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我可以讓我未婚夫過來

外面的人,千等萬等,終于,顧溫溫和顧光耀從小房間里出來了,所有人齊刷刷的視線看過去,只見,顧溫溫挽著顧光耀的胳膊,笑的眉眼彎彎.
而葆貝抱著顧光耀的脖子,看起來可親近了,奶聲奶氣的聲音,左一句外公,右一句外公的,叫得顧光耀心花怒放.
在外邊等著的人,見了這場景,莫名地松了口氣,夏瑾跟著沈瑤朝著顧溫溫走過去,她的視線全都在那小奶包身上,這粉雕玉琢,機靈可愛的樣子,真是太討人喜歡了!
"溫溫,顧叔."
"小瑾,你來啦,葆貝,快叫干媽."
顧溫溫卸下了五年來一直在心中的一塊大石頭,整個人都輕松了,笑容便越加甜美了,眼中都是高興,拉了拉顧葆貝的手,示意他趕緊叫干媽.
顧葆貝扭頭看向夏瑾,見夏瑾是個精致漂亮的美女,心里就更開心了,小嘴像是抹了蜜一樣的甜,"干媽."
"小瑾,你先帶葆貝去廚房里吃點綠豆湯,沈姨早上剛煮好的."沈瑤適時地開口.
顧葆貝一聽有綠豆湯喝,心情更美滋滋的,可顧光耀這麼喜歡葆貝,才抱了一會兒,還真的有點舍不得放下,被沈瑤掃了一眼後,才是撅著個老嘴,將葆貝放在地上.
"走,葆貝,干媽帶你去廚房探險去,你外婆的手藝可好了!"
夏瑾拉著顧葆貝肉呼呼的小手,心里直高興,想著,一會兒要是傅家人搶孩子,她就從廚房後面的那後門帶著葆貝直接跑了!
顧葆貝走了兩步回頭看了眼顧溫溫,心里總有些擔心,媽咪自己一個人在那兒,行的嘛?
顧溫溫笑著對他點了下頭,顧葆貝才是勉為其難地轉頭跟著夏瑾走了.
等夏瑾帶著顧葆貝走遠了,客廳里的氣氛便又凝重了幾分.
洛芳芳心里憋屈著,自己孫子不叫自己奶奶,卻叫外公外婆叫得溜,總想著,一定是顧溫溫教的,心里對顧溫溫的埋怨,不止一點半點,可當著傅老爺子的面,又不敢說.
顧光耀和沈瑤在沙發上坐下,顧溫溫卻還在一邊站著,客廳里一共有三只沙發,顧光耀和沈瑤坐一只,傅老爺子和洛芳芳坐一只,茶幾對面還有一只沙發上,坐著傅城.
"溫溫,先坐下吧."
傅老爺子率先開口,見顧溫溫還站著,便笑眯眯地讓她先坐下.
顧溫溫掃了一眼傅城旁邊的空座,點了下頭,卻轉身去飯廳里搬了張椅子過來,坐在顧光耀和沈瑤的旁邊.
傅老爺子見了,心里歎了口氣,還是有些遺憾.
"傅老首長,現在溫溫也回來了,我高興的很,以後不會再把我女兒趕出家門了,我女兒就應該在我和瑤瑤身邊,我們才安心,您老放心,我的脾氣,比以前好多了."
客廳里沉默了兩秒,顧光耀才是開口,他沉穩有力的嗓音,帶著一股子的堅定.
傅老爺子看了看顧溫溫,又掃了一眼冷著面孔坐在一旁的傅城,雖是微微笑著,可老爺子的臉上,還是有些威儀.
"溫溫,五年前發生那件事事,傅爺爺我並不在,現在大家都在,能不能將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告訴傅爺爺?"雖然溫溫身邊有個和傅城一樣的男朋友,可孩子五歲,剛好和五年前的時間對的上.
"還有,長的和傅城小時候一模一樣的這孩子,打算怎麼解決?"洛芳芳耐不住性子,傅老爺子的話剛落下,她就亟不可待地在後面追加了一句.
傅老爺子立馬扭頭朝她瞪了一眼,臉色明顯就是不悅,"芳芳,現在我和溫溫說話呢,你插什麼嘴?!"
洛芳芳強勢的臉一紅,沒想到傅老爺子會當著外人的面給她臉色看.
"溫溫,要是這孩子真是傅城的,爺爺立馬讓傅城娶你,這臭小子也是逍遙慣了,該有個人來治治!太不像話了,竟然讓你們母子兩流落在外這麼多年!"
傅老爺子想到傅城,心里就是一股子氣,他多喜歡溫溫啊,就希望溫溫和傅城在一起,結果,傅城可倒好,要那個林頃澄,不要他們溫溫,現在想想,還是一肚子氣!
傅城沒說話,只是臉色更冷了幾分,視線微抬,朝顧溫溫看去.
可顧溫溫卻看也不看他,臉上還帶著笑意,不過是那種淡定的笑.
"傅爺爺,您誤會了,我和傅城沒發生過什麼,孩子也不可能是傅城的,只不過湊巧長得像傅城罷了,因為我未婚夫長得有點像傅城,而葆貝長得像我未婚夫,所以,孩子就看起來像傅城罷了,傅爺爺上次來頃城時,不是也看到我未婚夫了麼,那個新聞里被拍的人不是傅城,而是我未婚夫,傅城,你不解釋一下麼?"
顧溫溫氣定神閑,言語之間不帶任何的猶豫,目光鎮定地看向傅城,沒有一絲波瀾起伏.
傅城臉色一凝,深深地看了一眼顧溫溫,才是收回目光,低沉的嗓音很是肯定.
"顧溫溫說的對,我和她什麼都沒發生過,至于照片里的男人,也不是我,林頃澄可以作證,當時我正和她在一起,我們之後一起去吃了晚飯."
顧溫溫聽到傅城這麼冷冰冰的聲音說起林頃澄時,好像都帶著一種柔和,心里依舊忍不住微微一刺,可她臉上,卻是毫無所動.
"你們兩個,可別騙我,爺爺我雖然老了,可不蠢!"傅老爺子聽著這兩人的話,歎了口氣.
"我沒騙你,爺爺,我可以讓林頃澄過來一趟解釋."傅城已經拿出了手機.
顧溫溫也不甘示弱,"傅爺爺,我可以讓我未婚夫過來一趟."
兩人一前一後說的話,不僅是傅老爺子,連顧光耀和沈瑤都是怔了一下.
"溫溫啊,葆貝今年五歲了,剛好你是五年前離開的,當時你還喜歡著傅城,怎麼可能轉眼就有其他未婚夫還有了孩子,五年了,卻又都沒結婚呢,伯母也不是那種小心眼的人,要是孩子真的是傅城的,我們不會虧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