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真相

洛芳芳一聽顧溫溫和傅城都否認孩子是傅城的,著急地補了一句,傅老爺子知道顧結者的存在,便只是在一旁歎氣,什麼話都沒說.
他也想知道真正的真相,這個五歲的孩子,怎麼看,都像是五年前懷上的,那時候,溫溫還癡戀著阿城,怎麼會和其他人生孩子呢,哪怕那人長得和傅城再像.
顧溫溫微笑了一下,原本並不想讓顧結者現在就出面,可恐怕今天顧結者不來,這事就無法解決,也無法讓傅老爺子和洛芳芳完全相信她的話.
"媽,手機借用一下."顧溫溫不回答洛芳芳,借用了沈瑤的手機.
當著所有人的面,顧溫溫給顧結者打了個電話.
與此同時,傅城也不甘示弱地給林頃澄打電話.
家里的電話響了,顧結者立馬拿起電話接聽.
"喂,小顧麼?你現在來一趟老陽街1589弄15號這里."
"好."
顧結者冷冰冰的話立馬就答應了,語調還有些輕快,掛了電話,扛著摩托車就出門了.
那一邊,林頃澄看到傅城打來電話時,第一時間就接了起來.
"喂?阿城?"
"頃澄,現在在忙麼?"
"你又不是不知道,回國後,也沒什麼芭蕾舞劇要排演,正閑著呢."
"嗯,那你來一趟老陽街1589弄15號,現在就來."
"好."
林頃澄沒有問為什麼,溫柔地掛了電話,換了一條長裙,將頭發挽了起來,直接出了門.
"一會兒等頃澄來了,什麼事情都能解釋清楚了."傅城放下手機,語氣篤定.
顧溫溫也將手機還給沈瑤,"爸,媽,一會兒小顧就來了,到時候你們就知道為什麼葆貝那麼像傅城了."
顧光耀和沈瑤點了點頭,沈瑤的眉頭微微蹙著,總有些擔心溫溫,可現在來看,或許是自己這個當媽的擔心多余了.
"干媽,外婆做的綠豆湯真好喝,我可以盛一碗給媽咪拿過去麼?"顧葆貝喝完一小碗綠豆湯,又伸出小舌頭舔了一把嘴,那甜蜜清涼的味道,真想媽咪也嘗嘗,說著,他還扭頭朝客廳看去.
夏瑾真是喜歡極了這孩子,乖巧懂事,又長得漂亮可愛,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葆貝肥嘟嘟的小臉,"再等一會兒再給你媽咪端過去,好嗎?"
顧葆貝猶豫了一下,還是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那我再多吃點兒,瑾干媽,你也多吃點兒,可以長高高."
"……"被一個五歲的孩子嫌棄矮了,夏瑾的心里都是淚.
半小時後,門外傳來一陣摩托車酷炫的聲音,顧葆貝放下勺子朝外看去,這一看,就看到顧結者從門外走了進來,立馬眼睛一亮,從長椅上跳下來,沖著顧結者伸出雙手跑了過去.
而客廳里的人,自然也是朝門口看去,這一看,就都驚呆了,看著從門外走進來一個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戴著墨鏡,面容俊美冰冷的男人.
果真和傅城長得一模一樣.
顧溫溫也站了起來,趁著葆貝還沒開口前,趕緊開口,"小顧,你來了,爸媽他們都不相信你是我未婚夫,葆貝是你和我的孩子呢."
顧葆貝一聽顧溫溫的話,馬上就機智地接領子了,"爹地,你來啦!"
那一聲爹地是叫得清脆響亮,保准客廳里每一個人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林頃澄好不容易開著車子,進了這老城區街道,找到傅城所說的那個地址,停完車,一下車,就聽到一聲小孩子甜膩膩的聲音,她扭頭看去.
一看,臉上常年掛著的微笑就有些掛不住了.
那孩子,就是顧溫溫的孩子,現在正被傅城抱著,她分明聽到那孩子叫傅城爹地.
怎麼回事?難道傅城叫她來這里,是專門看這樣的場景的?
這樣想著,林頃澄的修養再好,臉上也有些微微的怒色了,她抬起腿朝里面走去,走得近了,就看到里面沙發上坐著的傅老爺子和洛芳芳了,然後視線再一轉,看到了旁邊已經站起來的傅城.
林頃澄一怔,又看向正抱著孩子的那個男人.
兩個一模一樣的男人,兩個傅城?
傅城站起來看到顧溫溫和顧葆貝都朝著那個男人走去時,眼眸深邃了一分,心底里竟有一絲不快,隨後,他看到後面進來的林頃澄,眸底浮起的情緒又是隱了下去.
"頃澄,你來了,路上堵車麼?"
"還好,不怎麼堵,阿城,這……是怎麼回事?"林頃澄聽到傅城喊她,自然地朝喊她的那個傅城走過去,神色有些迷茫地在另一個'傅城’身上來回調轉.
最傻眼的人,莫過于洛芳芳,她怎麼都沒想到,竟然顧溫溫說的是真的.
傅老爺子直歎氣,現在林頃澄也來了,那個溫溫的未婚夫也來了,看來,照片一事,真的是個誤會,他原本小小的私心,算是破滅了,不過,溫溫開心就好,是他們家傅城沒福氣.
"溫溫?"沈瑤一下也坐不住了,從沙發上站起來,快步朝顧溫溫走了過去,"這……?"
"媽,他就是我的未婚夫,名字就叫顧結."顧溫溫挽著顧結者的手臂,依靠在他身旁,語氣甜甜的說道,硬是將者這個字給去除了.
畢竟,一個男人叫顧結者,有點奇怪.
顧結者摘下了墨鏡,非常禮貌地對沈瑤點頭,"伯母你好."
他幽深的黑瞳,冷冰冰的,可卻有一種沉穩的讓人信服的力量,顧葆貝攬著顧結者的脖子,還挑釁一般朝傅城的方向掃了一眼,剛好對上傅城看過來的視線,他就笑的更開心了.
還好上次給顧結者又加了點人性化設計,他真是愛死顧結者拉!
"阿城?"林頃澄也緊挽著傅城的手臂,對眼前的狀況,還有些摸不著頭腦,但聰明的她,有想到過那些照片的事,莫非,那照片里的男人,就是這個顧結?
"照片的真相,就在眼前,我說過,這孩子不是我的."傅城低頭,語氣柔和.
有人說,一低頭之間的溫柔,能暖到人心里去,和之前冷冰冰的他相比,傅城此時像是換了一個人.
但這樣不再冷的他,暖的卻是林頃澄,攬著的人也是林頃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