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錯過

"大叔,麻煩你快點開車."
顧溫溫跑到路口,剛好有一輛的出租車停在路邊,有人下來,她趕緊就坐了上去,看了眼身後的記者已經快追上來了.
"小姐,你這是惹到什麼人了啊?"
"大叔快開車吧!"
出租車司機看到不遠處那陣仗,也是嚇了一跳,立刻發動了車子,等到車子開遠了些,見不到那群記者身影了,她才是松了口氣,然後先給幼兒園打了個電話給葆貝請假.
"小姐,你要去哪里?"
顧溫溫掛了電話後,也是怔了一下,好像現在去公司,也不太好,她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前面一個路口的公園."
怎麼會有記者過來,怎麼會有人知道她住在這里,怎麼會有人關注她?
顧溫溫想了想,拿出了手機,記者都來了,網上應該有什麼動靜吧.
快速地瀏覽新聞,並沒有發現網上有一絲一毫關于她的新聞,既然能引起這麼多記者來,怎麼會沒有新聞呢?
顧溫溫心里有些納悶和不解.
同時,心里還有些不安,不知道這件事鬧得怎麼大了,不知道爸媽會不會也從別人口中知道她回來了,還聽到什麼不好的話.
反正,聽剛才那些記者的口吻,肯定都很難聽.
顧溫溫咬了咬牙,心情有些煩躁,剛好到了公園,她付完錢後,就快步步入了公園里,總覺得周圍人都在看她一樣.
顧葆貝被顧結者送回家,雖然他困得眼皮直打架,可剛才的事,好像隱約還是聽到了一些什麼,"媽咪呢?"
"她讓我在家保護你."
"我在家能有什麼事,剛才好像有人拍照,是記者麼?你快去幫媽咪!我在家睡覺就好."
顧葆貝肉呼呼的手揉了揉眼睛,努力讓自己清醒一些.
一邊是小主人,一邊是女主人,兩人的命令,顧結者一時沉默了一下.
"聽我的話,我是你的創造者!顧結者,我命令你去保護我媽咪!"顧葆貝見顧結者不說話,一下奶聲奶氣的聲音就加大了一些.
"是!"
顧結者站起來,要離開前,又扭回頭看了一眼顧葆貝,但他什麼都沒說.
"沒事啦,我在家里好好睡一覺,你出去前,記得幫我清理門前的垃圾噢!把他們的照相機都毀掉!"
顧結者點頭,想了想,忽然轉頭又將那輛放在客廳里的酷炫摩托車扛了出去,一打開門,門外都是記者,他直接用蠻力將他們轟遠了,然後一腳一個准,直接把那些記者的照相機啪嘰一下踩碎,直接扛著摩托車下樓.
那群記者都傻眼了.
等顧結者踩完他們的照相機了,他們才接到命令回去,這件事被買斷了,頓時,看著地上成碎片的相機,心痛得無以複加!
顧結者扛著摩托車出去,到了樓下,放下摩托車,跨上去,剛准備開時,之前的那對小情侶剛好從家里出來,一眼就看到了顧結者胯-下的摩托車.
"喂!那是老子的摩托車!今天總算找到你個賊了!"
那小青年一把沖上來,准備在女朋友面前炫一把,結果,顧結者急著找顧溫溫,一巴掌把他拍開了.
'咣~咣咣~~~’
摩托車開動的聲音,帶起一絲絲微涼的風,吹過那一對小情侶身邊.
"那人好帥哦!"
"……"
倒在地上的小青年一臉烏青,心情也是烏青色的.
顧結者冷酷著臉開出了小區范圍,那冰冷的氣勢,高大酷炫的身影,路過的人都以為是不是在拍什麼動作片.
傅城開車到顧溫溫住處時,剛好看到那群記者垂頭喪氣地抱著壞了的照相機從小區里出來,他在車子里靜坐了兩分鍾,等人走遠了,才是下車.
等他走到樓下,猶豫了一下,才是上樓,攏起的拳頭輕扣了兩下門,里面沒有任何回應.
傅城忽然反應到,自己這樣多此一舉是在做什麼?顧溫溫和她兒子有另外一個男人,微微出神了一下,他收起臉色,轉身下樓.
"誰呀?"顧葆貝揉著惺忪的眼睛,搬了個椅子站上去從貓眼往外看,什麼都沒看到,他打了個哈欠,半眯著眼睛又撲到了床上.
十五分鍾後,顧結者找到了在公園里的顧溫溫,他騎著摩托車,自帶摩托車酷炫的聲音,在顧溫溫面前停下.
公園里晨練的老爺爺老奶奶們的視線唰得一下都朝著她這邊看來.
"你怎麼又騎著這摩托車?"
"形勢所迫."
"……好啦,快下來,去那邊停好車."
顧溫溫感受著周圍的目光,窘迫得不行,推著顧結者去停車,然後自己撥通了慕念深的電話,她也不知道慕念深的手機號變了沒有,反正,她國內用的手機號沒變過,通訊錄也一直保存著五年前的模樣.
慕念深接到顧溫溫電話時,愣了一下,這個號碼,已經五年沒閃動過了,五年前可是天天纏著他問傅城的事情的.
"喂?"
"那個,是慕念深麼?"
"是,溫溫?"
"嗯."顧溫溫頓了頓,忽然有些不知道接下來的話怎麼說,她想了想,"剛才有一堆記者,堵在我家門外,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麼?他們……好像挖出五年前的事了,可新聞卻沒有."
慕念深一愣,一拍大腿,把顧溫溫給忘記了!
他一下站了起來,傅城的目光如兩道射線一樣,朝他直直看了過去,面色冷凝,他聽到慕念深的那一聲溫溫了.
"昨天,你和傅城到底怎麼回事?!記者拍到你們和葆貝一起回家了!這新聞,傅……我給雜志社買斷了,所以現在才沒有了."
慕念深朝好友傅城掃了一眼,剛好對上人家寒著臉掃來的一眼,一下改了話,傅城也真是的,也不肯多解釋一句記者拍到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溫溫一愣,然後立馬解釋,"昨天那個不是傅城,只是……"她朝停好車過來在她旁邊站定的顧結者看了一眼,"只是一個和傅城長得很相似的人而已."
"天底下有這麼相似的人啊,連那一臉冷酷拽樣都一樣!"慕念深沒見過顧結者,心里始終認為那就是傅城.
"這件事一言難盡,反正是個誤會,真的只是和傅城長得像而已."顧溫溫咬著唇,這真的只是葆貝制造出來的一個巧合而已,"這新聞,我爸媽會看到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