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專注得連他自己都不知

顧溫溫看到這一幕,臉上的笑容就更甜了一些,抱緊了顧結者的手,而顧結者像是感應到了她的情緒,忽然抽出手,改作攬著她的肩膀.
前面兩對璧人,誰和誰一對,明顯地根本不用多說,一切盡在不言中.
"傅爺爺,洛伯母,爸,媽,所以,那則新聞真的只是娛樂記者的胡說八道,不值得相信."顧溫溫攬著顧結者朝前走了幾步,笑容甜美,看不出一絲的破綻.
"對呀,外公,外婆,葆貝第一次看到這個叔叔也以為是我爹地呢,誰讓他和我爹地長得那麼像."
葆貝摟著顧結者的脖子,還朝傅城看去,微微嘟著的嘴巴,叔叔那兩個字叫得清脆響亮.
不知怎麼的,聽到叔叔這兩個字,傅城心里有些梗住一般的莫名的難受.
"就是,干媽第一次看到也認錯人了呢!"夏瑾站在顧溫溫身邊,忍不住逗弄幾下顧葆貝,這話,也說得清脆響亮.
洛芳芳再也坐不住了,明明那就是自己孫子,怎麼可能不是,五年前阿城給頃澄的訂婚驚喜那天出的事,剛好和葆貝的出生日期相差無幾的.
"要不,還是做個DNA鑒定吧."
洛芳芳站起來說這話時,她自己語氣也有些弱了,只是有些不甘心,要萬一真是她孫子怎麼辦?
眾人一聽,臉色各異,傅城鎖緊了眉頭,"沒必要."
"好啊,我剛好就在醫院,做個DNA鑒定,分分鍾的事情,明天我就把報告給伯母您寄過去,您看怎麼樣?"
夏瑾樂了,笑得狡黠,語氣里帶了點嘲諷.
"伯母,既然溫溫都說了,這是個誤會,那肯定就是個誤會,我相信溫溫的話."林頃澄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她微笑著出來緩和氣氛,又朝傅城甜蜜地望了一眼,"若是伯母急著抱孫子,等我和傅城結婚後,就努力盡快讓您抱上孫子."
林頃澄的話,讓洛芳芳有了台階下,她依依不舍地看了葆貝最後一眼,點了點頭,只不過,想起那散布謠言的娛記,她就生氣,"這些記者真是越來越過分了,什麼新聞都敢寫,別讓我知道這事是誰弄出來的!"
"既然這件事已經清楚了,看來是我們傅城沒福氣,和溫溫無緣了,光耀,我也不打擾你們一家人團聚了,想來,你們五年沒見,肯定有很多話要說,老頭子我就先走了,下次再來找你下棋."
傅老爺子站起來,顧光耀也跟著站了起來,老爺子拍了拍顧光耀的肩膀,滿含可惜地歎了口氣,完全沒顧林頃澄的面子,只說著自己的喜好.
他轉頭看向顧結者懷里的顧葆貝時,眼底里流露的還是歡喜,要是這真的是他的小曾孫就好了.
林頃澄垂在兩邊的手,微微收攏,指甲扣緊了掌心,臉上剛才甜蜜的笑,此時快維持不住了.
"傅老首長,我們家隨時歡迎你來,下次見."顧光耀點了點頭,方正威嚴的臉上,滿是笑容.
顧溫溫送傅老爺子到門口,見老爺子實在喜歡葆貝,看著葆貝的眼神依依不舍的,有點小可憐的模樣,猶豫了一下,拉著葆貝的手,"要不,讓葆貝認傅爺爺為干曾爺爺吧,反正,我也是一直叫傅爺爺您為傅爺爺的."
"好啊好啊!"傅老爺子歡喜得差點拍手了.
跟在傅城身邊的林頃澄心里卻不是滋味,她到現在,都只能稱傅老爺子為老爺子,不能稱爺爺,在傅老爺子的心里,顧溫溫的地位,比她高了不知多少倍.
是她怎麼努力都替代不了的,想著,她便有些委屈,拉了拉傅城的手.
可傅城沒搭理她,林頃澄有些疑惑,一抬頭,卻看到傅城微蹙著眉,視線牢牢得鎖在前面展露著笑顏的顧溫溫身上,他的視線,專注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叫干曾爺爺好繞口呦,媽咪,我能不能去掉干字呀?"
"好呀好呀,葆貝讓曾爺爺親一口."
"曾爺爺,您的口水沾在人家臉上了拉!"
"葆貝嫌棄曾爺爺,曾爺爺好傷心~~"
傅老爺子和葆貝玩著,都不想走了,滿臉的高興.
夏瑾在一邊看著,忽然注意到在老爺子後面有些失落和不甘心的洛芳芳,想了想,還是得讓她死了心才行,她在顧溫溫耳邊悄悄說了一句.
顧溫溫有些猶豫,忽然抬頭朝傅城看了過去,傅城的注意力一直不自覺得在她身上,此時她忽然轉過來,兩人的視線一下沖撞上了.
兩個人都是微微一怔,又是都迅速地挪開了視線.
夏瑾剛好看到林頃澄那笑得溫和的臉上嘴角露出的一絲裂痕,想著她會心塞,心里就很爽.
幾步走到了傅城面前,然後伸手猝不及防得就揪了他的頭發,用力一拔.
傅城臉色一黑,冷然的視線一下朝夏瑾掃了過去,俊美無儔的臉上,明顯寫著不悅兩個字.
夏瑾晃了晃手里面傅城的頭發,轉頭對洛芳芳說道,"洛伯母,這是傅城的頭發,明天我幫著在醫院替他和葆貝做好DNA鑒定就給您送過去啊!"
看著洛芳芳有些僵硬的臉色,夏瑾心里就高興.
"頃澄,你載我媽先走,我還有些事要處理."傅城見傅老爺子終于上了傅家司機的車,側頭對林頃澄說了一句.
"好."林頃澄柔順地點了點頭,又笑了笑,"那我們一會兒在老宅見,我剛好想和你說一件事."
"嗯."
目送著幾人離開,傅城才是轉過視線,再一次朝顧溫溫看去.
顧溫溫不明所以,傅城不跟他們一起走,留下來做什麼?
一邊的顧結者,像是宣告主權一般,一直攬著顧溫溫的肩膀,冷酷俊美的臉,讓傅城一眼看去,還以為是在照鏡子,而這男人對自己的敵意,非常明顯.
而他手里抱著的那個和他長一樣的孩子眼中對他的敵意更明顯.
"今天的事,對顧叔和沈姨還有你造成的麻煩,我道歉,以後這樣的事不會發生了."傅城從顧結者和顧葆貝身上收回目光,重新落到顧溫溫身上,低沉冷酷的嗓音,猶如一道醇烈濃郁卻讓人不敢飲的美酒,淌入顧溫溫心中.
"沒關系,剛好說明白,省得洛伯母和傅爺爺還以為我和從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