光耀帶著葆貝在客廳里看電視,夏瑾晚上要值班,吃好飯便回醫院了.
"溫溫,既然葆貝都這麼大了,你和小顧怎麼還是未婚狀態,怎麼不去領證呢?"
沈瑤關心地問道,這個問題,她之前就想問了.
"……媽,我們不在乎那張證嘛,反正現在感情好,社會又自由嘛!"
顧溫溫心里快囧死了,她怎麼和顧結者領證嘛!
"哎,結婚證還是要領的,我看你們兩盡快吧,到時候辦個小型婚禮,葆貝剛好做花童!"
"媽!這事以後再說吧!"
沈瑤見顧溫溫臉上的窘迫,還以為她害羞了,笑得促狹,"孩子都生了,害羞什麼呀,不過,以後可不能這樣,再離家這麼久都不回來了,當初家里遇到拆遷,你爸硬脾氣扛了好久,這房子才沒被拆,媽知道你爸就是想你回來時,一下認出這兒是你家."
顧溫溫聽得鼻子酸酸的,點了點頭,"媽,我以後不會了."
"乖."
這五年,原來耿耿于懷一直不肯放下的人是她自己,爸爸早就不怪當初不懂事的她了,想著,便越發覺得自己這五年太不孝順了,都沒回來過一次.
原本,顧溫溫打算今晚上在家里住下,可一想到自己手機壞了,要重新去買一個,加上今天才辭職,明天還要投簡曆找工作,還要送葆貝上學,這里離葆貝的幼兒園起碼要一個小時的車程,于是,呆到九點,她就想起了顧結者,給他打了個電話.
"溫溫,怎麼不住家里呢?爸媽舍不得你和葆貝走."沈瑤拉著顧溫溫的手,顧光耀就站在旁邊,雖然他沒說話,可嚴厲的臉上,那眼神里流露出來的不舍,是那麼清晰.
"外公外婆,媽咪和爹地感情好,媽咪舍不得爹地一個人在家啦!"
葆貝牽著顧溫溫的手,笑的眼睛眯眯的.
沈瑤想想也是,點了點頭,剛好此時,顧結者騎著摩托車過來了,他那酷炫的摩托車一過來,兩老的表情,也是一驚.
"小顧,路上小心點."
臨走前,顧光耀才是忍不住朝前走了一步,語氣嚴肅地囑咐顧結者,顧結者認真地點了點頭.
回到公寓,顧葆貝開心得在床上翻來翻去的,笑得眼睛彎彎的,自己不僅有外公外婆了,還有干媽了,還有個便宜爹地.
顧溫溫回到家去了趟衛生間,然後拿著包包又出門.
"葆貝,你和顧結者乖乖在家,我出門一趟去買點東西."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不用顧爹地陪著嘛?"
"不用,就在樓下的商場,不許跟來!"
顧溫溫特別對著睜著眼睛無辜的看著自己的顧結者命令了一句,又對顧葆貝也囑咐了一句,才是打開門出去.
留下顧結者和顧葆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與此同時,傅家老宅的氣氛,就沒那麼美妙了,也就只有傅老爺子心情和吃了蜜糖一樣甜,多了個曾孫子叫自己曾爺爺,這感覺,怎麼想怎麼美妙嘛!
傅城送林頃澄回家的路上,臉色一直是冷沉著的,冰冷默然的樣子,讓林頃澄都是感覺陌生.
她咬了咬唇,想到傅城這個樣子都是因為顧溫溫,心情就不佳.
"阿城,我們的婚禮定在什麼時候好?還有,這次我回國,很多報刊和節目邀請我做采訪和節目,我想定下一個,我們兩一起去接受采訪好嗎,剛好宣傳頃城集團."
"你決定就好,現在天氣熱,等入秋天氣舒服了點再辦吧,我不接受任何采訪,這一點,你知道的."
傅城的語氣冷然無波,說話間看都沒看一眼林頃澄.
該死的,他滿腦子想著的就是在顧家臨走前,顧溫溫挽著那個男人的甜蜜樣子!
她笑得多甜,可惜,被挽著的那個男人,卻不再是他了.
想著,傅城握著方向盤的手又緊了一些,心就像是被鈍了的鋸子一下一下磨著,每一次,都時異常的鈍痛.
"那我明天好好選個日子,還有婚紗照啊,結婚戒指啊,都要拍的,你要陪我去的啊,阿城."
"嗯."
林頃澄見傅城反應冷淡,便溫順的沒有再多說什麼,一直到他將自己送到家門樓下,開車離去,她臉上平淡恬靜的表情才是一變,眸底很快浮起一絲狠戾,轉身毫不猶豫地回家.
明明,回環島別墅的路不是走這一條,可偏偏,傅城還是選擇了這一條路,這條,會經過顧溫溫所住的公寓.
車子開到小區附近時,傅城的速度便慢了下來,沉黑如墨的眸子朝小區里面克制不住地看了過去.
不經意的一眼,就看到了昏黃的路燈下面,顧溫溫穿著居家服,從小區里面出來的身影.
這麼晚了她一個人出來做什麼?
那個男人難道不會陪著她麼?
想著,傅城的嘴角一抿,心里竟然有種酸澀的感覺.
目光隨著顧溫溫一路過去,看到她進了小區外面的一家中型商場.
傅城幾乎沒猶豫,心里像是有一個鉤子在抓著撓著,又是想起上次在秘書部的那個吻,還有她的那一句,她不愛他了,沖動一般靠邊停車,開門下去.
直接進了商場,目光鎖定她的位置,悄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