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他們兩還真有一腿

剛好林母端著鮮榨橙汁過來,見一向嘴角掛著淺笑的女兒神情不悅,問了一句,"頃澄,怎麼了?這些通告都不滿意?"
"媽,我想了一下,我這次回來,是准備和阿城結婚的,所以,第一個通告,想和他一起上,我找個時間和他商量一下,媽,你准備准備,和洛伯母聚一聚,討論一下我和傅城的婚事吧,但別說是我的意思."
林頃澄想了一下,這才是目前最適合她上的通告.
顧溫溫回來了,那種似有若無的危機感,便又存在了.
"嗯,放心,媽一定和洛芳芳好好談談你們的婚事."
能讓女兒嫁進傅家,嫁給傅城,也是她的心願,從此,她母女二人,才算是正式踏入上一個階層.
傅城坐在辦公室里,顧溫溫三個字,卻總是出現在腦中,越是想起她,他的臉色就越是冰冷,整個空氣里都像是夾雜著冰渣子一樣的寒冷.
但被凍到的,就只有他自己.
下午五點,准時的下班時間,顧溫溫揉了揉酸疼的脖子,起身准備回家,上午傅老爺子拉著她聊了好久才肯放她回去,所以,工作都擠壓到下午完成,加上大姨媽的原因,整個人都是疲憊的.
她拿著包包和髒了的裙子出了頃城大廈,一直到外面的路上,之前一直隱身狀態的顧結者卻是忽然解除了隱身偽裝,高大的身軀站在她身邊,異常奪目.
"你怎麼現形了?快隱身回去!"
"這里沒人看到,一個漂亮女人獨自走在路上容易遭賊."顧結者機械般的聲音,說得很冷酷.
顧溫溫心中一暖,下一秒,顧結者便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她低頭側臉看了一眼他的手,又是抬眼看了一眼他的臉,莫名的有些恍惚.
傅城從來沒有和她這樣主動的親密過,每次都是她黏糊糊得抱上他的胳膊,然後他就因為傅老爺子的關系,非常不情願的冷著臉.
一高一矮,顧溫溫和顧結者站在一起的身影,顯得極為和諧美好.
他們背後不遠處的一輛面包車上,原本接到通知,林頃澄會來找傅城,准備拍下他們合體恩愛照片的記者,瞪大著眼睛看著顧溫溫和'傅城’經過的畫面,手里的照相機忙不迭地將照片全部拍了下來.
"天啊,挖到頭條了!傅城竟然出軌了!快去查查他身邊的女人是誰!"
"這下主編要給我們這個月加薪了!標題就叫做:【芭蕾皇後林頃澄准備退隱結婚,怎料大亨男友出軌新女友!】"
面包車上的兩個記者興奮地看著手機里拍到的照片,眼中都是狼一樣的光芒.
"走,跟上去看看,說不定還有料!"
記者看了一眼時間後,調頭離開了這里,准備再跟著看看,然後回去好好扒一扒在'傅城’身邊的那個女人是誰.
"怎麼特地過來?"
傅城攬著林頃澄的肩膀,低頭之間,盡是溫柔,眉眼間哪里有什麼冷意與戾氣,那種刻骨的溫柔,一直是顧溫溫所向往的.
"一天沒見你,想你了,現在我又不是在國外,見你都只能視頻,我現在想見你就過來找你,一會兒吃飯去吧,好久沒回來了,都不知道市中心現在開了什麼美食店."
林頃澄唇角是恬淡幸福的笑容,那種見到喜愛的人時眉梢欣喜的小女人姿態,展露無遺,她的目光,朝前面一圈不經意地掃了一眼.
"哎呀."大概是高跟鞋太高了些,林頃澄一個沒注意,腳崴了一下,傅城立馬伸手攬住她的腰,微微彎著腰,低頭查看她的腳踝.
"沒扭傷吧?"
"沒有,我哪有這麼嬌弱,跳芭蕾時的傷,比這個可嚴重多了."林頃澄手扶著傅城的胳膊,目光又不經意地朝前面掃了一眼,遇到從公司里出來的員工好奇羨慕的目光,還微微一笑,很是親切溫和.
"下次出來見我時,就穿的舒服一些,不用穿高跟鞋."傅城檢查過林頃澄的腳踝,沒有問題後才是直起身來,語氣低沉地關照她.
林頃澄幸福的笑了下,"我知道啦!"
兩人在公司陸續下班的員工羨慕的目光里,一同上車離開.
顧溫溫和顧結者去幼兒園接了顧葆貝,又是一同去菜市場買了菜.
顧葆貝就站在他們中間,一只手牽著顧溫溫的手,一只手牽著顧結者的手,蹦蹦跳跳的,心情很是愉悅,今天顧結者的表現,他很是滿意啦!
在後面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很長一段安全距離尾隨著他們的記者,非常興奮地將那些照片全拍攝了下來,咔嚓咔嚓一路沒斷過.
"這簡直是重磅新聞,傅城不僅出軌了,還和那女人有了個四五歲的孩子!"
"看來,林頃澄這次急著回來要結婚,不是感情到了,而是發現地位不保,回來逼婚的啊!"
"那傅城也不是好男人,是個渣男啊,和人生了個這麼大的兒子卻沒給那個女人什麼身份,還住在這種地方,還耗著林頃澄!"
"嘖嘖,走,回去扒皮那女人是誰,這料,夠一個星期消遣到了!"
記者目送顧溫溫三人一同進了一處低檔小區,拍攝好了照片,才是興奮地離開.
晚上九點,編輯部加班加點,總算挖出了那個女人的信息.
"那女人叫顧溫溫,以前就一直愛慕傅城,五年前,我想起來了!還記得五年前主編命我們撤下的料麼?"
"就是傅首長孫子傅城給未婚妻的訂婚驚喜,結果首長部下的千金爬上傅城床的那料?"
"對對,就是,就是她,就是這個顧溫溫,想不到他們兩還真有一腿!"
雜志社里燈火朝天,加班加點的趕制新聞.
正坐在桌前,看著圍著圍裙的顧結者從廚房忙出忙外端菜的顧溫溫,心情卻很好,雖然大姨媽的腹痛,總讓她很不舒服.
"媽咪,你要多吃點菜,補一補."
"好的,媽咪一定多吃點,葆貝也多吃點,長高高."
顧結者做完了飯,就坐在靠插頭最近的桌旁,也一起吃飯--充電.
'一家三口’快快樂樂的,外界的紛擾,至少現在都干擾不到他們.
第二天一大早,慕念深就火急火燎地給傅城打了個電話.
與此同時,林母也著急地將一早七點爆出來的新聞拿給林頃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