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我知道

'嘎吱--’
她聽見了手機被踩爛的聲音.
顧結者意識到時,趕緊抬腿,他被顧葆貝設置了更多的人類情緒,所以此時看到顧溫溫有點傻掉的表情,還有地上那一灘手機尸體,有些無辜.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顧溫溫回過神來,從爛掉的手機尸體里,找出sim卡,放進包包里.
反正都到公司了,一會兒直接去找傅城一趟,把這事說清楚,他找自己,一定是來興師問罪的.
顧結者在原地頓了兩秒,然後才是去把摩托車停好,這一片停車區域,屬于傅城公司所屬,管理車庫位置的大叔一看到顧結者,就錯認成是傅城了,連忙點頭哈腰地讓讓他把車停在了原本不能讓摩托車停的地方.
兩人一前一後,顧結者走到人少的地方,一下隱了身,才是跟到顧溫溫身邊去.
傅城辦公室里,洛芳芳正坐在沙發上喝茶,她穿著華麗貴氣的真絲旗袍,雍容凌厲,目光朝著傅城的方向看去.
"怎麼樣?"她的聲音里有些著急.
傅城冰著臉色,顧溫溫接了一下就斷了,這種事,以前沒有過,五年後第一次撥打她的電話,就被掛斷了,他的臉色,就更難看了.
雖然,他是打電話讓她別回公司.
"媽,你出去吧."傅城將手機往桌上一扔,語氣里有些無奈,"照片是假的."
"你當媽是傻子啊?合成照和真照片都分不清啊?我不管,我今天必須要見到顧溫溫,問問清楚這事,你要是不把她叫上來,我就自己去找她了,你要是不讓我找她,我就把這事告訴老爺子."
洛芳芳也犟著臉色,將茶杯往茶幾上一放,態度堅定,她也不嘮叨林頃澄的事,一碼事歸一碼事,在她心里,現在是孫子更重要.
傅城更是容色冷酷,他不想承認一直粘著她的顧溫溫,現在有了一個神似他的新歡,不想成為自己被替代了,顧溫溫還和他生了個兒子,所以,他只堅決地否認那個孩子不是他生的,別的,不多說一個字.
不爽,就兩個字.
顧溫溫回公司時,剛好是公司的午休時間,所以,進進出出的人很多,她特地低著頭快步走過去,可進電梯時,還是有不少人認出她來.
那種有色的目光,讓顧溫溫心里很不舒服,也有點難過,這種感覺,卻是比五年前好一些,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去澄個清而已.
辦公室外的敲門聲,讓辦公室里這對僵持著的母子的目光一下齊刷刷地看了過去.
"進來."
顧溫溫深呼吸一口氣,和隱身了的顧結者進去.
一抬起頭,看到面容嚴厲的洛芳芳正雙手抱胸坐在沙發上時,立馬氣勢就蔫兒了.
洛伯母怎麼會在這里?!
難道她也看到了新聞了?
但是洛伯母一向是不屑看那種八卦新聞的啊!
"出去."
傅城一看到是顧溫溫,淡淡的吐出兩個字.
"不許走,顧溫溫,既然你自己找過來了,那有些話,就要說清楚,連帶著把五年前的話都說清楚吧."
洛芳芳卻一下站了起來,抬腿盛氣凌人地朝著顧溫溫走去,在她面前站定,並不給任何顧溫溫解釋的機會.
"我知道你很愛傅城,但是,傅城已經明確拒絕你了,你現在再來搞這一出,真沒意思,我不知道是你偷摸聯系記者故意借位拍的這些照片,還是借計讓傅城做出那樣的動作,但是我以長輩的身份告訴你,這些都沒用,你也是我從小看到大的,有些事,做的真的過了."
洛芳芳厲著聲音說完這一段,又緊接著繼續,"至于那個孩子,做個DNA鑒定吧,如果是傅城的,我不會賴賬的,孩子我們會養,至于孩子的媽媽,將會是林頃澄,相信你爸爸也不會想要這個孩子."
顧溫溫聽到前半段,真是感覺冤屈極了,她可從來沒做過這種事情,不管五年前還是五年後,可聽到後半段,直接脾氣就上來了.
她的臉色也漠然了下來.
"洛伯母,我敬你是長輩,所以才站在這里聽你說完,第一,這些照片不是我讓人拍的,第二,我的孩子不可能叫別人媽媽,也不會去和傅城做DNA鑒定,那是我顧溫溫的孩子,不是你們傅家的."
說完,顧溫溫朝傅城看了一眼,忽然又想起那天晚上他的那個惡作劇般的強吻,眼睛微微刺痛一下.
"我不愛傅城了,一點都不愛,所以,別把髒水都潑我身上."
洛芳芳吃了一驚,以前顧溫溫是有點驕縱的大小姐脾氣的,可從來不敢和她大聲說話,如今竟然敢反駁她的話了?!
在國稅局里高高在上慣了的洛芳芳臉色一下黑了.
這時,傅城忽然動了,他從辦公桌前起來,抬腿朝顧溫溫走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往外走,將洛芳芳攔在原地.
"我和她之間的事,你不用插手."
聽著兒子冷淡的聲音,洛芳芳才是沒追上去,可她眉頭卻是深深地皺了起來,顧溫溫看起來比五年前成熟了,也不容易應付了,如果那個孩子是傅城的,她是一定要把自己孫子搶過來的.
"你干嘛?"
顧溫溫本來就在洛芳芳這里受盡了氣了,結果還被傅城蠻橫地扯出來,還沒消下去的脾氣,讓她的臉色看起來鮮活憤怒,她瞪著傅城.
而她的另外一只手,還扯住了顧結者,沒讓他動.
她不想傅城發現顧結者的秘密,就讓他認為她找了個相似他的男朋友吧!
顧結者有人類情緒,啟動了保護顧溫溫的狀態,可顧溫溫還是他的主人,所以,他沒有輕舉妄動,乖乖站在一邊.
傅城沒說話,只是緊抿著唇,幽邃的眸子緊盯著她看.
顧溫溫以為他要說出什麼傷人的話,就和五年前她不小心撞倒了林頃澄讓她崴了腳時他說的那種傷人的話一樣.
和上一次一樣,她不服輸,不是她做的就不是她做的.
顧溫溫仰著脖子,目光倔強冷然.
"你想教訓我還是怎麼樣?這事不是我做的."
但是,傅城卻微微垂了眸子,松開了顧溫溫,他的眉心也斂著,露出少許不常泄露的情緒.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