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要命的一腳

"喂?"
"溫溫?"
電話那頭有點強勢的聲音一下響起,顧溫溫似乎還能想象得到她因為不悅而挑起的眉頭.
"夏瑾?!"顧溫溫一下聽出好友的聲音來,郁燥了一上午的心情,瞬間好多了,眼神都在發亮.
可電話那端的那一位,就不怎麼高興了,夏瑾一邊用座機打電話,一邊看了一下正在充電的手機,一邊把身上的白大褂脫下來,"你現在在哪里?"
"南陽街這里的公園."顧溫溫一愣,老老實實地回答.
"等我十分鍾."
"嗯."
夏瑾說完,不等顧溫溫再說話,雷厲風行地掛斷電話,抓起手機,拿上包包,一下出了值班室的.
"唉!夏醫生,一會兒你還要參加一個手術啊!"
"幫我請個假,我下午有急事!"
"夏醫生,夏醫生!"
護士還在喊著夏瑾,可她早就蹬蹬蹬踩著高跟鞋上了電梯,護士心里奇怪,夏醫生一向是工作嚴謹,從來不遲到早退,更別提是臨時改變主意請假了,大概真的有很急的事情吧!
夏瑾風風火火地出了醫院大樓,來到車庫,火紅色的車子,油門一踩,直接奔出了醫院范圍,朝著南陽街那邊過去,從她工作的醫院到南陽街,開車需要十分鍾.
上午剛值班完,查完房,還沒來得及吃飯,聽到護士討論的名字,她心里快氣炸了.
顧溫溫看了眼時間,差不多十分鍾了,猶豫了一下,轉頭對顧結者吩咐,"你還是先隱身吧."
"是!"
"顧溫溫!"
顧結者剛隱身完畢,從公園門口傳來一道非常潑辣的聲音,顧溫溫轉身看去,看到了她最最最好的閨蜜正踩著高跟鞋,風風火火地過來,那一頭帥氣的短發,真是讓人忽視了她那不足一米六的身高.
"小瑾!"
"顧溫溫,你今天必須跟我說清楚,不聲不響跑了五年不說,偷偷跑回國了也不告訴我,五年沒音訊就算了,你還生了個和傅城那王八蛋一模一樣的兒子,現在還在那王八蛋的公司上班,我還是通過緋聞才知道這糟心事,你說,你怎麼不上天?!"
夏瑾一過來,雙手插著腰,眼睛圓溜溜地瞪著比自己還高一點兒的顧溫溫,即便她穿著高跟鞋.
顧溫溫被夏瑾這一連串連珠帶炮的話給說得有些懵,反應過來後,趕緊拍了拍好友的背,替她順毛,眼睛笑成了月牙,"你現在不是知道了嘛!"
"哼!你必須請我吃十頓飯,還要讓我做你的小奶包的干媽,我才原諒你的不告而別!"
"成交!"
兩人之間默契地沒有再談論關于五年前離開的事,夏瑾剛才這一頓'嘴炮’,也是心里舒暢了好些,她拉著顧溫溫在公園長椅上坐下.
"回家見顧叔顧姨了麼?"
"沒有,"顧溫溫頓了頓,"不過爸媽應該也快知道了,等過幾天我准備好了,就回去見爸媽."
"等個屁啊,今天晚上,我就陪你回家一趟,顧叔雖然人固執了些,可是還是很疼你的,你這次還帶著個小奶包回去,他們疼愛還來不及."
"我就怕因為五年前的事,他們會不喜歡葆貝,畢竟……"
"真的是傅城的種?"
顧溫溫點了點頭,偏偏這麼巧了,她就上了傅城的床一次,結果就有了,不過,她不後悔生下葆貝,那一定是她前面糊塗的二十年里,做過的最正確的一件事.
"不會的,有我呢,我陪著你,這五年來我每隔一段時間就回去看望他們,顧叔顧姨算是我半個爹媽了."
顧溫溫點了點頭,回去也好,看了一眼時間,"小瑾,我該去上班了."
"你還想去那冰山王八蛋公司啊?志氣呢,志氣在哪里?!還有那緋聞描述的你兩一起回家到底真的假的?!"
夏瑾恨鐵不成鋼地翻了個白眼.
"不是,小瑾,我得跟你說個秘密……"顧溫溫拉著夏瑾,低著頭神神秘秘的,搞得夏瑾也緊張起來,精神高度集中地聽著.
"葆貝設計的機器人?在哪?哪有這麼……"顧溫溫讓一邊一直隱身的顧結者卸除了偽裝,夏瑾的話一下就說到一半,頓住了,站起來,抬起頭,仔仔細細得繞著顧結者一圈,"像,真像!葆貝好天才!這干媽我做定了!"
"事實就是這樣,但是葆貝之前因為太聰明,遇到過一些麻煩事,所以這件事我不想聲張."
"于是乎,你不解釋,大家都認為你還糾纏傅城?"
顧溫溫點了點頭,夏瑾想了想,也點了點頭,"哼,這樣也好,氣氣那個傅城,讓他知道,你現在可是有人疼的!"
夏瑾還想說什麼,手機就響了,電話里,一道年輕氣盛卻暴怒的聲音對她狂吼,顧溫溫都是聽得一清二楚的,"夏瑾!你他媽給我回來做手術!"
"我他媽沒空!"夏瑾用更大的聲音回過去.
對方一頓,氣勢一下蔫兒了,"一會兒的手術複雜,你必須過來,患者等著了."
顧溫溫看出夏瑾的猶豫來,懂事的拍了拍她的手臂,輕輕說道,"我有他保護,沒事的,你回去工作要緊."
"行吧,我馬上回來."夏瑾應了一聲,掛了電話後,抱了抱顧溫溫,聲音一下輕柔了,"溫溫,晚上我們一起回你家,我來接你."
"好."
夏瑾走了兩步,又回頭看了一眼顧溫溫,五年了,她成熟了不少,兩人對視一笑後,她才是快步離開.
然後,顧溫溫掃了眼時間,催著顧結者載著自己回公司去了.
快到公司時,顧溫溫的手機又響了,她拿出來一看,看到這上面的號碼,這一次,才是真的心悸了一下.
熟悉的號碼,五年前她就背的滾瓜爛熟,五年後再看一次,只要看到前面三個數字,她就最快地背出後面最熟悉的那剩余的八個數字.
傅城……
顧溫溫猶豫了一下,直到顧結者停下車時,手機還在響,她才是摘了安全帽,而她抓著手機,手心里都有些微微出汗了,終于按下接聽鍵.
結果,大概因為手太濕滑,手機一下掉到地上,偏偏顧結者走了一步,一腳踩在了手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