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傻

"媽,這是我兒子,他叫顧葆貝,葆貝,叫外婆."
"外婆."
顧葆貝乖乖地叫了一聲面前這個看著特別溫婉和善的女人,她長得和媽咪很像,所以,他心里覺得很親近.
沈瑤點了點頭,滿臉的淚花,哎了一聲,聽著這奶聲奶氣的聲音,心里哪還有什麼怨氣,高興還來不及,只不過,她抬眼望向五年沒見的女兒,眼里的心疼又加重了幾分.
"溫溫,這幾年你怎麼就這麼拗,真的一直都沒回家,一個人在外面帶著孩子,一定很辛苦吧,其實你爸他很想……"
"溫溫!"
沈瑤拉著顧溫溫的手,還想再多說幾句,可走在前頭的顧光耀嚴厲的一聲,濃眉大眼往沈瑤一瞪,沈瑤就歎了口氣,拍了拍手,讓溫溫趕緊過去.
顧溫溫一言不發地跟上了顧光耀的步子,來到了後面的一間小時候她爸經常用來教訓她的小房間里.
"跪下!"
顧溫溫低著頭,一下跪在了前面的蒲團上,顧葆貝見了,看了看顧光耀,又看了看顧溫溫,跟著也一起跪了下來.
"葆貝,你先站旁邊去."
"不要,媽咪跪,我也跪."
站在前面的顧光耀板著臉色,可聽到這一聲奶聲奶氣又懂事的聲音,心早就被軟化了.
"爸就問你幾個問題,這孩子,到底是不是傅城的?"
顧光耀看著顧溫溫的目光嚴厲中又帶著慈祥,還有那股恨鐵不成鋼的意味,當初,顧溫溫有多粘著傅城,恐怕這片老城區還沒搬走的老人都知道.
可偏偏,傅城不喜歡她,顧光耀一點不想自己的女兒被作踐,五年前才會放出狠話,將她趕了出去,可原本以為無依無靠的她肯定還會回來,沒想到,這丫頭一走就是五年.
顧溫溫斂著眉,咬了咬唇,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才是點頭,"是."
顧光耀的身子晃了一下,雖說這孩子一看就是傅城的孩子跑不了,可當親耳聽到自己女兒承認的時候,那感覺,只覺得眼前一黑.
"唉~~"
顧光耀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新聞上說的那些,是真的麼?"
"不是,被拍到的男人不是傅城,只是一個和傅城長得相似的人,爸,傅城不知道葆貝是他孩子,我也不想承認,總之,是一個誤會,爸,我現在和傅城沒關系了,我不愛他了,我不會再和以前一樣傻了,但是,葆貝是我的孩子,我不會讓任何人把他從我身邊搶走."
顧溫溫拉著顧葆貝的小手,語氣說得堅定,不給自己留任何的後路.
顧光耀神色複雜地看著眼前這個幾年沒見到的女兒,心里感慨著,她終于是長大成熟了,"起來吧."
"爸,您不怪我離開了五年毫無音訊,也不怪我未婚生下了葆貝了麼?"
顧溫溫咬了咬唇,心里始終還是對家里有愧疚的,這麼五年她在外面都沒有盡過一個女兒的責任.
"回來就好,還好好的就好,起來吧,讓我看看我的小外孫."
顧光耀的神色一松,拗了五年的氣,此時都消散得無影無蹤了,蹲下身來,一把將還跪在地上的顧葆貝抱了起來,剛才板著的臉,此刻早就舒展一片了.
"葆貝,叫外公."
"外公~"小奶包甜甜膩膩的聲音,聽得顧光耀心里高興,顧葆貝趁機抱著顧光耀的脖子,粉嫩嫩的小嘴微微嘟著,"外公可不可以答應葆貝一件事?"
"什麼事呢?"顧光耀也沒和小孩子打過太多交道,只是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線了.
"外公以後可不可以不要讓媽咪跪著了,媽咪關節不好,容易疼."
顧光耀聽了心里一動,轉眼看向已經站起來了的顧溫溫,眸光慈愛,"好,外公答應你."
顧溫溫只覺得自己鼻子酸酸的,眼睛里不可抑制地有些濕潤.
客廳里,一行人還在揣測顧光耀和顧溫溫還有葆貝在里面的情況,只有沈瑤是不擔心的,因為她知道,顧光耀就是個面凶心善的人,疼溫溫還來不及.
洛芳芳坐在傅老爺子旁邊,想著剛才葆貝軟軟萌萌地叫了一聲沈瑤外婆,卻不叫自己奶奶,心里就堵得慌,可有老爺子在,她也不好發牢騷,只好冷著臉色.
夏瑾風風火火地趕到顧家老宅時,就看到客廳里這情況,傅家人和沈姨都坐在客廳沙發上,神色各異,卻是沉默一片.
"沈姨,溫溫回來了?"
"小瑾,你怎麼來了,醫院不忙麼?"
沈瑤看到夏瑾來了,莫名松了口氣,趕緊起身,幾步朝夏瑾走了過去.
"我剛做完一個手術,下午不怎麼忙,就請假了,溫溫回來了,我怕顧叔脾氣上來……怎麼樣,現在顧叔和溫溫呢?"
"在里面呢."沈瑤對于自己老公倒是放心,他盼了五年了,才盼到女兒回家,又怎麼會再對她說狠話,更不可能體罰她,當初死活不肯拆遷,就只是為了讓溫溫一回來,就知道這里是她家.
夏瑾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冷肅著一張臉的傅城,又是掃過洛芳芳和傅老爺子,對傅老爺子微微笑了一下,然後將目光放回到沈瑤身上,拉著她往外走了幾步.
"沈姨,見過孩子了麼?"
"見過了,孩子真乖,真可愛,我喜歡的不得了."沈瑤的眼睛笑得彎彎的,淡淡的魚尾紋里,都是慈愛.
夏瑾猶豫了一下,朝里邊的傅家人看了一眼,"沈姨,傅家是來搶孩子的麼?"她是個直白的人,所以忍不住就這麼直白的問了,要不是搶孩子,怎麼可能傅老爺子,洛芳芳和傅城都在.
傅老爺子在也就算了,畢竟老爺子特別疼愛溫溫,可洛芳芳……
沈瑤搖了搖頭,溫婉的臉色也有些擔憂,"一切,等你顧叔和溫溫談完了再說吧,我相信他們有自己的決斷,小瑾,沈姨做了綠豆湯,一會兒溫溫和葆貝出來了,你帶著葆貝去喝綠豆湯."
夏瑾明白,有些話,當著孩子的面不好說.
"要是他們真是來搶孩子,我就幫溫溫跟他們拼了!"夏瑾的小臉一板,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