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帶著孩子,跟我過來!

"媽,你坐副駕駛."
顧溫溫帶著不情不願也憋著小臉的顧葆貝坐了車後座,洛芳芳就想跟進去,卻被傅城一句冷然平靜的話給拉了出來.
車子里一片沉靜,顧溫溫攬著葆貝的肩膀一言不發,顧葆貝心里有疑惑,卻也是懂事的沒說話,只是拉緊了顧溫溫的手,小身板也是僵硬著的.
洛芳芳礙于自己兒子,也沒說話,只是一直透過後視鏡往後邊看顧葆貝,越看,心里就越喜歡.
夏瑾剛緊張地做完手術,換了衣服回辦公室准備休息一下,看到手機上彈出來的短信,備注竟然顯示是傅城.
她懷著憤怒一下劃開查看,一看內容,卻是顧溫溫發來的,頓時,夏瑾的臉色一怔.
他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
夏瑾脾氣火爆,直接打了個電話過去.
傅城的手機震動聲在車子里響起時,就連顧葆貝的目光都是看了過去.
"是頃澄麼?"洛芳芳自然而然地以為是林頃澄打來的,毫不避諱地問道.
可傅城掃了一眼手機後,將手機朝後遞給了顧溫溫,"找你的."
找她的?
顧溫溫好奇地接過手機,看到是夏瑾打來的,才是恍然,"喂,小瑾."
"你們兩還真在一塊兒啊?那你們這是打算一起回顧家?現在到了麼?"
"因為傅爺爺也在,所以……還沒到呢."
"剛好我也做完手術了,下午可以調休,我一會兒也過來."夏瑾的語氣,分明已經是決定好了,不等顧溫溫開口,又說了一句,"我說好了要陪你回去的,就一定要陪你回去,就這樣決定了,一會兒見."
"好."
顧溫溫掛了電話,嘴角掛著淺笑,忽然覺得,自己這五年像是鴕鳥一樣躲在國外,而不顧在國內的親人朋友,或許真的是一個錯誤.
"媽咪,是誰呀?"
"是你干媽."
顧溫溫將手機還給了傅城,然後摸了摸顧葆貝的腦袋.
顧葆貝可高興了,一拍手,眼睛亮晶晶的,"原來我還有個干媽呀!"今天可不得了,原來他不僅有外公外婆,還有干媽.
"嗯."
顧溫溫點了點頭,有傅城和洛芳芳在車子里,她也不想多說什麼,手環著葆貝的肩膀,一路無言.
可葆貝心里就想的多了,以後他不僅可以和顧結者玩兒,還可以和外公外婆,干媽玩,媽咪不在的時候,他再也不會寂寞啦!
由于顧光耀特別念舊和固執,所以,顧光耀和沈瑤現在還住在以前的那片老城區,是那里唯一的一棟老式洋房,周圍都是高聳的公寓了.
顧家,就是牢牢地釘子戶,就像是顧光耀固執地性格一樣,四年前,傅老爺子也勸過他搬走,可他就是不肯般,死死地守在那里.
當重新進入這片曾經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老城區時,那些深埋在心底里的記憶,像是瞬間炸開的煙花一樣,一下就回放到了眼前.
從咿呀學語,到背著書包上學校.
那個時候,身邊總有一個人,拉著自己的手,不管去哪里,她都要跟著一起去,明明要小上五歲,可總是天不怕地不怕地跟著他一起玩.
始終記得,那年,穿著白襯衫和藏青色校褲的少年,面色安詳甯靜地等在學校門口那片梧桐下的身影,等她跑過去跟上了,他才會慢慢悠悠地繼續朝前,一起回家.
如今,也只是成為了不能說的記憶.
顧溫溫看著窗外,這片老城區的街道很窄,路上又有不少老街坊走動,傅城開的有些慢,路過以前中學的地址時,看到那里早就變成了一片商鋪,曾經的那片梧桐,也早沒了身影.
這里,雖然和以前沒有太大的區別,可是,還是都變了啊!
不知道家里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是不是重新修繕了,或者已經拆遷了,這里大部分的老房子,都已經變成了新房子了.
顧溫溫沒有收回目光,繼續看著,當看到顧家老宅,和以前沒有任何差別地繼續矗立在那兒時,她才是一怔.
路過一眼看到磚紅色的牆壁,一下就認出了是自己家.
車子停靠在路邊,傅城和洛芳芳率先打開車門下去.
"媽咪,到外公外婆家了麼?"
顧葆貝一直也跟著顧溫溫朝外面看,這里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新奇的.
"到了."顧溫溫下車後,顧葆貝不等她伸手接一把,自己小短腿往車門外一蹭,從里面滑下來,站到了地上,然後就緊緊牽著顧溫溫的手,乖乖的,什麼話也不說,只睜著烏溜溜的大眼睛跟在顧溫溫身邊.
顧葆貝緊張的手心出汗,顧溫溫又何嘗不是.
傅城和洛芳芳在前面走,顧溫溫和顧葆貝跟在後面,大門開著,四個人直接進去,里面,老式的實木沙發上,正對大門口的方向,坐著顧光耀和沈瑤,旁邊的沙發上,坐著傅老爺子.
顧光耀的視線,在顧溫溫進來時,唰得一下盯在她的臉上,嚴厲的神態,一如從前,顧溫溫的心里不自覺就緊張了一下.
"阿城,溫溫,你們來了."
傅老爺子一改以往老頑童的神情,神色頗為嚴厲得掃了過來,掠過洛芳芳時頓了一下,最終眸光落定在顧溫溫旁邊牽著的小人兒身上.
老爺子一看顧葆貝,心里就一個歡喜,剛才嚴厲的神情也緩和了很多.
"爸,媽,傅爺爺."
顧溫溫緊張地上前走了一步,牽著顧葆貝一起,現在看到身為軍人的爸爸臉上那嚴厲的臉,五年沒見了,她發現,爸爸比以前老了,鬢角的白發,來的那麼快.
"帶著孩子,跟我過來."
顧光耀的聲音倉健有力,他一下站起來,看了一眼顧溫溫和顧葆貝,轉身往里走.
顧葆貝一見外公這麼凶,心里有些怕怕的,拉著顧溫溫的手就更緊了一些.
沈瑤看向顧溫溫的眼底里滿是心疼和高興,淚光瞬間在里面浮動,她也跟著站起來,上前拉住了顧溫溫的手,柔婉的聲音里滿是舒了一口氣的高興,"溫溫,你怎麼一走就是五年,媽都快擔心死你了,這個孩子……?"
她抬頭看了看傅城,又是收回目光看向顧溫溫,滿臉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