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這不是他孫子麼?

血?
傅城的眉頭大幅度往上挑了一下,隨即,眼神暗了兩分.
顧溫溫低頭往下看,看到地上滴下來的那滴血,原本蒼白的臉色,唰得一下就紅了,她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在傅城面前,尷尬的要命,心里著急地想要離開,可偏偏不敢再朝前邁一步.
空氣里交織著尷尬和沉默的氣息,顧溫溫能感受到她大姨媽的凶殘,每次她的第一天,都是異于常人的洶湧的.
顧溫溫感受到身後傅城似乎走動了幾下,又是回到了她身後,她整個人都是僵直著的,不敢亂動,已經快要哭出來了,手指緊抓著腰際的衣服.
身後,一只手伸過來,顧溫溫低頭,看到傅城手上抓著一包抽紙.
"不用了,我……"
"我是讓你把地上擦乾淨,我不喜歡有髒東西留在我辦公室里."
傅城沒看她,語氣冷峻地吐出一句冰冷的話語,顧溫溫一怔,咬了咬唇,嗯了一聲,拿過抽紙,半蹲下來,低著頭,將地上滴到的一滴血跡擦拭乾淨.
咬了咬牙,又是抽了好幾張紙,將腿上的一條很細的蔓延下來的痕跡也擦拭乾淨,然後,抓著髒了的紙巾和一大把乾淨的紙巾,匆匆朝門外跑.
玻璃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都顯得匆忙而狼狽.
從辦公室里出來後,顧溫溫才是松了口氣,臉漲紅著,跑去了衛生間,過了好一會兒,才是清理好了出來,一路都低著頭往電梯走,用文件擋在後面.
她這個樣子不行,要回家換掉裙子才行,不知道顧結者回來了沒有.
一想到剛才在傅城辦公室里的場景,顧溫溫忍不住又咬了咬唇,丟人真是丟到家了,大姨媽什麼時候來不好,偏偏要這種時候來!
為什麼每次狼狽的時候,就要剛好和傅城遇到.
"溫溫,你手上拿著什麼?"
顧溫溫回到秘書部,依舊是站著沒坐下,手里的文件也拿著擋在屁股後面,姜眉見了,有些好奇,視線忍不住往她後面看,目光狐疑.
剛才她被總裁叫去辦公室里,難不成是有什麼好事?
"總裁讓我把文件重新處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琳達姐記錯了,這幾份文件根本不是我整理的,我經手的那幾份,比這幾份要複雜."
顧溫溫皺著眉頭,聲音很輕,也不算是抱怨,可聽在姜眉耳朵里,這意味就是有些不一樣了.
她的眼神閃爍了一下,然後,視線從顧溫溫手里的東西轉回到自己的電腦上,"琳達姐向來做事精細靠譜,也不會記錯的,或許你昨天太忙了,忘記了吧."
顧溫溫沒再說話,她只是一個小新人,就算再怎麼解釋,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她現在手里拿著的幾份文件不是自己處理的.
傅城只給了她一小時的時間,現在已經五分鍾過去了,怎麼顧結者還沒回來,她現在這個樣子,根本不能坐下來.
顧溫溫不免有些心急,可又不知道怎麼和顧結者聯系.
而此時,傅老爺子的車,才開到頃城樓下.
老爺子穿得精神十足,上身是白色襯衫,外面還搭了一件薄款格子馬甲,下身穿了一條修身西褲,擦得澄澄亮的皮鞋,花白的頭發,三七開,整齊地靠後梳著,眼神明亮有神,還含著笑意.
抬頭看著頃城大廈,傅老爺子露出滿意的神情,"臭小子干得還不錯."
他讓司機先回去,然後抬腿就跨上台階.
此時,顧結者手里拎著一包衛生巾,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戴著黑色墨鏡,高大冷酷地從傅老爺子後面走上來,一下與他擦肩而過.
傅老爺子怎麼會不認識自己孫子呢?他剛一皺眉,想著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尊老,還沒禮貌,可眼睛朝上一瞥,看到了一張熟悉的側臉.
這不是他孫子傅城麼?!
傅老爺子怔了一下,一下晃過神來,可顧結者早就三步跨作兩步地朝前走了,壓根沒理他.
"臭小子!你給我站住!"
傅老爺子一下氣就上來了,想到傅城對林頃澄那個溫柔,卻對自己爺爺這麼沒禮貌,感覺的怒氣就遏制不住了,可顧結者只聽從顧葆貝和顧溫溫的話,怎麼會理會傅老爺子?
顧結者自顧自繼續走,傅老爺子一下著急了,想著傅城現在真是越來越不像樣了,連他的話都不聽!身板健朗的他,一個箭步也沖了過去,一把扯住了顧結者的手臂.
"臭小子!連我的話都不聽了!我讓你站住,沒聽到嗎?!"
傅老爺子怒發沖冠,一張臉都氣得豎起來了,瞪著傅城,見他竟然還戴著墨鏡,都不直視自己,那就更不爽了,"對著我還不快把墨鏡脫下來?!"說著,伸手一把摘下了顧結者的墨鏡.
顧結者冰冷著臉,面無表情地側頭看身邊這個抓著自己胳膊,還絮絮叨叨的老頭,對于他說的話,毫無反應,"放手."
他的聲音也依舊冰冷,並已經用另外一只手,按住了傅老爺子的手往外掰了.
"你,你,你!"老爺子的力氣,怎麼可能大過顧結者,他原本還依仗著自己常年鍛煉的身板,以為肯定不會被掰掉手,結果一下手就被掰開了,他氣得嘴巴直哆嗦.
顧結者一把又奪過老爺子手里的墨鏡,面無表情地戴上,然後徹底放開他,轉身冷酷地往里走.
顧溫溫看了看時間,又快過去五分鍾了,她不由擔心,顧結者到底能不能順利買完回來?
顧結者一下出現在秘書部的時候,秘書部里一陣騷動之後,全部安靜了下來,然後都偷偷看著他,心想著,總裁怎麼忽然來秘書部,還戴著墨鏡.
眾人都看著他直接快步走向了顧溫溫的方向.
顧溫溫頭疼,她給顧結者下的指令里,忘記讓他買完回來時繼續隱身了,現在秘書部里的人都看向她這邊,窘迫得要命.
她趕緊趁著顧結者還沒走到她身邊,假裝有急事,幾步走出秘書部,朝著衛生間方向過去,並假裝顧結者不是來找她的,可顧結者一看她出去,二話沒說,酷著臉也跟了出去.
眾人,都看在眼里了.