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全公司的人都不敢接

傅老爺子的臉色明顯的亮了一下,隨即眉頭卻是皺得更緊了,"這事,阿城知道麼?僅憑一張照片,可說明不了什麼."
洛芳芳默了一下,隨後才是出聲,"阿城不承認,可,爸你看,這肯定是阿城的孩子."
傅老爺子沉思了一下,將鋤頭交給了果園里的傭人,轉身往客廳走,這件事不管真假,他得去一趟顧家,問清楚,當初五年前他一直沒有問的事情.
"爸?爸!"洛芳芳叫了兩下,傅老爺子都沒回,她心里念著那個孩子,決定親自去一趟陽光幼兒園.
--
天氣燥熱,人的心情也煩悶不堪.
顧溫溫本來就因為大姨媽,整個人都不舒服,現在心里總擔心著葆貝,寫完辭呈後,就交給了琳達.
琳達坐在辦公桌前,看著顧溫溫遞過來的辭呈,掃了兩眼,就遞了回去.
"我不能處理你的辭呈,你要交的話,就交給總裁."
"為什麼我不能直接交給你?"顧溫溫不解,辭呈這種東西,一般不是交給自己上司就行了麼?想到傅城對著自己的時候那張冷厲的臉,她就不想去見他.
琳達說話間,是公事公辦的口氣,可依舊遮掩不住她對顧溫溫的一種厭惡.
"因為你是總裁親自要求專門格外錄取的."她說完,又掃了顧溫溫一眼,見到她臉上的吃驚與不解,勾唇輕輕淺笑了一下,豔紅色的唇,有淡淡的嘲諷,"所以,我沒權力."
顧溫溫是真的很吃驚,她咬了咬唇,手里的辭呈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傅城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專門格外錄取她?難道她還要再跑去見一次傅城麼?
"你的辭呈,全公司的人都不敢接."
琳達見顧溫溫臉上有猶豫的神色,便在後面補充了一句,然後低頭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冷傲著臉,沒再搭理顧溫溫.
沒辦法,只能去找傅城了,否則不交接完這里的事情,她沒辦法再找另外的工作.
心里掛念著葆貝,顧溫溫先去了趟茶水間,用那里的座機給葆貝打了個電話回去.
結果,電話顯示忙音,顧溫溫一下就著急了,難道是之前葆貝迷迷糊糊接電話時,忘記把家里座機放好了?
"顧結者,你現在回家去看看葆貝,在家里守著他!現在就回去!"
顧溫溫難得用命令的語氣非常嚴厲地說道,她恨不得自己立刻飛回去,但是顧結者一個人,速度肯定要比帶著她這個拖油瓶要快的.
顧結者冷著聲音應答了一聲,轉身出了頃城大廈.
而顧溫溫掛了電話,深呼吸一口氣,出了茶水間,准備上電梯,她一直低著頭,在想心事,有些心不在焉的.
剛好電梯門打開,里面的人看到外面是顧溫溫,都對她投去一樣的目光,有輕微的不堪入目的議論聲,遮掩的再小心,都是傳入了她耳朵里.
"你們看看,這就是那個顧溫溫."
"聽說她父親以前還是軍人中當官的呢,怎麼生出這麼不要臉的女兒."
"插足傅總和林小姐的感情,也不看看自己長成什麼樣."
"小三只要床-上-功夫夠好,臉算什麼."
就那幾秒鍾的時間,她就聽到了這麼多難聽的話.
心里有些難受,不過這種感覺稍縱即逝,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人,沒必要在意.
慕念深已經讓人查到了關于記者爆料的事情,只不過他先去秘書部找了一趟顧溫溫,琳達說她可能去找傅城了,他便急忙跑出來,剛好在電梯口看到她,松了一口氣.
"溫溫!"
顧溫溫回頭,慕念深幾步跑了過來,深藍色的西裝穿在他身上顯得非常亮眼,周圍的人都不由朝他看了過去.
當看到慕念深是在和顧溫溫說話時,看向顧溫溫的目光,就又多了一份別有意味來.
"你要上去找傅城?"慕念深毫不在意別人的目光,直接將目光鎖定在顧溫溫身上.
"嗯,我是去交辭呈的,念深,你能不能幫我交給他?"顧溫溫忽然想到,別人不行,可慕念深可以啊,他們兩個的感情一向很不錯.
結果,慕念深誇張地往後退了一步,表情也很驚恐的樣子,直搖頭,"這我可不敢接,你自己給他."
"喂!我們兩個也算是發小了,你連這點忙都不幫?"顧溫溫看到他這誇張的動作,一下也是氣笑了.
"溫溫,你這就胡說八道了,我當初可是累死累活地幫了你數不清的忙了!傅城要格外錄取你的,我幫你交辭呈,他還不得殺了我!"
慕念深邪氣漂亮的眼睛活靈活現的,但他心里卻一直覺得,顧溫溫才是最適合傅城的,所以,近水樓台先得月嘛,一起工作挺好的,何況,溫溫還要養葆貝,辭呈這東西,他不幫.
顧溫溫聽到慕念深這沒個正經的話,收斂了剛才臉上的神情,只是淡淡地勾了勾唇,傅城怎麼可能因為她而和慕念深置氣.
當初慕念深被她纏著,出賣了多少次傅城,也沒見傅城因此責怪他.
上了電梯,慕念深正了臉色,"溫溫,你這次回來有得罪過什麼人麼?"
顧溫溫一怔,"我才回來沒多久,也沒和誰打過交道,怎麼會得罪人?"
"難道是你五年前惹下的麼?那也不可能現在一下出來啊!"慕念深口無遮攔,不過現在的顧溫溫,早就不是以前那個玻璃心,對于從前,她回想起來只覺得有趣,臉上還掛著興致盎然的神情.
"到底什麼事?"
"我去調查了這次的娛樂新聞,看是不是有人暗中搗鬼."慕念深說到這里,總是含著邪氣笑容的桃花眼一下斂了一些,他話語一頓.
可顧溫溫卻是來了興趣,見他不往下說,就有些著急,"你倒是說啊,查出來什麼情況?"
"首發這些照片的娛記一口咬定是你讓他們這麼做的."
慕念深覺得,對著顧溫溫說出這話,也有些艱難.
"……不是我做的."顧溫溫的臉色一拉,眉頭緊皺了起來,嘴角一撇,直接否認.
現在可倒是好了,不管是什麼人,髒水都往她身上潑了.
"我相信不是你,但是……"
"但是傅城不會相信."
顧溫溫的眼尾掃了慕念深一眼,一下就把慕念深沒說完的話往下接著說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